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每晚一个诡故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4-03-06

    故事一、口罩 作者:苏禅
    梓童最近感冒了,整天戴个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朋友们叫他去医务室他也不去,显得十分古怪。
    于是他同寝的秦进和张晓就聚在一起研究他。你一言我一语找出各种可能,最后一致确定他必是脸上长了什么东西,怕被人看到才谎称感冒用口罩掩护自己。
    二人决定乘他睡觉的时候扒下他的口罩来看一看他到底是怎么了?
    夜像个口罩一样遮住了世界的脸,寝室里早已熄灯,浓浓的黑暗中,忽然两个手机的屏幕一起亮起来,幽暗的光里,早已秘谋好的秦进和张晓悄无声息地爬起来,他们对视一眼,然后目光都投向睡得正熟的梓童。只见熟睡中的他仍没有摘下口罩,口罩后面的他静得竟像是没有呼吸一样。
    他们悄悄地凑过去,两个人本来都有些兴奋,但到了梓童床前,却不约而同互视一眼,分明都从对方眼里看见莫名的紧张。
    “他怎么……好像死了?”张晓压抑着声音说。
    “不会吧?感冒还会死人?”秦进同样低声虚语。
    “还……摘吗?”张晓说。
    “怕什么?”秦进咽了口吐沫说:“嘘!我来。”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捏住了梓童的口罩,梓童没有反应,他就轻轻把口罩摘了下来。让他们意外的是,梓童的口罩下面是另一幅口罩!
    秦晋看了看张晓,他正惊讶地看着自己。秦进一横心,又伸手揭下了梓童第二幅口罩。下面,是第三幅口罩!
    梓童究竟得了什么病,要戴这么多口罩?
    一不做二不休,秦进又伸出了手去。
    第四、第五、第六……秦进在梓童的脸上揭下第十五幅口罩的时候,两个人都被冷汗湿透了衣服。
    就算口罩再薄,戴这么多也绝不正常了,而且他们亲眼看着梓童,戴这么多口罩,他的脸怎能丝毫没有变胖?就像这些口罩
    直接裹着梓童的骨头,已经取代了他血肉的脸!
    就在此时,梓童猛地睁开了眼睛,那眼睛在半黑暗中射出幽绿的光,冷冷地打在两人脸上:“你们很喜欢我的口罩吗?送给你们好了。”


    他的声音似乎从无比厚重的阻隔后传来。秦进和张晓的腿立刻都软了。
    第二天,三零七寝的三个人都戴上了口罩。他们都感冒了。
    故事二、吸油纸 作者:小魔的咒咒
    小美网购了几百块钱的商品,收到好大一个包裹。
    她忙不迭地一一查验,发现里头多了一包精美的纸巾,包装上连一个中国字都没有,打开后香气扑鼻。
    她认得,这是最新的吸油纸。据说好几十块呢,才这么几张。一定是好东西。
    也许是卖家送的赠品?(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小美想着,从中抽出一张,仔细地贴合在脸上。
    这东西的吸油效果超赞的说,只抹了几下,就满是油渍。
    一周过去,小美的皮肤变得越来越干燥,还出现了蜕皮的现象,皮肤老化得厉害。
    她仔细想了想,最可能有问题的就是那包吸油纸。
    她忙找来比她大几岁的小柔,说有个好东西要给她试试。
    吸油纸就只剩下最后一张了,小柔欣喜地将它贴在脸颊上,轻轻蘸了几下,转眼间就吸走了不少油脂。
    第二天,小柔气势汹汹地找小美算账,质问她给自己用的是什么鬼东西,让自己的脸变得如此粗糙。

    小美无辜地说:“只不过是新型的吸油纸而已嘛。”
    “什么々吸油纸?你可害死我了。”小柔捂脸而去。
    小美莫名其妙地上网,把吸引纸包装上的英文字母打上去一搜索,这可不得了,上头写着:本品具有强力吸油效果。注:靠尸油滋润、养颜的干尸朋友们请慎用。
    故事三、化妆刷 作者:小魔的咒咒
    芊芊是名化妆师,因为在圈子里口碑不错,常有机会给明星化妆。
    不过,都是些刚出道的小明星、小歌星之类的。
    芊芊也喜欢唱歌,所以跟刚出道的小歌星倩倩关系不错。
    倩倩总是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她,哄她为自己化上最精致的妆容。
    一天夜里,芊芊接到倩倩的电话,倩倩说因为要临时出席一个演出活动,必须马上上妆,叫芊芊赶过去。
    芊芊已经换了睡衣打算睡下了,看看窗外的夜色,有些犹豫。
    电话那头,倩倩换了一种语气道:“别忘了我可知道你那件事。今天你帮了我这个忙,以后咱们就扯平了。”
    半小时后,芊芊赶到了倩倩家。
    倩倩穿着睡衣,懒散地蜷在沙发里,丝毫不像准备出门的样子。她又恢复了平时娇嗔的样子,叫着:“姐姐,快把我化得好看点。今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芊芊答应了一声,开始给倩倩打粉底。
    “哟,还用这个化妆刷呢?太老旧了吧,别扫花了我的脸。”
    话音还未落,倩倩就觉得脖子一凉,一股温热的东西喷了出来。
    “不要再跟我提化妆刷……”芊芊的声音很冰冷。
    “你……”倩倩捂着脖子,软软地瘫在地上,说出最后一句话,“姐姐,你这是何苦呢?”
    芊芊坐了一会儿,开始清理。
    沙发边上,有张字条,她认得,那是倩倩的笔迹:请允许我最后一次叫你姐姐。亲眼目睹你失手杀死背叛你的男友,实在是个意外。不过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求你帮我了。因为过了今夜,我就会走得远远的。对了,我会带上我亲手制作的化妆刷默默离开。
    莫非……芊芊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小心翼翼地往卧室走去。
    床上,躺着一具怒目圆睁的尸体,浸泡在血水里。墙上、地上、桌面上,到处都是血手印。
    芊芊认得他,他是倩倩的劈腿男友。他身体上的毛发,已经被剃得一干二净。
    旁边扔着一把沾染了鲜血的化妆刷。看样子,刚做好不久。
    她叹了口气,默默道:“真不该被你看到我用男友的毛发制作化妆刷的过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每晚一个诡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1977.html
上一篇:失窃的脚踏车    下一篇: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