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阴阳无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余少镭 发表时间:2013-12-18

    数码技术未出现的时候,条件成熟的照相馆,都会为顾客兼制一些简单的印刷底版,俗称“菲林版”。拷一个菲林版所赚的钱,相当于照相几天的收入。
    我的“一拍即合”照相馆也不例外。
    一天晚上,我记得,大概八九点钟,店里已没有顾客了。这时,一辆豪车停在我的店门前,车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径直走进我的店里。我知道生意来了,忙起身相迎。
    “师傅,你会做菲林版吗?”一进门,他便左顾右盼,瓮声瓮气地说。
    “本店制版技术业内有口皆碑,包您满意。”
    “那好,这个东西,正反两面你给我各拷一个版。”说着,他从皮包里小心地拿出一张东西来。
    我接过一看,立马就警惕起来——那居然是一张纸币!上面花花绿绿地印着许多满文不是满文藏文不是藏文的文字,“1000”的四位数字在左上角,应该是面额罢。我忙递还给他:“先生,对不起,我们不接这样的生意。这种版,我们做不了……”
    他有点不悦:“你不是夸口什么‘一拍即合’、有口皆碑吗?连一个小小的菲林版都做不了?”
    我忙解释:“不,不是的……”
    他见我支支吾吾的样子,好像想起什么来,突然一声长笑:“哈哈哈,师傅,你是怕我让你做假钞版吧?你再看看另一面,看看再说。”
    我再次接过来,翻过另一面,只见上面用汉字赫然印着“地府冥通银行”字样,中间还印着十殿阎君的头像。我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一张冥钞,不好意思,我误会了。”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你说,做这样的两个版,什么时候能交货?”我说:“七天后吧,这个难度大一点,我一贯是求精不求快的。”
    “五天行吗?我急着用。”
    “我尽量吧。”


    “多少钱?”
    “六百吧。”
    “行,我给你一千,五天后一定要交货!”说着,他拿出钱包,刷刷刷地数了十张百元人民币给我。我喜出望外,接过钱,暗地里用力一揉,没错,是真钱。
    临出门,他突然又说:“哦对了,这个版样你要为我保密,千万不能让第三者看到!”
    “你放心,我懂这行的规矩,我要是没这信誉,还能开这店吗?”
    “那好,很好!”他满意地上车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摘下墨镜,我无意中看了一下那辆车的车牌号:地Y7777。
    潮汕地区是全世界最大的冥币生产基地,大大小小的“印钞厂”星罗棋布,冥币的面额也越印越大,最新的一版我看过,面额已达“10亿”,而这一张冥币却反潮流而行之,面额只有一千,真奇怪。
    那天晚上打烊后,我立马开始制版的准备工作。(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说实话,图案这么复杂的版,我还是第一次做,但是,既能赚到钱又有挑战性的工作,是我最乐意干的。
    我把翻拍制版专用的座机推出来,装上微距镜头,往片盒里装好硬片。

    夜深人静。这时,外面的镇道上,好像啜泣声传来,隐隐约约。我凝神谛听,好像还不止一个人。这么晚了,出什么事了?唉,别管闲事,工作要紧。
    我将座机移近贴在墙上的那张冥币,打开灯光,准备调焦。可是,哭声却清晰起来,而且男女都有,怎么回事?我试图转移注意力不去听,那哭声却越来越大,听起来,那些正在哭的人,好像就聚集在我的店门外!
    这下不能不理了。我关了翻拍灯,打开日光灯,走到门后,将门打开——
    霎时间,哭声戛然而止。我望出去,镇道上月色氤氲,远处,偶尔有一两声狗吠传来。哪有什么人在哭?
    一阵冷风袭来,我打了个寒噤,忙将店门关上。奇怪,莫非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不敢再深想下去,工作罢。我再次打开翻拍灯,将眼睛凑近座机后面的磨砂玻璃……
    突然,哭声又一涌而起,极是凄厉!哭声还是来自店门外,甚至,有一个几乎就是贴着我的店门在哭的!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看过的恐怖电影镜头一幕幕在我眼前出现。这一次,却是不敢再去开门了,怎么办?
    无奈之中,我将翻拍灯关掉。
    说来也怪,灯一关,那哭声便没了!
    我想了想,壮着胆子再试一下——果然,灯一开,哭声就起;灯一关,哭声便停了。难道,这哭声是灯光带来的?
    幻觉,肯定是幻觉!可能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睡眠不足神经衰弱而引起的。算了,不拍了,明天再拍罢。
    我把器材收起,把那张冥钞也妥善收好,洗了澡,上床睡觉。哭声,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半夜时分,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门上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同时还有人焦急地喊:“余老板、余老板——”
    我用被子蒙住头,没用,那敲门声和叫声仍不停地响着。
    我豁出去了,起了床,把店里的灯打开,随手把一把道具剑抓在手里,大声喝问:“谁呀?”
    一个男人的声音焦急地说:“余老板,我们是大步村的,我家老爷子快咽气了,麻烦您过去拍一张遗像。”
    我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仍很懊恼:“都这么晚了!”
    “余老板放心,我们知情理的,早就备好红包了。”
    我打开门,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小伙子正站在门外,见我出来,他忙点头哈腰,一副有求于人的情状。我说好吧,你稍等,我带上相机。
    “太谢谢您了!”
    我穿好衣服,挎上外影包,坐上他的摩托,沿镇道直向大步村而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阴阳无间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1030.html
上一篇:这次我真的走了    下一篇:装在套子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