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装在套子里的人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余少镭 发表时间:2013-12-18

    要不是那一千万公款被套牢,林璧是不用走上“自绝于人民”这条绝路的,他完全可以做稳他的局长,而且还会步步高升。
    都是该死的熊市。
    站在13层楼上,眼一闭,只跨了一步——
    一点痛楚都没有,林璧就进入了异度空间。
    重新恢复知觉的时候,他发现他跪着,跪在一个空旷得令人有天旋地转般感觉的大殿里——不过这种“知觉”很奇怪:他知道自己存在,也知道自己跪着,可就是看不到自己!
    难道这就叫做“死”?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检察院不肯给我时间,其实我完全可以解套的。”
    “我怎么给你机会?”上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他“感觉”得到那就是传说中的阎罗王,头都不敢抬。
    “放我回阳间,我可以把亏空的公款赚回来的。”
    “要是再被套呢?你不怕这是宿命吗?”
    “要再被套,我就认命了。”
    “好,那你要是争得过人家,就投胎去吧。”
    根据冥界的因果报应原则,在浩浩殇殇的精子队伍里,前世为善的鬼魂被编成“种子队”附在最有活力的精子上,冲在最前面,排在“死亡之组”队尾的林璧只能在每一次徒劳的冲刺后黯然神伤。有好几次,他几乎都要游到队伍的前面了,可眼前又一片黑暗,投生的机会又关闭了。还有一次,林壁几乎是冲到了最前面,可又撒腿往回跑——阴阳相隔,只是一层超薄的套。
    难道,“被套”真是他的宿命?
    又一次游在最前时,又看到了那该死的套。林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在眼睛的余光中,林璧惊喜地看到了一个出口,六道轮回中的一个漏洞,万幸,那是一个因摩擦强度过大而破了的套!
    我终于可以破套而出了!
    一阵炫光,知觉全消失了……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南海边一位普通渔民家,一个婴儿出生了。渔民姓余,给孩子取名余沧海。


    一个男丁的出生足以让这对勤劳本分的渔民夫妇感到高兴。(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当上父母的他们,对余沧海的要求和期望不高,只希望好好地读上几年书,在陆地上找到一份安定本分的工作,不用再跟他们一样讨一辈子海,再娶上一个贤惠的媳妇传宗接代,任务就完成了。他们的一生,也是这么过来的。
    让人感到惊奇的是,余沧海一出生就具备了超强的游泳本领。三岁的时候,哪怕在大风大浪里,他也能自如地奋臂。渔民的后代都能游泳,可像他游得这样好的,也是很少见的。
    当然,没有人会知道,余沧海还是一尾精子时候,要抢在上亿个竞争对手前面,需要多大的能耐。
    余沧海几乎在出生时就隐隐约约的感到自己的不平凡。从孩提到读书时代,他一直认为生活中所有的规则都是为别人订的,自己的任务,是找出这些规则中的漏洞加以钻营。
    在渔村里混成一个一事无成的二流子后,余沧海决定上城寻找机会。18岁那年,他跟渔村里几个同龄伙伴一起,离开渔村,来到了省城。
    城市对于余沧海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这里更像一个海,再多的人流汇聚到这里,都会被淹没在汪洋之中。可是,在真正的海洋里如鱼得水的余沧海,在城市这个大海里,却感受到了寸步难行的尴尬。
    更让他痛苦的是,每走过一个地方,他都仿佛觉得,这里他是来过的:哪里他设过宴,哪里他剪过彩,哪里他讲过话……前尘往事,依稀在目。可是,在那些他设宴过、剪彩过、讲话过的地方,他所受到的冷眼,也是最多的。

    这些若隐若现的幻觉和找工的艰难交织在一起,折磨得余沧海痛苦不堪。他开始怀疑,自己前世是一个当官的,然后肯定是犯了事,这辈子才来受些罪。
    因为没怎么读过书,也没工作经验,在找工过程中,余沧海不仅屡屡碰壁,还掉进了一个又一个骗手续费的套里。
    赤日炎炎似火烧,余沧海身上剩下的钱,还不够买一瓶水。这天是周末,一家大型商场前面的广场上热闹得很,一家什么公司正在搞产品促销。余沧海走上前去——这种场合,找份临时工应该是有的。
    找工的人挤成一堆,一个负责人模样的男子,正在挑三拣四。余沧海硬挤了进去,那人看了他一眼,问:“有一米七五吗?”“有的老板,我刚好一米七七。”“那行,50元一天,过来吧。”
    这么容易就找到工了!余沧海抑制着兴奋的心情,跟着那人,走到了一个舞台的后面。那人说:“我们‘飞毛腿’公司今天搞安全套的品牌促销,你的工作很简单,钻进套模里,偶尔做一下屈膝挺身的动作就行了。没问题吧?”
    又是套!
    余沧海犹豫了一下,可是,50元能解决很多问题了,于是他挠挠头皮说:“没……问题。”
    近两米高的一个“飞毛腿”安全套模型,余沧海套在向身上,一手顶到凸点里,刚好。只是,套里闷热无比,空气似乎要燃烧起来。他刚套上,工作人员便开始充气。充完气,两个人把他抬到了舞台上。
    音箱里开始播“飞毛腿”的广告歌:“雄纠纠,气昂昂,一射冲宵汉!”余沧海闷在套里,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舞台上好像有女孩在载歌载舞。他没想到,这辈子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竟然是套在头上的……
    临近中午,阳光越来越毒。余沧海很想出去透透气或小小便,可他不敢,只能强忍着。
    没有人发现,“飞毛腿”模型正在慢慢膨胀着。
    12点正,主持人正说到“下面有请我们尊贵的用户谈一谈使用‘飞毛腿’的感受”,突然,嘭的一声巨响,“飞毛腿”套模爆炸了!一套飞成万千片,广场上乱成一团,人们以为发生了什么恐怖袭击,纷纷四处逃窜。
    没有人想到,那个被装在套子里的人。
    阎王殿上,余沧海——林壁匍伏于地,声泪俱下:“阎君,我明白了,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装在套子里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1031.html
上一篇:阴阳无间    下一篇:午夜的死相打印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