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博物馆招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奇闻怪事 发表时间:2014-02-19

    墓地遇女鬼
    桑林斯特是德国南部一个山区小镇,从古老的中世纪开始,那里就是巫术盛行的地方。
    一天深夜,天空淫雨霏霏,在通往小镇郊外公共墓地的山路上,柏林一家报社的记者赫布正驾着汽车小心地行驶着。这天是他母亲的忌日,他白天有事耽误了,所以才这么晩冒雨前往。因为按习俗,祭祀亲人必须赶在当天最好。
    车子在雨雾中艰难地行驶着。突然,前方影影绰绰闪出一个白色的人影!赫布一惊,连忙踩下刹车,但湿滑的路面使车子还是向前滑出了一段距离。等车停稳后,人影却不见了!赫布慌忙跳下车,发现一个长发女孩倒在车灯的亮光中,被雨淋透的白色长袍紧紧裹在身上。“是否撞到你了?”赫布颤声问道。可是,地上的女孩缓缓撑起身子爬了起来,那张脸苍白瘦削,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深陷在黑黑的眼眶中,茫然而空洞。“你不要紧吧?”赫布小心地问。可是白衣女孩精神恍惚地从赫布身边直直走过,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赫布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浑身都淋湿了。他赶紧回到车上,继续前往墓地。
    车子来到墓地后,赫布冒雨将准备好的祭祀品摆放在母亲墓前。约半小时后,他准备离开墓地时,不慎绊了一跤,他爬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座还未填埋好的新坟,但是,他突然被看到的东西惊呆了!他看到那座崭新的墓碑下方的照片上,正是刚才遇到的那个白衣服大眼睛的纤弱女孩!石碑上赫然刻着她的名字:贝蒂·苏杰塔。赫布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他连忙驾车逃离了墓地。
    古怪的博物馆主
    第二天,赫布给柏林的主编打了个长途电活,诉说了自己昨晚遇到鬼魂的经过。这件事立即引起了主编的兴趣,他让赫布留在小镇查清事情的真相。
    赫布很快打听到了有关贝蒂的一些情况。她在当地孤儿院中长大,半年前受聘于小镇郊区一家私人博物馆,因为没有其他亲人,所以一直在博物馆中居住。几天前,据说她在打扫卫生时不慎从三楼阳台上坠下身亡。
    通过走访,赫布得到了这家博物馆的资料。博物馆的主人叫戈里恩·索朗,是索朗家族庞大财产的继承者。他对土著文化中的神奇巫术颇感兴趣,曾多次去非洲拜访土著部落,捜集到大量这方面的物品。如今这种兴趣已演变成了狂热的痴迷。两年前他特意将自己在小镇郊区的这栋古老三层住宅改建成博物馆,并且把收藏的物品拿出来展览。因为接待的参观者人数并不是很多,所以只雇了一名接待员,其他事务则由他的儿子哈尔西协助料理。
    赫布整理着资料,一个小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在贝蒂之前,受雇于戈里恩的另一个女孩露丝也是死于一场意外的事故!赫布不禁闪出一个疑问:她们的死有关联吗?
    索朗家族的古老宅院位于小镇东南角,看上去阴森而冷峻。赫布刚迈进大门,屋内就迎出一个女孩,赫布友好地打完招呼后,主动发问:“你叫什么名字?”“尤娜。”女孩大方地回答。原来,她是戈里恩·索朗刚招来的新接待员。


    尤娜带赫布走进一楼展厅后,让他在此等待,自己则去向主人通报。赫布颇有兴趣地在展厅里欣赏着所列展品。忽然,一个展柜上的标签映入眼中:这是个一尺来高,雕琢精细的木制小人,五官和衣着明显是非洲人的模样,后背上隐约可见一些奇怪文字,从外表看应该经历过漫长岁月的磨砺,它的眼神诡异而邪恶。
    “这是非洲一个古老土著部落的巫师用来实施招魂术的法器。”猛然响起的洪亮声音吓了赫布一眺,他忙扭过头,一个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他就是戈里恩·索朗,他亢奋地指着那个小木人继续说:“这种古老的非洲巫术极其灵验,可以将沉睡的灵魂唤醒,我此前已经成功地招回过几个灵魂啦,这真的是太奇妙了!”看来,戈里恩的确对他的博物馆到了痴迷的地步。
    赫布按事先想好的说辞,拿出记者证告诉戈里恩,报社正准备做一期有关他的博物馆的稿子。戈里恩听了很高兴,他热情地邀请赫布在这里小住几天,然后兴致勃勃地向他讲起了巫术。戈里恩说,伊图美尔是古代南非一位伟大的招魂师的名字,也是这尊木像的原型,它背后的奇怪文字就是咒语。这件宝贝是不久前他出高价买到的,同时也学到了这项法术,两天前还曾为死去的贝蒂招过魂。看赫布不相信,戈里恩邀请他住下,并在当晚就为他表演招魂术,然后一脸神秘地离开了。偌大的展厅里只剩下赫布一个人。(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这时,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他游移的神情让赫布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是个新闻记者吧?”年轻人瑟缩地问,目光闪烁不定,而且不等赫布回答,就又突然阴森森地警告说:“这房子里有鬼,你最好离开。”赫布先是一惊,而后反倒来了精神,试探地问:“你见过鬼?”年轻人脸上布满了恐惧和厌恶:“不止一个鬼,都是他招来的,它们到处乱窜,不断索人性命……”

    “哈尔西!”戈里恩的一声喝叫打断了年轻人的话,他立刻全身颤抖地掉头溜走。“唉,没想到我会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戈里恩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手中的袋子对着赫布诡秘一笑:“作法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深夜,戈里恩把赫布领到二楼的一间密室中,这个房间的墙壁竟被漆成了刺目而诡异的鲜红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很不舒服的奇怪味道。屋子中间拉起的厚厚帘子,遮住了另一半的情况。戈里恩让赫布在门边的沙发上坐下,并告诫他千万不要说话和走动。戈里恩随后脱掉上衣,露出绘着奇特图案的上半身,接着走到帘子后面,开始作法。房间里没有点灯,但戈里恩在帘子后面,好像点燃了某种东西,使赫布可以看到他映在帘子上的影子。现在赫布终于知道那股怪味是从哪里来的了,因为随着燃烧时的噼啪声,这种味道变得越来越浓重了。戈里恩一会儿猛地发出一种类似某种动物的长啸,接着开始叨念赫布听不懂的咒语。
    招魂仪式持续了约半个多小时,突然,戈里恩大叫道:“她来了!”赫布的心不由一阵狂跳,果然,他听到头顶上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面“咯噔咯噔”的声音,并伴随着断断续续的轻笑,在这静谧的夜里,这些声音听起来是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女鬼现身
    赫布直冲到三楼,骤然看到一抹白色的衣角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一闪不见了。而女接待员尤娜的房间门却大开着,赫布走过去一看,尤娜已经直直地倒在地上,没了气息,脖子上一道被人掐过的紫红印迹。
    “一定是贝蒂的鬼魂干的!我的招魂术显灵了!”当赫布下楼把这一切告诉戈里恩时,他没有丝毫难过的表现,反而是难以抑制的兴奋。
    赫布听到楼梯边有响动,他立刻跑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白衣女子。这时,一缕月光透过楼梯侧面的窗子映进来,正好落在白衣女人的脸上,赫布终于看清了,失声喊道:“原来是你!”受惊的“女鬼”一闪身不见了。赫布连忙去追,这时门外闯进来一群警察,及时截住了“女鬼”的去路,领头的迈克警长将“女鬼”铐上手铐,摘下他的假发,哈尔西那张涂着脂粉的怪异脸孔显现了出来。
    原来,迈克警长早就怀疑博物馆的系列死亡事件并非意外,正在着手秘密调查时,恰好赫布出现了,于是他们俩私下设计好了这次捉鬼行动。
    最后,警方出动大批人力仔细搜查了博物馆。他们在地下室里意外找到了戈里恩的几大本厚厚的带有密码锁的日记。根据日记内容,以及审讯戈里恩,警方顺藤摸瓜一举破获了当地一个非法的秘密邪教组织“招魂术协会”,从而将一切真相公布于众。事实使人们听了感到无比震惊。
    赫布的判断没错,外表看似豪爽热情的戈里恩其实有着凶残的本性。他时常殴打妻儿,以至于两人听到他的声音都会吓得发抖。终于有一次,哈尔西的母亲在被戈里恩一巴掌从楼梯上打得滚落下去后,再也没有醒来,强烈的恐惧和仇恨使哈尔西的心理渐渐产生了人格分裂。后来,他父亲迷上了巫术,并说能把他母亲的灵魂招回来。往日巨大的创伤刺激了哈尔西。每当父亲招魂的时候,他的潜意识就诱使他不自觉地去扮演母亲的样子,并在博物馆里幽灵般地到处游荡,杀害女接待员。
    至于贝蒂,她当时被哈尔西从三楼阳台上推下后,由于脑部受重创,处于一种假死状态,被人误装进棺材。可是半夜她苏醒了,用力顶开尚未钉好的棺材板,从里面爬出来,在恍惚中碰到了赫布。后来,她被路过的人送到了医院
    获知真相的赫布不禁感慨万分,他决定回到报社后立刻写一篇报道把这个组织的种种罪恶进行曝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博物馆招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1366.html
上一篇:歌声    下一篇:找上门的黑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