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午夜谋杀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souhuzch2013 发表时间:2014-02-20

    晓婧和男朋友在门口拜拜后,用钥匙打开房门,一进门,脚下不知道踩了个什么东西,一不小心滑倒在地。同时感觉裤子好像被打湿了,她用手蘸了一点液体用鼻子一闻,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她慢慢地爬起来,对着婷婷的房间喊道:“婷婷,婷婷!你在干什么啊?你不愿意喝中药,也不要摔在地上啊,害得我跌了一跤。”她踢开碎瓷片,抚摸着被摔疼的屁股,打亮客厅的电灯,定睛一看,不禁发出一阵惊呼:“啊——婷婷,你怎么了?婷婷,婷婷,婷婷……”
    接到晓婧的报警电话,警察马上赶了过来。这是水厂职工宿舍的一楼,看房子的装修,年代似乎比较久远。只见王婷婷穿着睡衣裤,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口鼻喷血,一脸痛苦曲扭的表情,死前仿佛有过痛苦的挣扎。地上洒了一地的中药,盛中药的瓷碗掉到地上被打得粉碎,碎瓷片撒落一地。
    拍照、勘察现场、收集证物,警察们一阵忙碌。刑侦二科科长胡媛媛拍了拍正在嘤嘤抽泣的晓婧的臂膀,温声安慰道:“不要难过,逝者不能复生,节哀吧!”接着她话锋一转:“请你谈谈你和王婷婷的情况把。”
    “我和婷婷过去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到同一个公司应聘就职,又合租在一起,情同姐妹。半年前,她交了一个男朋友,名叫肖家友,在一个演艺公司当职业演员。
    前几天,婷婷回来后大哭一场,不吃不喝的,情绪非常的消沉。我问了好多次她才告诉我,一次她去演艺公司找肖家友,满处找都找不到人,最后她推开排练厅,却正好撞见他和一个女演员在鬼混。她觉得肖家友欺骗了他的感情,感到非常的伤心。我劝她想开些,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世界上的好男人都死光了么?可是,婷婷却说,如果只是交了一段时间的朋友也就罢了,可是她已经怀孕了,孩子已经有3个月了。婷婷说,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他,他却是这样不把我当一回事儿,这事哪个女孩子受得了啊。为这,她一直病恹恹的精神恍惚,今天晚上……”
    “已经过午夜零点了,应该是昨天晚上。”胡媛媛纠正道。
    “对,昨天晚上吃完饭后,婷婷说肖家友要过来,要我也不要走,她要向肖家友摊牌。我觉得这有些不妥,借故说和男朋友看10点钟的电影,就出去了,没想到……”
    “你没有把婷婷死亡的消息通知他吗?”胡媛媛问。
    “没有,我不知道该不该通知他,我怀疑婷婷就是被他杀害的。这个狗东西,不得好死!哦,对了,他明天上午,不,今天上午他就要出国留学了,上午9点10分的班机,可别让他跑了啊,警官!”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好像是演艺公司宿舍。”
    胡媛媛霍然站起:“老刘,请你们马上赶到演艺公司宿舍附近蹲守,发现肖家友立即拘传!”她看了看表,“现在是午夜2点多了。你们一定要静悄悄地进行,注意不要扰民。”
    “是!”
    山重水复
    刑警大队长李达鑫推开虚掩着的里间办公室大门,看见胡媛媛正趴在沙发的扶手上睡觉。他蹑手蹑脚地走向前,脱下自己的风衣,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不想反而把她给惊醒了:“李队!”
    “媛媛啊,真不好意思,打搅你了。辛苦了!”
    “我只是打个盹,案子不破,哪里睡得踏实啊!”
    “嗯,有命案必破的干劲很好!说说你对案子的看法。”
    “从技术部门检查的结果来看,那中药经过化验发现有毒鼠强的成分。”
    “哦,那中药是治疗什么病的?”
    “是打胎药。”
    “打胎药?嗯,说下去。”
    “另外,法医经过尸检,发现死者阴道里有精液,说明婷婷死前曾与人发生过性关系。从这些情况来综合分析,我们排除了自杀的可能性。她要服中药堕胎,她和人发生关系,现场勘察没有发现丝毫被强迫的征兆,说明她对生活并没有从悲观走向绝望,她没有自杀的足够理由。
    很明显,肖家友想始乱终弃,或许为了保住自己的某些利益而动了杀机。他想如果过了当天晚上,第二天他就到了美国,如果他不去当地的培训基地而把自己藏匿起来,很可能会逃避法律的制裁。很明显,是他在打胎中药中加入了毒鼠强而导致了王婷婷的死亡。因此我建议,立即向检察院打报告,逮捕肖家友!”
    李达鑫摇了摇头:“逮捕肖家友还显证据不足,刚才就在你打盹的那会儿,我们已经审过肖家友了。当我们告诉他,王婷婷死在家里时,他显得非常的震惊和伤心难过。”
    胡媛媛轻蔑地一笑:“哼,鳄鱼的眼泪,装的。”
    “开始我们也这么想,可是随着讯问的继续,我们逐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就像晓婧所说的,当王婷婷发现了他的不光彩事情后,他也曾十分的后悔。其实,因为肖家友生得一表人才,曾有许多女孩子主动追求他,都被他有意避开。那个女演员也曾多次纠缠肖家友,肖家友就是不曾对她表明自己有女朋友,总是不咸不淡地和人家扯在一起。那女孩叫何芳,其父亲是市文化局的局长。肖家友虽然不是很爱何芳,但是对仕途的追求使得她不愿意得罪这位公主似的人物。但是他真正喜欢的还是王婷婷。我们有什么根据说那个毒鼠强就是他放进去的呢?”


    “可是,勘察现场时,我们都是戴着鞋套进去的,现场只发现有王婷婷、晓婧和肖家友3个人的脚印。而晓婧很明显与本案没有多大的关系,婷婷死了,只有肖家友有最直接的嫌疑,您说,不是他,还会有谁有机会把毒鼠强放到中药里去呢?”
    “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李达鑫说着拿出了一个小塑料袋,指着里面的儿童玩具小水桶:“你看,我们在婷婷客厅的窗户下面发现了这个东西。”
    “您怀疑有人用玩具小桶装上毒鼠强扔进去吗?这不可能,因为客厅的餐桌离窗户至少有3米的距离。谁会有能力把这么小的玩具小水桶精准地投进桌上盛中药的瓷碗中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啊。而且,就算有人投准了,那个小桶难道还会自己弹回到窗户下吗?”
    “是啊。”李达鑫绕了绕头皮“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因为我特意让技术处查验了这个小玩具桶,桶内居然沾染有毒鼠强成分!”
    正说着,只听见外厅里闹哄哄地在议论着什么,李达鑫和胡媛媛一起走了出去。
    “吵吵什么呢?”
    “李队,下面派出所接到一个奇怪的案子。”
    “哦,怎么个奇怪法?”李达鑫饶有兴趣地问道。
    柳暗花明
    刑警小李说,据西城派出所民警反映,一个摆夜市摊的老妇人凌晨1时许在回家的路上,到西区水厂附近的一个公厕如厕,却发现一个年轻女子昏倒在地上。她喊了半天,把姑娘叫醒了。姑娘醒来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检查衣裤的扣子和皮带,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好一会才松了一口气。老妇人问那姑娘发生什么事情了,姑娘告诉她,自己解完手正准备出厕所,却迎面碰上了一个男人,把她吓了一跳。她正要大声呼救,却被对方一下子打晕了过去。老妇人问她,是不是被那个男人害了?姑娘却肯定地回答:没有。东西损失了没有?也没有。尽管如此,她们还是报了警。民警说,那个女孩子长得还很漂亮呢。
    后来,民警再次赶到事发现场调查取证,在厕所的后面找到了用塑料袋包着的一袋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件男人的风衣和一条牛仔裤。警官们想不通的是,那个男子既然奔进女厕所,就绝对不会有好事情做,为什么面对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只是将其打昏在地,而并不实施性侵和劫夺财物呢?
    李达鑫手托下巴想了想,用肘子碰了一下胡媛媛:“走,我们再审肖家友!”
    在审讯室,肖家友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眼角还有泪痕,看来,他还没有完全从王婷婷之死的悲哀中恢复过来。
    “肖家友,请你认真回答我的提问。”胡媛媛用拿着钢笔的手指了指肖家友“只要你能够积极配合,我们将马上解除对你的传唤,恢复你的自由,你明白吗?”
    “是。”
    “你为什么要让王婷婷堕胎?”
    “因为我还不想过早地结婚,我还有我的事业,我还要出国深造,给自己一个更宽广的舞台。而且,这事(指打胎)我也是和婷婷协商好了的。”
    “婷婷喝药的时候你在不在场?”

    “不在?我把药帮她煎好后因为太烫,就放在桌子上晾一会。”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就,就那个了一会……”
    胡媛媛皱了皱眉头:“再后来呢?”
    “完事后她就催我快回去,说晓婧马上要回来了,我就先回去了。谁想到,哎……”
    “有一个问题,现在医院人流这么普遍,你为什么为婷婷选择中药。”
    “这是何芳出的点子,她说服中药堕胎女孩子痛苦会小很多。”
    “何芳跟她不是情敌吗?她又为什么要帮婷婷呢?”
    “其实,何芳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女孩子。就在那天,婷婷在排练厅撞见我和她亲密接吻之后,她并没有对我和婷婷的关系不依不饶,竟像没事的人一样,第二天还邀约我去湖边钓鱼呢……”
    “等等,”这时李达鑫和媛媛交换了一下眼神“你们以前常在一起钓鱼吗?”
    “钓过几次。”(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是你的鱼竿?”
    “嗯,我在大学时买来周末打发时光的。”
    “那天你们钓鱼后去了哪里?”
    “钓完鱼后我们就分手了。我去看婷婷,她回了家。”
    “那钓鱼的工具呢?”
    “她让我赶紧去给婷婷抓药,鱼竿之类的东西她就先拿到她自己的住处了。”
    “嗯。今天就问到这里,你可以回去了。不过不要走远,要保持联系,知道吗?”
    “是。”
    看着肖家友渐渐远去的身影,李达鑫对着媛媛下达了命令:“抓捕何芳!”
    真相大白
    在审讯室,何芳仍然在不停地大吵大闹:“你们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我抗议!”
    胡媛媛一声不吭地用冷眼一直紧紧地盯着她,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平静,她的嘴角轻蔑地微微一笑,使得何芳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你闹够了吗?”
    何芳虽然感到一阵寒栗,但她仍心怀侥幸:“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你不明白吗?你知不知道王婷婷死了?”
    “知道,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跟你没关系吗?”胡媛媛从桌子下面拿出一堆东西“喏,这支钓鱼竿是在你的住处搜到的,这个玩具小水桶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还有这套男人的衣服是在离案发现场不远的一个公厕外发现的。”
    “我不明白你们说的是些什么,这跟谋杀有什么关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问得好!我们还没有断案,你怎么知道婷婷的死是一桩谋杀呢?嗯!”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李达鑫走了进来。
    “我……我……”何芳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一时语塞。
    “如果婷婷的死是一桩谋杀案,它和你有没有关系咧?这样,我们不妨来讲个故事吧:一个女演员看上了一个风流倜傥的男演员,一直对他穷追不舍。
    有一天,这个男演员的女朋友去找这个男演员,却正好撞见了两个男女演员在调情。男演员女朋友的出现,使得这位女演员妒火中烧,她要想法子除掉情敌,已达到占有这位男演员的目的。
    当她得知男演员的女朋友怀孕,而这位男生还没有当爸爸的思想准备后,她就酝酿了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谋杀计划。
    事发当天,她督促那位男演员找熟识的老中医开了堕胎药,并叮嘱他当晚一定要煎好药让女朋友服下去。
    而女演员当晚则装扮成一个男人,潜入水厂宿舍她情敌的屋外伺机作案。这就是案发后水厂宿舍门房的监控录像上没有真正锁定犯罪嫌疑人的原因。
    那个男演员当晚在女朋友的住处给其煎好了中药,倒入瓷碗中。因为中药太烫,两个人就把药放在桌子上,然后就亲密去了。而女演员则在窗外把毒鼠强倒进一个儿童玩具水桶,用鱼钩勾住,然后透过一扇开启的窗户,用钓鱼竿伸进去把毒鼠强放到了中药碗里。这时,夜深人静,男演员和女朋友缠绵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当她再慢慢把玩具小水桶退回来时,由于心绪烦躁,一不小心让玩具小水桶掉在了窗下。
    那个男演员和女朋友一番云雨后,女孩为了避免女室友回来撞见室内一片狼藉的样子,就催促男演员回去了,女孩子则在房间收拾了一阵后,就端起了那碗要命的中药。不过,因为药太苦,太烈,她喝了一半就放下了。不久,毒鼠强的药性发作,女孩子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挣扎中她的脚踢向桌子,盛中药的瓷碗从上面掉了下来。一会儿,女孩子就停止了呼吸。
    与此同时,那位女演员慌忙从宿舍出来,欲走进公厕的女厕所换下男装,却不料与一个年轻女孩子撞了个满怀,于是她一下子把女孩打晕了。
    接着,她换下男装,丢弃在厕所外面,以为这一切就天衣无缝了。可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看,她的这场精彩的表演是不是该收场了!”
    李达鑫的一番话让何芳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但她仍然不甘心,歇斯底里地叫道:“你的故事倒是很精彩,这跟我有关系吗?”
    “正是,这个故事的案犯就是你!”
    “证据,证据,证据咧?”
    “你还要证据吗?刚才不是已经给你看了吗。哦,我补充说一句,经过技术鉴定,那个沾有毒鼠强的玩具小水桶上面有你的指纹。还有你看,这根钓鱼竿最上面的一节有根一寸来长的鱼线,鱼线拴在头子上是打的死结,这不会是内行所为。会钓鱼的人栓鱼线时是打的活扣,钓鱼时越拉越紧,解下时只需要捏住鱼线的一头轻轻一拉就开了。很显然,握鱼竿的人不是拿它来钓鱼,而是用它实施了犯罪!”
    听到这里,何芳终于耷拉下罪恶的头颅。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午夜谋杀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1376.html
上一篇:怨灵之黑心人    下一篇:致命热水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