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恶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Dr.祈 发表时间:2014-01-09

    尖叫声不断从窗外传来。尽管门窗已经关得非常紧,但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相当激烈且悲惨的嘶吼声实在是相当刺耳。
    这一夜,是个逗号;对那些人而言,是惊叹号和句号;对我而言则是个问号。
    整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不知道,我只不过是个高中生,就像一般学生一样上课下课,搭乘大众交通工具外出。
    自己一个人在台北念书,只身前来异乡,没想到却碰到这么不能理解的事情。我双手捂着耳朵,紧紧地。
    不想听到它们撕扯着人体所发出来的撕裂声,更不想听到那些正在被撕扯着身体的人们的惨叫声。
    吐了一口气,一团白色的雾气在我面前散开。
    “糟了。”
    小声地说了这两个字,但这两个字却在我的心里投下了极大枚的震撼弹。我赶紧爬起身,奔向门边的电源按钮,赶紧将它按下。
    房里明亮的灯光瞬间暗了下来,取代而之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我缓缓地蹲了下来,全身上下抖个不停,不是因为寒冷而抖,而是担心自己的生命随时会消失,死在那些家伙的残酷手法之下。
    想到这些,我突然冷汗直流,连呼吸都变得非常急促,鸡皮疙瘩开始在全身皮肤上绽开……
    喀——
    这声音……
    忽然,我听到楼下的门似乎被缓缓地推开了,大门与门框的摩擦声相当清楚,不是我听错。
    我随便抓了一个尖锐物体躲在床铺下,双手拿着这尖锐物放在胸前,做好随时要攻击的姿态。


    叩叩叩——
    脚步声?我心里自问着。清晰而厚实的声音,是脚步声?
    咿——
    不一会儿,房门被打开,老旧木头所发出的声音被我听得一清二楚。双眼适应了黑暗,开始看得清这些东西了,所有的摆设布置都是我所熟悉的,毕竟这是我租的房子。然而惟一不熟悉的,就是我正前方的这双脚,似乎是西装裤加上皮鞋……
    此刻,我连呼吸都不敢,生怕只要发出任何——点儿声响,我的生命就会立刻划上休止符。
    “呃……”瞪大眼睛竖起耳朵,我听见了声音,不是人,是它。
    心脏如同擂鼓般震撼。
    站在外头的,是跟人类两个字扯不上边的怪物,它们呼吸的不是空气,而是人的绝望。我不知自己的绝望以及惊恐有没有被它察觉。
    而我正在等待适当的时机,冲出去解决掉它。

    叩叩——叩——叩——
    决定要冲出去时,这声音又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使我停止了动作……
    为什么明明它没有动却能发出这个声音?
    正当我为这声音感到疑惑时,我的余光瞄到它的脚边滚来一个球形物体,上头充满了像是草一般的东西,相当杂乱。
    下一秒,灯突然亮了起来,是它不小心按到开关的吗?只是,这不是我该关心的。
    当我再次将视线移到那个球形物体时,我捂住了嘴巴。眼前这球形物体是一颗布满血迹的人头。杂草般的东西是她的头发,她的双眼被挖空,眼窝里充满了像是蛆的东西,在附近蠕动着,鼻子凹陷,嘴巴破裂,几乎看不出来是张人脸。
    原来刚才的声音不是它走路的声音,而是它拖行着这些人头的声音。人头碰撞在地面上的声音远比它的脚步声来得更大。为什么会说“这些”,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头开始从旁边翻滚过来,全都是长头发的人头……
    见状,我突然感到视线越来越模糊,这些血迹斑斑的人头上的味道臭得我受不了。我紧紧地捂住嘴巴。不过尽管我再怎么想要清醒,已经没办法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醒来时,我已经被艳阳高照的光束刺得睁不开眼。当我再度尝试睁眼时,这景象令我不敢置信。
    我已经不在床铺下,而在一个非常高的地方,似乎是几层楼的高度。而下方,则是数以万计的它们。周边全都是翻覆的车子以及残破半倒的大楼。它们的双手不断地上下挥舞,就像是在膜拜一般。
    我突然发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绑住,身后是一个柱子,就是这个柱子将我束缚在这儿。
    咚——
    远方突然传来相当巨大的声响,此刻,它们的动作加快了,不停地膜拜着。
    将目光移向前方,可以清楚地看到从另外一栋高楼旁边走出一个巨大的黑影,几乎跟高楼差不多高的黑影,有手、有脚、也有头。突然,它伸出手将这栋楼打倒,高楼瞬间腰斩。坠下的那一截,就这么硬生生地砸上正在膜拜的它们。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感到绝望了,没救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恶宴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1166.html
上一篇:鬼屋    下一篇:墓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