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危险储存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叶轻驰 发表时间:2014-07-07

    宇航走在路上,肚子隐隐约约痛了起来,心中烦躁无比。
    最近,因为工作忙,三餐不定时,肠胃炎又犯了。刚才,因胃痛发作,心情烦躁之下,他和女友雨桐因一件小事大吵一架,两人互揭疮疤。宇航想起刚才对方的话,心中仍一阵阵的痛。
    带着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疼痛,宇航毫无目的地四处漫步。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隐隐有灯光出现。这个偏僻的小城,路灯都没有,到处都是一片黑暗。一下子出现亮光,宇航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灯光来自于一栋八层高的大楼。
    在这个小地方,最高的建筑物也不过六层高,哪来八层的大楼?宇航经常路过这里,隐隐记得这附近一片荒凉,连普通的民宅都没有。他好奇地走过去,发现在大楼门口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伤痛银行”四个大字。
    他快步走过去,大楼里灯火通明,忙碌的人影接踵不断。走进大门,里面的设置和其他银行颇为相似。见他进门,门口的女子招呼道:“欢迎光临伤痛银行!”
    看宇航一脸诧异,女子不在意地笑了笑,介绍说,这是家专门购买伤痛的银行。顾客可以将一切伤痛存在银行里,而银行方面会根据伤痛的程度和储存时间的长短,来计算利息,换算成钱,打进顾客的卡里。
    一开始,宇航还以为对方精神有问题。看他犹豫的样子,女子说:“不要紧,第一次来的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过,你可以先试一试,寄存一些小伤痛,很快就会知道这是真的了。”
    女子告诉他,伤痛可以分为两种,身体上和心理上。身体上的伤痛,利息比心理伤痛低一点。至于利息的计算方法,和普通的银行存钱一样,分为活期和定期。当然,定期的利息肯定比活期高一点。
    宇航想到了今晚的苦恼,问女子,能不能将那些伤痛寄存在这里?女子露出欣喜的神色,连说可以,接着带着宇航到柜台前。很快,一切手续都办好了。签了字后,女子给了宇航一张卡,说那是利息的卡,可以在任何银行的柜员机上使用。今后,每个月的今天,伤痛银行都会把利息换算成钱,打进顾客的卡里。
    走出了银行,宇航仍旧觉得刚才的遭遇仿佛天方夜谭。走出了一大段路,他回头看了看,银行仍在灯火通明处。可隐隐地,他觉得心中一阵阵不安。
    可走了一会儿,宇航发觉自己确实有了变化。刚才还有点痛的肚子,如今却毫无感觉。还有,本来和雨桐的吵架,令他一阵阵心痛。可现在,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那些疼痛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会不会是刚才的事太过诡异,以至于自己的注意力被转移,淡忘了那些疼痛?可接着,任他怎么回想和雨桐的争吵,心里却始终无法有疼痛的感觉。
    这下,他似乎有些相信刚才的怪事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也许不过是巧合呢!
    不过,他自问不是个心胸宽阔的人,对于不愉快的事,也往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渐渐摆脱。以往每次吵架,都要冷战好一阵子。可这次,他发觉不愉快的情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回到住处后,看到雨桐,他心静如水。
    倒是雨桐,看到宇航完全跟个没事人一样,不禁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她倒是个随意的人,吵架大多是宇航引起的。这次,看到他这么快就消气,雨桐尽管觉得奇怪,倒也乐得见到他这样子。
    和雨桐重归于好,令宇航兴奋不已。接下来的几天,两人一有时间就腻在一起。如此甜蜜的时光,令宇航很快将伤痛银行的怪事抛到九霄云外。


    可这天,他去柜员机上取钱。从钱包里抽出银行卡时,却从同一个夹层里掉出了另一张卡。捡起来一看,是伤痛银行的卡!看到这张卡,那晚碰到的怪事顿时又浮现在脑中。他心里一动,将卡塞进柜员机。
    没想到,令他诧异的一幕发生了。柜员机的屏幕上显示,卡里有上万块的存款!这下,宇航愣住了。会不会是个恶作剧,那些所谓的存款根本无法取出来?可当他按下取款键后,一沓崭新的钞票就出现在眼前。
    这下,宇航才相信,伤痛银行确有其事!www.guidaye.com鬼大爷鬼故事出品,转载请保留!
    回去的路上,他感觉浑身轻飘飘的,好像在做梦一般。将小小的伤痛存入银行,就有上万的收入?这么一来,既可以让自己忘掉那些不快和疼痛,还能赚取一笔不小的费用,一举两得,简直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
    宇航心里蠢蠢欲动。如果存得再多一点,岂不是发财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宇航又来到了上次的地方。听他说了来意,女子有些迟疑地说:“把伤痛存入我们的银行,有活期和定期。活期的利息比较低,但可以随时取走伤痛。定期的利息,是活期的好几倍,但和普通存款不一样的是,我们伤痛银行的定期存储,时间未到,就不能取走。哪怕你愿意花大代价,或者不要利息,也不能例外。定期就一定要等到期限到了,才能取。”
    谁会愿意取走伤痛?宇航心里想着,巴不得一辈子都不要伤痛呢!他没有丝毫犹豫,一下子就要了最长时间的定期。女子告诉他,这里最长的定期存储,是五年。在这五年间,他所有的伤痛都归银行,而宇航自己则感受不到任何伤痛。五年后,根据本人的意愿,可以决定续存或者要回感受伤痛的能力。
    女子所说的利息,令宇航一阵狂喜。签完合同,他喜滋滋地走出银行,开始想着日后怎么享受人生?
    接着,他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然后选中了一栋小别墅,决定买下来。
    当雨桐惊讶得无法言语时,宇航早就想好了,说自己中了彩票。尽管雨桐有些怀疑,但除了相信之外,似乎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释。

    之后两年的时间里,宇航有种身处天堂的错觉。每天睡到自然醒,钞票数到手抽筋,身边还有雨桐陪伴着!更妙的是,以前经常困扰他的小病痛,再也没出现。两年的时间里,他从没进过医院
    至于和雨桐的感情,也顺利得很。其实,自从将心理上的伤痛也存入银行后,宇航肆无忌惮,放任自己的脾气和不讲理,动不动就和雨桐大吵。但是,因为心中没有了伤心难过的感觉,每次吵架完,他只觉得心中的郁闷发泄了,更觉心情舒畅。而因为没有感觉到伤痛,只要一个转身,就可以和雨桐和好如初。若是以前,他总要束手束脚,顾忌颇多,如今却完全不用担心吵架会伤感情。
    可这天,当宇航在珠宝店里买了一个钻戒,下定决心向雨桐求婚时,回到住处,却发现已人去楼空。雨桐的一切物品,都已经搬走。打她的手机,语音提示是空号。打给她的朋友和亲人,大家也都正在找她,根本联系不上。
    这下,宇航彻底慌了。他发现桌上有雨桐留下的房子钥匙,还有一封信。信里说,宇航的脾气越来越喜怒无常,经常莫名其妙地发脾气。两人争吵越来越频繁,感情出现了危机。雨桐不堪忍受这样的生活,决定分手,于是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远走他乡,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并且让宇航不要再找她了。
    宇航颓然倒地。之后的几天,他疯了一样,满世界寻找雨桐。可这一次,雨桐是铁了心分手,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她的去向。
    就在宇航焦头烂额之际,倒霉事接踵而至。这天,他正走在路上,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便不省人事。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医院的急诊室里。护士告诉他,他在路上晕倒,好心的路人打了急救电话,接着就被送到了医院。
    看到他醒来,医生皱着眉头说:“你肠胃有严重的溃疡,且大出血,需要住院一段时间。照理说,你病情这么严重,平常肯定很痛,怎么不早点来就医?今天,要不是刚好有路人在旁边,再晚点送医,恐怕命都保不住了。”
    宇航心里一惊,原来刚才在鬼门关兜了一圈,差点命都没了。他突然想起,原本自己就经常胃痛,不过后来把伤痛存入银行后,这些疼痛就消失了。这两年来,他从未感到疼痛,于是更是毫无顾忌,暴饮暴食,顿顿大鱼大肉,生活也没有节制。不承想,原有的肠胃病已经在急剧恶化,只是自己未感到疼痛,竟也就没有察觉。
    住院期间,宇航渐渐冷静下来。仔细回想这两年来的生活,和雨桐的感情,以前虽然也吵吵闹闹,但这些不和谐的音调,却也让宇航心生警惕,而不至于放纵自己。一直到巧遇伤痛银行后,没有了伤痛,也感觉不到危机的降临,他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放纵任性。两人间的裂缝其实已渐渐扩大,直至无法弥补,而他却一直没有察觉。身体上的危机,何尝不是如此?若是那些疼痛仍在,他也不至于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还险些丧命。
    出院那天,宇航再次来到了伤痛银行。接待他的,仍是那名女子。听了宇航的来意,女子摇着头说:“其实,我早就提醒过你了,可你仍坚持五年的定期。如今,既然已签订合同,就不可能再改变。”
    看着宇航懊恼的神情,女子也露出同情的神色:“相信你也感觉到了,我们银行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个神秘的世界里,没有伤痛,也没有疼痛。也正因如此,我们那里的人觉察不到来自身体和心灵的伤痛,小病痛因此被拖成大病,很多人因而丧生,生命极为短暂。感情上,也是如此,正因为没有伤痛的感觉,我们不懂得珍惜,不懂得处理危机,以至于到了最后,一段长久的感情,竟成了一种奢望。所以,我们才在这里设立了伤痛银行,搜集人类关于伤痛的感知能力。这种能力,看似痛苦,其实却是生活里最珍贵的情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感受到危机,并作出合理的反应。”
    也许,唯有在失去后,才能懂得珍惜!宇航如今明白了这个道理,却有点晚了。幸亏,他还年轻,来日方长,只要过好今后的每一天,等到重新拥有了感知伤痛的能力,幸福也许就在不远处了。
    想到这里,宇航的目光慢慢变得坚定。在女子祝福的目光中,他走出了银行。外头依旧一片漆黑,但在他心里,光亮正一点点滋生,照亮了未来的路。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危险储存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2615.html
上一篇:遗嘱    下一篇:巫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