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怨女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守望天使 发表时间:2014-03-18

    深夜,天空阴沉,无星无月。刘阳踏着醉步推开了别墅的院门。一道闪电劈空而过,就在这一霎那,他的目光触及房顶时,分明看见房顶站着一个女人。女人对着他——狞笑。刘阳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眼睛望着漆黑的房顶,然而房顶漆黑一片哪里还有什么女人。刘阳浑身打颤,哆里哆嗦地想要站起来。突然背后伸过一双苍白的手,游走在他的脸上,他想叫喉咙里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一绺长长的头发从他的头顶慢慢地垂了下来,紧接着一张血肉模糊的女人脸,慢慢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张脸仿佛被压路机碾过一般,两只眼睛已掉出眼眶外,一张严重变形的嘴巴一张一合,鲜血不断从嘴里涌出来。天那!突如其来的恐惧使刘阳的脑神经彻底崩溃,惨叫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小王听到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时,猛地转身。他手里紧握着警棍,既紧张又害怕。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异常刺耳。小王精神本就在高度紧张中,猛然听到铃声,吓得他差点跌倒。待判定是自己的手机时,他才定了定神,刚想去掏手机,手伸到半空突然停了下来。右手兀自强烈颤抖着,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晚上妻子打来电话,他们讲到一半,他的手机就没电自动关机了。没电的手机也能打通吗?他浑身一震,手机的铃声更加急促地响着,小王被动地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吱吱……”的声音,小王冲着手机大叫:“喂……喂……”谁知他喂了几声后,电话那头又传来“咚咚……”声。他再看手机,屏幕是黑的,他的手哆里哆嗦地按着开机键,半晌手机开机了,只几秒钟就自动关机了,显示电量不足。
    他瞪着手机想,今夜的事太蹊跷了,似乎预示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但他职责所在必须得巡视完这座别墅区,才能回值班室,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周围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这让他浑身不自在。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小王揉揉眼,看清是B座的刘先生,一个大公司的行政助理,非常有钱。咦?今天刘先生走路的姿势怎么这么怪呀?而且刚看见他回家,怎么还要出去?小王不及细想,赶紧快步上前,同刘先生打招呼问好。刘先生表情呆滞,一脸死气沉沉。走路的样子像是喝了很多酒。他没有向以往一样和小王打招呼,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小王愣愣地退后一步,有些尴尬地站在一边。就在这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瞬间的光亮使小王看见刘先生的身后紧紧贴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他刚想大叫,只见那个女人冰冷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小王不敢和女人的眼睛接触,连连后退几步踉跄着撒腿就跑。
    凌晨,A市刑侦大队,聚集着所有的探员,昨晚市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凶杀案,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惨死在别墅区的花园处,死相相当恐怖,连法医都说不出人是怎么死的,只能根据尸体旁的血迹,初步推论是死者的肚子从里面爆炸开来导致死亡。
    连云是刑侦大队的队长,大学毕业后,他选择进了警校。如今十年过去了,他从参加工作到现在,手上破过的案子不计其数。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件案子一样毫无头绪。他眉头紧锁地看着法医初步断定的死亡原因,肚子从里面爆炸?这怎么可能?
    连云首先询问案件的目击者——别墅区的保安小王,但是他看到疯疯癫癫一会哭一会笑的小王时,不得不失望地叹了口气,心想最后一线希望也没有了。就在这时小王突然指着房间的上空恐怖地大叫,“她来了,她来了……”连云和办案的警官抬头去看时,小王猛地起身撞在了办公桌上,血流了一地,人当时就没气了。一阵忙乱,连云紧皱着眉头心情异常低落,案件陷入了僵局。
    连云在警局忙了整整一天,侦破的工作毫无进展,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十年的警察生涯,微薄的收入,使得他依旧住在这幢灰黑的老式楼房。面对着漆黑的楼道他用力地跺了一下脚,迟疑了一瞬,才想起楼道的灯早就坏了。
    楼道是封闭的,光照不进来,没有楼道灯,即使是白天也会乌黑一片。连云并不害怕,他心里细细地琢磨着这件案子,缓慢地向五楼走去。来到了家门口,手伸进裤兜里去找开门的钥匙,可是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这时楼道里传出了轻轻的脚步声,他突然有一种很冷的感觉。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猛地转身,一个身影出现在楼梯上。黑暗中,他们谁也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是连云却有一种非常冷的感觉,仿佛自己突然置身在冰窖里一般。那个人没有继续上楼,就停在和他一步之遥的距离上。他的心立刻警觉起来。黑暗、寂静、漆黑的看不见的人。这样的环境,放在别人身上,早就惊慌失措了。不过连云并没有惊慌,他吁了口气,转身继续掏钥匙。终于找到开了门,顺手打开了灯回身关门时,他看见一个头发缭乱低着头的女人站在楼道口,有点眼熟。他一惊把门整个推开,让室内的灯光照亮了楼道,可楼道内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连云脸色凝重地环视着空空的楼道,最终关上了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顺手把外套仍在了床上,自己也躺了上去,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里想着案情,渐渐地疲乏的感觉蜂拥而来,很快他就睡着了。
    连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想起昨天的案子他的思维有些混乱,匆忙穿上衣服,驱车来到警局。由于时间尚早,同事们还没有来,他给手下小周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刘阳所在的公司,远大贸易公司了解情况,让他不用来警局,直接到远大贸易公司的门口与他汇合。


    连云把车停在远大公司的停车场上,抬头看了看这个全市最高的建筑物,心里想着有钱的大公司就是不一样,看这气魄。瞄了一眼大厦的门口,小周正在四处瞧着,他走过去猛地拍了他肩膀一下,小周大叫一声回过头:“头,人吓人吓死人的……”连云连忙制止住他的话,把今天他们来的目的简单地和他说了一下,门卫挡住了两人,愣说没有董事长的批准不准外人进入,连云只得掏出警官证。门卫验看了半天,小周生气地要上前去理论,被连云挡住了,看了半天,门卫把警官证还给了连云,让他们在办公楼的大厅等着,他去通报董事长,气得小周直跳脚。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门卫才通知他们上楼去。在一个巨大的办公室里,连云看见了这位全市非常有名的企业家。连云很惊讶,他竟然这么年轻,相互点了点头,对方楞了一下,“你是连云?”连云也觉得此人很眼熟,却叫不上名字。他自报家门“我是谢军,你忘了我了?连云这才恍惚记起是小学同学谢军。两人聊了一些小时候的事,连云便把话题转到了案件上。谢军显然对刘阳的死一无所知,据他说刘阳是他的助理。在公司里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司主管人物,今天他没有正常上班,谢军打了几遍电话也不通。谁知道他却死了……之后又聊了一些关于刘阳的话题,连云见问不出什么便起身告辞,俩人走出了谢军的办公室时。连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急忙追了过去喊了一声“芸芸……”她扭过头,两人都定住了,谁也没想到一对曾经的恋人会在这里相遇,不过可惜他们已经分手两年了,原因是芸芸的父母强烈的反对。
    连云先回过神来说:“一起去吃个饭好吗?”
    芸芸低着头,脸色变得异常苍白……(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头!你在和谁说话?”小周一脸不解地问。
    连云回头看了一眼小周,指着对面的芸芸给他介绍,“她是……”他转回头发现前面只有一道墙。他的心忽然颤了一下,冲了过去,当手触及到墙的时候,他差点绝望了。随后他情绪激动地冲回了谢军的办公室,谢军一脸惊讶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他。连云急促地问:“周芸是不是在这里上班,她在哪?”
    谢军被他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不知所措,有些磕巴地说:“周芸……周芸她是在这里上班,但是她这几天失踪了,没来上班,也没有打电话给公司……”说完白着一张脸,神情有些不自然地看着连云,连云深深地看了谢军一眼。片刻间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说:“真抱歉!不打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小周走了出去。路上连云脸色凝重,一言不发,他让小周先回警局,说他有事要去办,便独自走了。
    和小周分开以后,连云打算去找芸芸。两年了她家的住址依旧牢牢记在他的脑海里,连云的车开得很快,他有些急切地想要见到她,心里忐忑着想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车很快到了她家门口,连云快步的上着楼梯。在她家门前他停顿了一下,心里想着如果是她的母亲来开门要如何对答?他鼓起勇气轻轻地敲着门,没人?于是他用力地敲着,还是没有人回应。突然他闻到一股味道,纸灰的味道。连云扭过头,竟然看到一个老太婆背对着他蹲在地上,脚边放着一个泥盆子,盆里燃着火,老婆婆正拿着冥钱一张一张地烧着。
    “大娘,我问一下这家人去哪了?”连云走到老婆婆身边询问着说。
    老婆婆摇摇头用一种很怪的声音说:“死了……都死啦”连云一愣,不明白地问:“谁死了。”
    老婆婆依旧用那种声音说:“芸芸死了……”

    “芸芸死了?”这个消息对连云来说太突然了。他一下子被惊呆了,等他再想细问时,老婆婆不见了,楼道里变得空空的了,唯一留下来的就是那股烧纸味。
    连云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连云是你吗?”
    连云大吃一惊,转过身看去。
    芸芸家的房门开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静静地站在那里,不是芸芸是谁?
    连云精神一振,快步走了回去,俩人同时冲口而出,“你……还好吗?”然后俩人相对一笑。有些尴尬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连云说:“不方便请我进去坐坐吗?”芸芸面色一红,慌忙让开门口请他进去。
    芸芸给连云倒了一杯水,轻轻地放在他面前,转身打开窗户。微笑地看着他说:“怎么会想起来看我来了?”
    “我今天去了你们公司,你们董事长说你没上班,我惦记所以过来看看!”连云端起水杯没喝,眼睛一只徘徊在芸芸身上。
    “刘阳死了你可知道?”连云突然问,职业病让他什么时候都忘不了他的案子。
    芸芸的的身体明显一僵“他该死。”芸芸说这句话地时候脸上充满着恨意,就仿佛刘阳如果活着站在她的面前,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连云突然有些疑惑,她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芸芸吗?还是他一直深爱着的单纯女孩吗?
    “该死,为什么这么说?”面对着连云的询问她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离去。这时连云的手机响了,是小周打来了的。说局长找他有急事,连云不敢耽搁,告别了芸芸返回了警局。他见到芸芸之后,似乎感觉到芸芸有话和他说,也许是有什么秘密要告诉他。他有些心烦地想,要不是这个紧急电话,他真想好好问问再走,也许从芸芸嘴里能得到他想要的线索。
    到了警局,连云快步走了进去,局长拿着一本录像带示意他看看,这盘录像带是审问门卫小王时候录的监控,他坐下来认真地盯着画面,就在小王指着房顶大叫:“她来了……她来了……”的时候画面闪烁了几下,一个头乱发的女人站在小王的身后。刷的一声屏幕变成了雪花,连云的心里无比的震撼,他把录像带倒回去,反复看了多遍,那个女人的脸在一秒一秒地定格里,逐渐清晰。而且非常眼熟,连云突然想起昨晚在楼道里发生的那一幕,这……难道是幻觉吗?
    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连云突然有一种脊背冰凉的感觉,他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办了这么多年的案件,他的心里很少有这种怕的感觉。究竟是谁杀死了刘阳,这个屡屡出现的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连云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遥控器让小周用电脑把这个女人的头像放大打印出来。小周答应了一声,连云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把这件案子整个回想了一遍。
    过了半晌,小周把一张照片递到了他的手里。他认真地端详着这个女人,模糊的面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最后他看见了女人脖子上的那颗细小的红痣。他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他把照片更近的放在眼前,突然照片上的女人眼珠一翻,嘴角慢慢地泛起了诡异的微笑,连云像被什么扎到一样,一下子抛开了照片,把身边的小周弄的一愣。
    连云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疯狂,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上衣和紧身的牛仔裤,站在远大公司的大门外。
    他有些迟疑,到底是不是该进去?
    最后他还是选择偷偷地进入了公司,黑夜给了他便利的条件,打开大门的门锁对他是小菜一碟。
    奇怪的是,这栋楼竟然没有管理员,以致他非常顺利地进到了漆黑的楼道,恐惧感一点一点袭上他的心头,令他头皮发麻。四周静得让人全身发毛。这样的感觉,就像。……就像走进一座坟墓……
    突然,他一顿,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感觉一双冰凉的手抚摸了他的脸一下,冰凉的手,刺激得他浑身一震。“鬼……”他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难道真的有鬼吗?
    不,不可能,也许一切都是幻觉……但他还是打了个冷战。
    连云觉得自己太冒失了,他觉得自己不该来,这栋大厦太过诡异,他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他会被这栋大厦给吞噬了。
    他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走,不管如何,一定要查出点什么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一阵低沉的声音,“连云,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顺着声音转头看去,芸芸依旧穿着那件白色连衣裙背对着他站在他的面前,连云惊叫:“芸芸,这么晚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芸芸缓缓地转过头,月光洒进来,照在她的脸上,连云倒退一步。
    他猜对了,芸芸就是那个女人,他认识芸芸脖子上的那颗痣。
    这时楼里的一扇门开了,谢军走了出来,当他看见吓得面如白纸的连云时脸色变得铁青。
    “你来干什么?”谢军紧绷着脸,额头的青筋根根暴起,他直直地盯着连云,咬牙切齿地说,“你为什么非要紧盯着这事?我本不想杀你的!”
    连云定了定神,吞了口口水,说:“是你杀了芸芸?”
    谢军失去理智一样狂叫着“那个小婊子太贪钱了,我不能不除掉她,她老用我贪污的证据来威胁我。”
    “刘阳也是你杀的?”连云继续问道,“不……不……刘阳不是我杀的。”谢军露出一种奇怪的光芒,连云生生打了个冷战,说,“难道是你们一起……杀了芸芸”
    “住口!你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人害怕”谢军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长刀,他目露凶光,“我只能杀了你。”
    连云眼神一冷,说:“你真的就不怕芸芸的阴魂报复吗?”
    “住口!住口!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谢军手中紧握着刀,歇斯底里地狂吼着朝连云扑过去。
    连云一震,芸芸悄若无声地站在了他的前面,刀扎在芸芸身上。连云大叫“不!芸芸。”谢军看见芸芸的那一刻,脸变得异常苍白,不住地后退,突然他大笑起来,笑得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完全疯了了的样子,最后他停止了笑,反手把刀扎在自己心脏上……
    “芸芸……”就在这一刻,连云看见芸芸身影渐渐变淡,他焦急的喊着。芸芸转过身来脸上写满了悲哀,他跑过去想用手去抚摸她的脸,芸芸深情地看了他一眼,顷刻间化成了无数个细小的碎片,逐渐地消失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怨女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2051.html
上一篇:摄魂相机    下一篇:空棺中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