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记号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凫水晔 发表时间:2014-04-09

    那个空灵的母亲的声音,那个可怕的噩梦,那个诡异的暗示,究竟要诉说着什么?神秘而幽怨的蓝色记号,究竟是魔鬼的附身,还是天使的召唤?
    史蒂芬又一次被尖锐的声音牵引着,走进了一个冰冷寒湿的地窖。在他的心里,总是充满着对这里的恐惧,仿佛一个看不清方向的深渊,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样的鬼怪。史蒂芬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颤,咽了口吐沫,想想还是回头吧。“史蒂芬,我的孩子,史蒂芬……”母亲那凄厉而悠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声音不是来自于史蒂芬赖以生存的世界,那像是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冰封一样的世界,声音跟随着空气的湿冷而变得空灵、狭隘。
    史蒂芬,摇了摇头,从那尖锐刀子划破钢管而发出的刺耳、磨牙的声音里,猛然清醒过来。母亲就在下面,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呼唤着自己,史蒂芬顾不上心内的害怕,顿声轻轻地走了下去。地窖还是那么陈旧,如当年母亲在他孩提时,时常带着他往地窖里放番薯时的情景一样,一盏昏黄的吊灯,在空气里情不自愿地来回大幅度地晃动着,仿佛在埋怨着谁,将它狠狠地撕扯开来,惊扰了它的美梦一般。地窖里上了透透的微尘,连呼吸都夹杂着呛人的浓烟,史蒂芬咳嗽一声,四下里张望。
    两排陈旧的书架上摆放着凌乱的书籍,那是父亲战争时遗留下的军册,曾不让史蒂芬与他姐姐马蕊有任何能够窥探的空隙。如今,这里布满了陈旧的色调,仿佛一个古老的壁画,早已失去了可以考古的价值,就那样陈列在纷杂的地窖里,遗忘在这个冰冷的角落。史蒂芬试图伸手去触碰那些看似一碰即碎的古老记载,却被背后的声音再次慌忙地拉转过身。
    “史蒂芬,我的孩子,史蒂芬……”母亲还像她未曾逝去时那样慈祥,端坐在矮矮的椅子上,穿着她那身惨白的连衣裙,戴着她那不适宜冬季的丝绸帽子,手指着史蒂芬脚下的一个盒子,盒子上有一撮像一朵莲花的记号,史蒂芬看着母亲,伸手想要拾起那个四方的看着并不重的盒子。
    史蒂芬,史蒂芬,马蕊的声音在客厅里张扬地四处跳蹿,史蒂芬已经忘了多少次在这个紧要关头的时候,被这个让人憎恶却不得不卑躬屈膝的女人给搅乱了。史蒂芬懒散地掀开被子,拉开窗帘,卡布其的镇上,总是那么安逸,空气总是那么新鲜。“史蒂芬,今天约瑟夫会来这里与我们共进晚餐,你快点为你那没精打采的身体添点色彩吧!哦,总是睡到太阳快要落山,我真不知道这个美好而和平的世界,还能让你,我这个失去了灵魂的弟弟有什么依恋?哦,上帝,快饶恕我的牵强吧,让他随着我的咒怨变成疯子吧。”


    史蒂芬皱了皱眉,www.guidaye.com无法忍受却不得不忍受这种耳根子都长毛的腔调,什么时候才能长一对翅膀,飞出这个地方,哪怕成为吸血鬼,也能自由了吧?约瑟夫在马蕊刚刚扯完嗓子,便好不知趣地踩在了史蒂芬昨天刚打扫干净的地毯上。这个地方,像一个宫殿,只能说简陋的宫殿,是马蕊和史蒂芬的母亲曾精心打扮的宫殿,里里外外简单而优雅,环式的楼梯,总让人觉得像威廉姆一世的住宅,享有了皇室的拥戴,可这毕竟是一个乡下的小镇,就算那么精心,也只不过是一个简陋得如老妇的裙子那样,冗长而不值得观赏。
    约瑟夫毫不客气,在马蕊的一番唠叨和忙碌中,与史蒂芬迎面而坐,马蕊眼瞅着自己年近三十还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的弟弟,气不打一处而来。我说你就不能把你那乱糟糟的头发去整理整理?哦,我的上帝。约瑟夫看着马蕊搞怪的表情,回过头瞅着眼前的史蒂芬,耸了耸肩,摊开手掌,一幅莫不凌然的样子。史蒂芬看着约瑟夫的表情,不觉背脊发寒,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总觉得心头隐隐不安。我说马蕊,你能不能安静几分钟?让我这失去了脑壳的脑袋安静一会儿?史蒂芬围上围脖,一手拿刀,一手拿叉,使劲地朝着那半生不熟的牛排上插了上去,血从牛排中飞溅了马蕊一身。哦,我的上帝,请原谅这个不知好歹的孩子吧!马蕊翻了白眼,移动她那臃肿的身躯,很艰难地朝着洗手间嘟囔着走去。
    我想知道你是我姐姐的第几任了?我吗?约瑟夫很绅士地咀嚼着牛排,扔了一块,取下脖子上的围脖,很轻地在嘴唇上抿了一下,这块牛排味道真的糟透了。是不是也如你对我姐姐的看法呢?史蒂芬拿着刀叉,使劲在盘子里来回切磋着,眼睛却死定定地瞅着对面的约瑟夫。哦,上帝饶恕你吧,这话可不该你来说。约瑟夫两指掐捏着红酒,低头举了一下杯子,径自一饮而下。正在这时,史蒂芬透过那红色的装满葡萄酒的酒杯,隐约看到约瑟夫右手手肚子根部有一朵莲花。史蒂芬停下不断撕扯牛排的手,眯着眼睛,来回别过酒杯看着约瑟夫的手。那朵莲花,像极了梦里的见的那朵。

    怎么,史蒂芬对我的手,如此敢兴趣?约瑟夫,隐隐地站起身,史蒂芬还在恍惚中,约瑟夫的左手就已经按上史蒂芬的左肩,慢慢地,他低下头,凑近史蒂芬的左耳,轻轻地说“上帝会指引你的,我的兄弟,啾啾啾啾,我的号码,想到什么可以找我”。约瑟夫,扔下那个擦完了嘴的围脖,微微地冲着史蒂芬诡异地一笑,笑得史蒂芬浑身像长满了冰疙瘩,背脊上爬满了一缕一缕凉。
    史蒂芬又一次在同样的梦里惊醒,数了数,真的数不清从母亲离世这五年内,究竟在这样的梦里挣扎了多少回了,那地窖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那刻着一朵莲花的盒子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东西?史蒂芬揪扯着自己凌乱不堪的头发,眼中充满血丝,铁青的脸上,汗珠淋漓,从史蒂芬那张恐怖而充满惊瑟的脸上,不难想象,他已经被这样的梦,剥落到了崩溃边缘,究竟该怎样?母亲究竟想要对我说些什么?我该怎么做?史蒂芬,疯狂地继续揪扯着头发,突然间,他想起晚餐时约瑟夫手上的莲花,还有他临走时语重声长的话,史蒂芬拼命想着那个数字,那个约瑟夫给他的号码。
    “我知道你会打来的,明天中午,圣马尼河见。”挂断了电话,史蒂芬难以入眠,抱着被子,滴答滴答看着秒钟在转,究竟,这个梦要告诉我些什么?究竟母亲要说什么?究竟那个地窖里装着什么?为什么这些年都封在那里,不让我们进去?史蒂芬还在纠缠着这个梦,窗外狂风大作,雷电交加,这个冬季,似乎有点不寻常,为何还会有雷电?一道闪光,劈在史蒂芬的窗下,史蒂芬昏昏沉沉地看见一张脸,一张扭曲的脸,那脸上血肉横飞,又一道闪电击穿史蒂芬的心脏,那分明是父亲的脸,那张狰狞的脸。
    约瑟夫早已等在圣马尼河,史蒂芬小心翼翼地靠近,从见到约瑟夫的那一个刹那,史蒂芬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越靠近他越像走进了冰冷的地窖。空气都在他的四周凝结。坐吧,约瑟夫根本没有回头看来者,便知道是史蒂芬。想知道我手上的记号是怎么回事对吗?史蒂芬眼球快瞪了出来。不用惊讶,这个是你母亲为我留下的。我母亲?史蒂芬站了起来,瑟瑟地看着约瑟夫,期待着他能够再详细些。约瑟夫并没有抬头看他,是的,是你的母亲,这是她的圣灵,是我们圣马尼河河神的记号。
    史蒂芬嘴巴张得老大,不知道自己是做梦呢,还是在听故事呢!不用疑惑,你的母亲正是我的母亲,是我神的母亲,在她生命消失的那一刹那,我便在空气中自然来临,我是她的子嗣,是母亲派来帮助你的神灵,而你是圣马尼河河神的第三十八代传人,你必须得到母亲盒子里的圣令,才能掌管河渠,才能让卡布其再次轮回在安逸的生存里,否则这个冬季,这个圣诞的来临,将是卡布其的末日,将是死神罗孚疯狂的日子,他将带走一切的生息,将这个美丽而安静的卡布其变成火海变成一片空灵。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记号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2177.html
上一篇:孽缘    下一篇:张记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