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惊吓过度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周德东 发表时间:2013-11-28

    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过去是柴小堡的家,在十四楼。
    柴小堡从窗子望出去,是浩瀚的夜空,下面是高高低低的楼顶。
    母亲把他送来之后,锁了门,下楼走了。那厚厚的防盗门,估计大炮都轰不开。
    柴小堡的心似乎踏实了些。
    昨晚上,柴小堡杀了人。
    那个人叫胡青,是市田径队的标枪运动员。
    这套房子曾经是柴小堡和老婆的新房,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一年半的幸福时光,然后,老婆就被胡青夺走了。
    从此,柴小堡就回到父母家住了。
    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昨晚上,柴小堡得知胡青一个人在家,就带着三角刮刀去了。
    胡青刚刚打开门,柴小堡就扑上去,把三角刮刀扎进了他的肚子。那一刻,他愣愣地看着柴小堡眼皮越来越沉重,眼神越来越困倦,终于趔趄一下,摔倒在门口。
    柴小堡转身就跑回了父母家。
    他脸色苍白,全身颤抖,一夜没睡,时时刻刻怕警察破门而入。早晨,‘他终于对母亲说了这件事。
    母亲差点当场昏倒。
    天黑之后,母亲就偷偷把他锁进了这个房子。他嘱咐母亲:“如果有人问我,你就说我离家出走了,下落不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柴小堡不敢开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由于柴小堡长时间不在这里居住,电停了,水停了,气停了,家具也乱七八糟地堆放着,更像一个仓库,没有一丝人气。
    母亲走的时候对柴小堡说,明天一早会给他送食物来。
    柴小堡坐在黑暗中,想起母亲,想起老婆,忽然想哭。
    月亮默默升起来。
    这个陌生的房子里安静极了。
    柴小堡轻轻走进卧室,合衣躺在床上,脑子里总是浮现胡青临死前的样子:他穿着一身纯黑运动服,裤脚和袖口是紧口的,有两圈白色条纹。他那双眼睛定定地盯着柴小堡,越来越暗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听见防盗门轻轻响了一声。
    是母亲不放心又返回来了?
    柴小堡爬起来,走出卧室,朝门口看了看,没有人。
    他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刚才是什么在响?
    他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警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
    他回到卧室,想继续睡觉。可是,他刚刚坐在床上,又站了起来,忽然感到不对头。
    他蹑手蹑脚走出去,眯眼朝门口看了看,倒吸一口冷气——门口躺着一个人,脸朝下趴在地上。
    这个房子里怎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人?
    柴小堡颤颤地喊了一声:“……谁!”
    趴在地上的人没有一点反应。柴小堡的脑袋“轰隆”一声就炸了——那直撅撅的姿势,分明是一具死尸啊。
    他借着月光紧紧盯着这具死尸,渐渐看清,他穿的是一身纯黑运动服,裤腿和袖口是紧口的,有两圈白色条纹……
    他是死在门口的胡青!


    柴小堡好像一下被人抽掉了骨头。
    他惊惶地四下看了看。十四楼,他不可能跳出去,他唯一的出路就是这扇防盗门。可是,死尸横躺在那儿,他绝没有胆量跨越他。
    不过,他总不能跟一具恐怖尸体在这个房子里度过漫漫长夜,他必须冲出去。
    想到这里,柴小堡慢慢朝前迈步了。
    他离那个死尸越来越近。
    死尸的脑袋朝着门,姿势有点像个“大”字。现在,黑乎乎的死尸纹丝不动,但是,笨蛋也能想象出来,那种安静是一个阴谋。
    柴小堡知道,他的腿刚刚跨过那个僵直的身子时,他一定会猛地抱住自己。
    他走到死尸前,哆哆嗦嗦地抬起脚,迈过了他的胳膊。
    死尸竟然没有动!
    现在,他的另一条腿也成功地迈过了死尸的胳膊,站在了门前,快速地伸出手,要拉开防盗门的大锁。
    可是,锁没有开,柴小堡蓦地意识到:外面反锁着!
    他一步跳过死尸,踉踉跄跄退到卧室门口,死死盯着那具死尸。
    完了。
    今晚上,他必须要跟这具死尸在一起了。而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现在,唯一的办法是给家里打电话求助,可是,这个房子的电话早就停机了,而他又没有带手机。
    他靠在了墙上,雪白的墙上铺着朦胧的月光。而月亮照不到那具死尸,他躺在黑乎乎的阴影中。柴小堡不错眼珠地盯着他。
    时间似乎也变成了死尸,停滞不前了。
    假如,现在他待在医院的停尸房里,那还好一些,毕竟那些死尸都有来头。可是,这具诡异的死尸莫名其妙就出现了,这最令他。恐惧。
    他是怎么来的?
    柴小堡开始紧张地思索。
    他能不能是父亲呢?
    父亲也有这个房子的钥匙,他的身材跟胡青有点相似。而且,他是个酒鬼,经常烂醉如泥。也许,今晚他又喝醉了

    要证实这一点,柴小堡只有把他的身子翻过来。这次,柴小堡死活不敢了,他怕看到他肚子上插着一把三角刮刀。
    另外,父亲从来就没有这身运动服。
    他退回到卧室,把门紧紧关上,聆听动静。
    他知道,这具死尸既然出现,那么,这一夜绝不可能平安过去。
    他熬了一阵子,终于又打开门,探头看了那具死尸一眼。
    他的胃又抽搐了一下——那具死尸依然在那里躺着,但是,柴小堡却看出,他的姿势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他摆出了一个奇特的姿势。
    他动了!
    柴小堡抖抖地朝前走了几步,弯下腰仔细看,死尸呈现的是一个掷标枪的造型!
    柴小堡的魂儿都飞了,他跑回卧室,把门紧紧关上。
    现在他已经肯定,这具死尸就是胡青!
    房子里没有一点动静,只有柴小堡病态的心跳声。整个世界都睡了,只有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隔着门板在对峙。
    柴小堡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也许已经过了午夜
    他想打开卧室的门,再看那具死尸一眼,却不敢。他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待天明。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听见外面又有声音了,很轻微,就像一双袜子在地板上行走。
    他打了个冷战,轻轻站起身,走到卧室的门前,无声地拉开门,伸出头,朝死尸看了看,怵然一惊——死尸已经转过来,脑袋朝着卧室的方向了。他依然脸朝下趴在地上。
    柴小堡猛地关上卧室的门,惊惶地四下张望,希望找到一个硬实的家伙拿在手里。
    卧室里除了一张床,空空荡荡。最后,他看见了窗台上的一只白色花瓶,走过去抓在了手中。实际上,这只花瓶连老鼠都打不死。
    外面又没有动静了。
    他静静地等待了很长时间,悄悄拉开门,那具死尸已经爬到了客厅中间的位置!尽管他依然脸朝下趴着,但是柴小堡分明感觉到,他的前进势不可挡。
    柴小堡猛地把手中花瓶朝他摔过去,遗憾的是,花瓶并没有打中他,而是在他的脑袋旁边摔碎了,声音惊天动地:“啪!”
    接着,他再一次把卧室的门关上,躲在房间的一角,瑟瑟地抖。现在他连花瓶都没有了。
    房子里还是那样静。
    柴小堡紧紧攥着双拳,感到手心里空空的,肠胃里空空的,整个世界空空的。
    又有声音!
    好像有一双手在抚摸卧室的门板。
    柴小堡不能再等了,他孤注一掷地走过去,停在门前,猛地把它拉开。
    死尸直直地站在他面前,正是高大的胡青,他的险在月光下显得十分的苍白,那绝不是一张活人的脸。他的一双厚眼皮依然沉沉地耷拉着,无比困倦地看着柴小堡。
    柴小堡下意识地朝他的下腹部看了看,运动服上有一个很小的口子,一点不明显,呈“十”字,口子周围隐约有血迹。
    接着,柴小堡就看到了他手里的那把三角刮刀。
    那是柴小堡的三角刮刀,他把它拔出来了!
    胡青困倦地盯着柴小堡,一步步走进来。
    “我……来……还……你……刀……子……”胡青怪声怪调地说。
    柴小堡连连后退:“不,不,不!”
    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刀子还是还给他了,就插在他的下腹部。
    ……昨天,柴小堡那一刀扎得并不深,这个体格健壮的标枪运动员跌跌撞撞跑下楼,拦住一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他在医院只躺了一天。
    晚上,胡青来到了柴小堡家,发现他不在。出来时,他看到了柴小堡的父亲,醉卧在楼道口。
    他从这个醉鬼身上翻到了钥匙,导演了这一幕……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惊吓过度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0921.html
上一篇:人头风扇    下一篇:吃人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