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降头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屌丝撸 发表时间:2013-12-04

    曼谷午夜,还是感受不到半点寒冷,闷热的天气把天空上的月亮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晕圈,有些暗华和低沉。
    才踏上古暹罗的土地,胡武便感受到了一股渗入内心深处的恐惧,虽说泰国是旅游胜地,但关于泰国种种降头的传说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刚刚从十八层地狱糜烂了一次,才让胡武感到些许的安定,十八层地狱是一个夜间娱乐场所,因为楼高有十八层,所以便被别人称之为十八层地狱,在曼谷来说还算是声名赫赫,里面集结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美女,每一层的价格都不一样,越往上价格就越贵,里面美女可以说是予取予求,令人眼花缭乱,只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就能给你最满意的服务,只是胡武手头不甚宽裕,只找了一个在最底层的泰国女孩,但那精致的肉体还是让胡武感到深深的满足。
    因为自己住的酒店离十八层地狱不是太远,胡武便没有打车,而是选择步行回去,这样倒也省了语言不通的障碍,自己的英语虽说不错,就怕出租车司机不会说英语,那样倒会增添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浓密的月色下吹拂来的尽是湿热的晚风,但也让胡武觉得一阵凉嗖嗖的寒意。因为是资本主义国家,道路两边不时会出现一些没有人居住的烂尾楼,这些楼房政府无权干涉,主人又无力维修,就只能让它们在夜里黑漆漆的孤单伫立。
    走了不多远,胡武只听见烂尾楼里传来呜呜的风吹声,伴随着楼前的荒草浮动,影影绰绰的楼房让人心脏噗噗的跳个不停,但胡武也没太大在意,只是加快回到酒店的步伐。
    终于回到酒店,胡武匆匆洗了个凉水澡便在床上躺了下来,打开电视,除了一两个英文频道外,全部都是泰语的电视节目,胡乱调了一阵,只有一个频道还算差强人意,虽然听不懂泰语,但从电视上还是可以看出来,节目讲的是电视主持人在巫师的帮助下去寻求找鬼的方法,本来是不敢看这个节目的,只是好奇心不断驱使着自己观看这个节目,加之其他又没有什么好看的,胡武便看了下去。
    只见电视里主持人拿着一个电筒在鬼楼里打开了一具鬼棺,看着阴嗖嗖的,只是主持人咕噜咕噜的说着一大堆胡武一句话也听不懂的泰语,只觉得云里雾里,不过这样倒也好,可以减少一些恐惧感,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了,看到最后鬼还是没有出来,这让胡武有些失望,看得意兴阑珊,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继续看下去的,便关了电视蒙头大睡,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那个大钟不知疲倦的摆动着,滴答声中胡武只觉睡意阵阵袭来,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听见外边不时传来阵阵呜呜的声音,胡武惊醒了过来,待细细听了才明白原来是野狗在嚎叫,就象是狼嚎一般,开始的时候只是一只,逐渐的竟然千百只狗一起叫了起来,在家乡老人们常说,如果狗哭的话那是要死人的,但从没有哪一位老人说过几百只甚至几千只狗一起哭的话,会出现什么结果,因为在家乡,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如果硬要生搬硬套来推理,那会是要死多少人啊!
    胡武只觉得背脊冒出阵阵冷汗出来,这个酒店也是住了两天了,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现在狗这样嚎叫,让人睡意全无,这节骨眼上,手机忽地响了起来,直把胡武吓了一跳,从枕头下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竟然是一个鬼字,自己从来没有把哪一个联系人设置成鬼字,这让胡武想起了关于鬼来电的传说,吓得慌忙把电话挂了,电话才没挂多久,又开始响了起来,这次不在是自己熟悉的铃声,而是传来磨牙声,好像把骨头咬碎的声音,如果不是看见手机在震动,胡武也不相信这是自己的手机发出来的声音,胡武的冷汗渐渐布满全身,在慌乱中,胡武直接把电话关机,电话才关机,电视忽地一闪,竟然自己开了,电视上没有节目,全是雪花点,忽地又闪了一下,屏幕上出现的一棵老树,树上挂着的是一个全身缟素的女人,女人的头发遮满了面容,身体在风中不停的摇动,忽然,那女人把头一抬,刚好看向了胡武,她的脸灰蒙蒙的,没有一丝血色,相传人在恐惧紧张的时候瞳子会收缩起来,能看到平日看不到的东西,胡武看得簌簌发抖,那女子竟然向他笑了起来,她的嘴一张开,竟然流出了许多鲜血,她从树上爬了下来,慢吞吞的走向胡武,胡武这时连大叫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紧靠在床头,望着那女人,再也不能移动自己的身体。在胡武就要绝望的时候,电视又是一闪,陷入了一片死寂,胡武惊魂普定,稍稍松了一口气,只是好久不长,还尚未全身放松的时候只觉得脚底湿漉漉的传来一阵凉意,胡武定睛一看,却是电视里的那个女人居然就在自己的脚部,正慢慢的向自己爬了过来,那凉凉的正是从她口中吐出来的鲜血。


    哇的一声,胡武幕地睁开眼睛,此时天光大亮,原来那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胡武挣扎着立起了身子,往床下一看,却发现在自己的鞋子旁边齐整的摆着一双鞋子,一双女人的绣鞋。
    胡武再也忍受不住,匆忙穿上衣物,跑到酒店前台匆匆结账,心想再也不能呆在曼谷了,想要回国,但又有些不甘心,自己这样出来一次的机会多难得啊,全是靠自己发现老板的秘密才得已出来的,一想起老板的秘密,又有些自豪起来,自己本是公司的一介保安,每日里除了对着监控室的电脑外便无所事事,也是老板活该,忘记了在自己的办公室也是安置了摄像头的,更无奈的是,老板居然和那新来的狐狸精秘书在办公室里行那苟且之事,被自己从监控中看到之后,便向老板说明了情况,为了向老板表示自己的衷心,当即便把视频删掉,老板为了掩盖陋形,便让自己出来休假一段时间,并给了自己一笔足够出来玩的现金。想自己乃堂堂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只是可恨没有关系,竟当那卑微的保安,现在能有这样的机遇,纯属机缘巧合,怎么能够错过呢,不能呆在曼谷,去泰国其他地方也可以啊,此念一起,胡武马上坐车到机场买了一张到普吉的机票,其实本来去普吉是不在自己的计划内的,但现在在曼谷实在是太恐怖了,只有换个地方,才能好好去享受一下。
    窗外的白云起起伏伏,胡武却没有心思欣赏白云,只是不断的后怕,昨天那梦委实太可怕了,特别是早上起床会看到那双诡异的绣鞋,好在现在离开了曼谷,离开了那恐怖的酒店,相信普吉迤逦的风光会让自己忘掉这些不愉快的一切。
    “你好啊,你也是来自中国吗。”胡武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邻座在和自己打招呼。看她和善的笑容,便回答道:“你啊,你也是中国人吗。”那人答道:“是啊,是来旅游的。”说罢,又笑了起来。
    胡武微一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的。”那人笑道:“你的护照不是中国的嘛。”胡武一看,原来从上飞机起自己就一直想着昨晚的那件事情,竟然忘记把护照放回到包里,而是一直拿在手上摩挲。
    两人笑笑之后便熟稔了起来,也算是他乡遇故知,竟一路上聊起天来,时间也过得很快一眨眼功夫就到了普吉。
    到了普吉,为了省钱也为了方便那女子建议二人不住酒店,就到偏僻的海边寻一处民宿合住了起来,那女子泰语说得流利倒也省了不少麻烦,二人同住一层,两室一厅分开来住,让胡武先前想要来xxx的念头胎死腹中。

    吃过晚饭,二人一同漫步沙滩,那女子在海里俯身一捡,竟捡起了一个贝壳,那贝壳光华透亮,女子觉得漂亮,看了胡武一眼,道:“来,送你了,也算是相识了一场。”胡武微微笑了笑,便把贝壳放在了自己的衣袋中。
    是夜,月上中天,海风阵阵袭来,空气比起曼谷也要明朗了许多,胡武只觉得一阵惬意,也忘记了昨夜噩梦带来的阴霾,二人漫步到一块大礁石处,望着海天一色,那女子竟把衣服脱了下来,只剩下贴身的内衣裤,爬到那大礁石上,大叫一声就跃进海里,望着那女子在海里游泳游得甚是欢畅,胡武便靠在礁石旁点上了一支香烟。
    眼见那女子越来越往深处游去,胡武心头一跳,便高叫道:“回来吧,太远了。”那女子答道:“没事,还能再游……一会……儿,你……放……心……吧!”最后几个字断断续续,细不可闻,过了许久,夜色渐深,胡武还是等不到女子回来,待又抽了几支烟,暗想:“也许是她找不到这边,从另外一处沙滩回去了也不一定。”便拾起那女子的衣物,回到那家民宿,胡武到得门口,望见房东大娘还没有睡去,便用英文问到和他一起来的女孩子有没有回来,因为普吉为旅游胜地,英语的普及率要比曼谷高得多,这位房东大娘也不例外,见胡武如此发问,皱巴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回答道:“今天只有你一个人来嘛,哪里还有其他人和你一起来的。”胡武一愣,看大娘兀自不信的神色又把那女孩的外貌和大娘说了一遍,大娘说道:“哪有,就只有你一个人的嘛,哪还有其它人和你一起来过。”胡武想起那女孩的衣物还在自己的手里,忙把手拿起来,说道:“你看,她的衣服还在我的手里呢。”只是手拿起来,却只见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衣物。
    看着胡武满脸的惊疑,大娘笑道:“小伙子,你怕是被降头了,在泰国,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说罢,便无声无息地往房间里走去。
    胡武安静地躺在了床上,脑海里却尽是那女孩的面容,她怎么就凭空消失了,还有那大娘的话,字字犹在耳畔,只觉得在黑暗中一阵毛骨悚然,在将睡未睡之际迷迷糊糊中,却只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了滴水的声音,一声两声,在夜里特别的明晰,胡武被这声音吵得睡不着觉,便起身走到卫生间中看是否没有关水,卫生间的门才打开,却吓了胡武一跳,只见那女子全身**正吊在屋顶的水管上,两眼翻白,舌头吐得老长老长,正一晃一晃的摆动着,就像是昨夜里噩梦中的那女子一样,胡武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恐惧,把女子抱了下来,却觉得她浑身冰冷再没有一丝生气。这时,灯忽地暗了下来,胡武慌忙把女子放下,想要跑出卫生间,可是门早已锁紧,再也打不开来,胡武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的抓住那女子的尸体往浴缸里一扔,爬在马桶上想要从上方的窗户中钻出去,忽然间,马桶里竟然伸出来了一只手来,紧紧地抓住了胡武的脚踝,那手在月色中惨白苍白,冰凉无比,这时,更是传来了丝丝的声音,胡武只见那正对着浴缸的镜子里涌现出血来,就象是决堤的大坝般,很快,血水就铺满了整个地面,还传来了血腥气味,在血水的朦胧中,镜子里立起了一个影子,胡武往后一看,那死去了的女子竟然站了起来,呐呐道:“还我的鞋子、还我的鞋子……”
    胡武再也忍不住了,只得啊啊的大叫,但不管胡武怎么叫唤,没有一个人答应他,胡武的身子簌簌发抖,这世界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会前来救他,胡武只觉得眼睛渐渐的模糊,那个女人的手指忽地长出长长的指甲出来,抓向胡武的脖颈,胡武只觉得一阵窒息,气闷中,那女子的眼中流出许多血来,沾满了她的身体,她的嘴里仍然是:“还我的鞋来、还我的鞋来……”
    胡武没有了一丝力气,只觉得身体里的生机正慢慢的流失过去,望着窗外的明月,胡武一阵抽搐,嘴里吐出了白沫,世界正在悄悄的流逝,难道就要死了,胡武心里闪出了一个念头,只是过得片刻,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一座孤零零的坟墓旁边,胡武的尸体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少前来普吉的游客正在于警察交谈着,最后,警察找到了一位目击者,那位目击者说道,胡武昨夜在这块墓碑前大喊大叫了一阵,最后忽地口吐白沫,窒息而死,死前好像看见了恐怖至极的事物,残忍不堪。
    远在中国,胡武的老板大腹便便地吸着雪茄,看着眼前来自泰国的巫师露出了一个大拇指,一叠厚厚的钱摆在那位巫师面前,大嘉赞赏,只是胡武却再也回不来了。
    商量妥当,二人齐齐步入电梯之中,只是,电梯没有动,顶上却低下了些许血珠,巫师大念咒语,却是,无济于事,只见电梯上方的通气孔中忽地掉下了一颗头颅,那颗头颅滚了几下正好停在了二人的脚钱,老板细细一看,那颗头颅却正是胡武的,胡武的头颅把眼睛睁开望着二人笑了笑,电梯突然失去了控制,摇了摇,竟然从二十层楼掉了下去,二人在电梯里活活变成了肉酱,只是那头颅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他痛恨着那些降头之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降头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0969.html
上一篇:戒指为证    下一篇:闽西巫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