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雪狐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冷寂的空气。幽暗的气氛,我快死了,我想。身体就似一片秋季的落叶,飘飘荡荡,满满接近腐朽的土地。抬头看看最后的太阳,夕阳,血般红。为诡异的森林添上更加可怕的色彩。漠然的接近死亡,心里如此平静,我自己都不敢想象,也许人类远离自然,便不可以再回归自然了吧。静静的,我躺在树林深处,等待死亡---- 我的意思越来越模糊,身边仿佛飘荡着无数白色的影子,空中,地上,以及我的心中。我的眼圈模糊,但我还是清楚的看见了它。是它,那只白色的狐狸,银白色,我追了它好多天,只为得到它那美丽的皮毛,现在它在嘲弄我么?它天生便是森林的主人,而我,只是一个闯入者,所以,最终,它胜利了。 ………………………………………………………………………… 这家伙追了我三天三夜,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追我,但我知道他不怀好意,起码,因为他手中的枪。现在他累倒了,也没有力量抓我了,为什么我不逃?或者在这时候咬断他的喉咙?我漠然了,森林里的树仙爷爷说人类是敌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快死了。就像是被猎人困在陷阱里的兔子,只剩下苦苦的挣扎。 ………………………………………………………………………… 它还在看着我,那只狐狸,并没有离开,我的视线更加模糊了,连看它也只是一团白色的影子。我真的快死了。可我还得做些什么,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应该做什么呢?什么也不能,甚至连写下一封遗书的力量也没有,人们说死亡的刹拿间会在脑海中印射出一生中所有值得回忆的事,最爱的人,我会看见什么呢?我看见的只是它,那只狐狸。很可笑,为什么我会看见它? ………………………………………………………………………… 他在看着我,从他的眼神,心底,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不再像追我的时候那样穷凶恶极,朦胧幽怨的眼光中闪过的那种情感,是什么呢?难道是人类常说的温柔?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神,我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树仙爷爷说人妖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那怕是千年修行的白娘子。何况是只有两百年功力的我呢?可是,我应该救他吗?应该吗? ………………………………………………………………………… 死亡将近,我还能见到些什么呢?一个女子,白衣女子,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也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为什么脑中尽是幻像呢?难道他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一直未能找到的另一半? 模糊中,我睡下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在医院,在各种药味和臭味中,床边静静的卧着一个人,是琳,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痴情的女孩。她睡得很沉,应该是守在这儿很久了。这个傻瓜,难道她还不知道我一直在逃避她吗? 我慢慢的坐起来,下床,拉开窗帘,让阳光射进屋子。点燃跟烟,静静的欣赏着个城市的繁华与腐朽。应该是成熟,它慢慢的发展为一个成熟的城市。为此,不惜破坏宁静和谐的自然。转念一笑,我真的爱自然么?还不是只是卑鄙狂妄的破坏着它,为了什么?我会常常的带上猎枪四处寻猎?为了保护自然吗?生态平衡吗?可笑,更可悲。难道注定,伟大的母亲会被不孝的孩子所毁灭? 回过头,她已经醒了,她知道不能在我思考的时候打扰我,于是静坐在床延,等待着什么。我摸摸她的头,她便用她那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慢慢的说,几乎接近于哭,扬,你昏迷好几天了,我好怕。在这时候,我总是不知所措的,正如我不能冷漠的斩断情丝一般,我勾起她的脸,静静凝视她的眼睛。我看得见期待,我也知道她在期待着什么。但我不能,我……并不爱她。于是我说,好了,傻瓜,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我的手滑离了她的脸狭,眼睛也不敢再接触她的眼神,我怕,我怕我会把持不住自己的情感,转过身,问她,我怎么会在这儿? 她叹了口气,幽幽的说,你在山上迷了路,村庄里的人四处找你,三天后有个女子发现你倒在村子不远的地方,于是,村民把你送进了县城。联络我们,找到了这间医院。 ‘那个女子呢?是不是一缕白衣?’我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救了你,可是村里的人说他们并没有见过那个女子。’ 好了,我要出院。你呢?回城里去么?我转身问道。 她也站起来,望着我,用令人心碎的眼神,不,我陪着你,直到你完全康复为至。 ……………………………………………………………………………… 不知道为什么,我救下了他,一个曾追杀过我的异类。我不喜欢猎人,猎人总是放肆的捕杀林中的生灵。但是他不是,起码他没有什么捕杀的经验,也因为我看见他放走被陷阱困住的小兔。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追捕我呢?我把这一切告诉了树仙爷爷。可树仙爷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不住的叹息着。他在叹息什么呢?树仙爷爷说他活了三千年了,什么事都见过,什么人都见过。可为什么他不告诉我这个人呢? 我不知道,但我会去他昏倒的地方游玩,顺着和他玩游戏的路线闲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他,很想再看见他的眼神。人类所说的那种温柔。 ……………………………………………………………………………… 琳一直陪着我,虽然我不爱她,但我也不能拒绝她好意的关怀。每一天,我脑中都会出现她的影子,那个神秘的白衣女子。我想见她,为道谢,也为赔罪,为那时心中所想的赔罪。我不应该亵渎她,她的美丽完全是神秘的。虽然当时我的视线模糊,但是事后竟然越见清晰,我爱上了她,我想。并不全因为她的美丽,为她那份脱俗的气质、神秘的感官、纯纯的自然气息。我应该去找她,可是我要去那儿才能找到她? ……………………………………………………………………………… 最近老是下雨,树爷爷又不准我出去玩。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它老是管我,什么地方也不让我去。好烦,如果那家伙在就好了,只要看着他,我想我可以什么都不做,只看他的眼睛。 ……………………………………………………………………………… 琳总算走了,我也算是解脱了,可是我好象是疯了,我脑子里只有她,那个女子,我发狂的想要找她,找她,还是找她。我不知道该去那儿找她。于是我到了山上,山路崎岖,我想我又迷路了,天已经黑了,我不怕什么,我不信鬼神。但是在空旷的山野,我也感到害怕。 ……………………………………………………………………………… 天黑了,这几夜是树爷爷吸天地精华的时候,他嘱咐过我千万不可以出去,可是我已经被关了好多天,我怎么闲得住呢?我要出去,嘻嘻,只要能在鸡呤前回来他是不会发现的。 依旧,我选择了那些路,依稀的星子挂满天际,树爷爷说这是练功的好时候,他说等我有了一定的功底他就教的吸取日月天地的精华。可是我那闲得住啊,据他说,我还要修行一百年。好漫长的岁月。 咦,那边的树下是什么?好象他哦。是他吗?也许吧,瞧瞧去。不,万一他看见我又要抓我怎么办呢?要不我幻为人型?好的,决定了。 ……………………………………………………………………………… 是我眼花了么?我看见了她,她向我走了过来。看看表,已经是夜里两点了。一个女子怎么会出现在这地方?不管了,我得告诉她我爱上了她。只是告诉她,不求她有什么回应,只是想,想让她知道,我--爱她。 她慢慢的近了,我心里好慌,好乱,我该怎么开口? ……………………………………………………………………………… 嘻,他在忙些什么呢?手忙脚乱的样子,好有趣。人类,真的好有意思。 ……………………………………………………………………………… 现在她就在我身畔,我该怎么开口?我的脸好烫,我想我应该是脸红了吧。她在对我笑着,好甜的笑容。也好美。 ‘你,你好。谢谢你上次救我。’我好不容易蹦出这句话,面上应该是红霞满面了。我好想转身就走。可是,我难道得放弃这个机会吗? ‘谢谢?什么是谢谢呀?’这个人说什么?怎么我都听不懂呢? 看来这个女子很开朗,竟然会开这样的玩笑。现在我稍微心安了。‘当然是谢谢你上次救我呀。其实我还想要告诉你些事,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说呀,树爷爷说人类总是喜欢拐弯抹脚的。’ ‘哈,难道你不是人类吗?’我哈哈的笑起来,没想到她会和一个陌生人开这些玩笑,难道她认为可以吓到我么? 糟糕了,说漏嘴了,还好他好象不相信。我也跟着打混吧。‘是的,我不是人呀。我是……是。’树爷爷说过,除了人、神、妖外还有什么东西来着?那东西是人类最怕的。哎,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你是什么?’我笑得快合不拢嘴了,我总觉得这个女子不是那么简单。难道她真的是? ‘我……我是……魂,对,就是魂。’我肯定,应该是魂这个字。 ‘魂,你是说你是鬼?’我笑不出来了,说实话,在这么晚的夜里,一个女子。实在是有些可怕的。 ‘呵呵,我又弄错了,对,我是鬼,不是魂。’我连忙的掩饰自己的错误。 哈哈!原来只是一个玩笑,‘我好怕,我好怕你吃了我。’ ‘我才怕你吃了我呢。哼。’哎,你们人类害了我多少同胞,我为什么会救你呢?为什么呢? 看来她有些生气了,我该怎么办?劝她吗?不过,万一她匆匆而去,我该怎么找她?‘怎么了?生气了?会长青春豆的哦。’ ‘什么是青春豆啊?’他说的又是什么玩意呢?好象很有意思的。 ‘那就是………………’ …………………………………………………………………… 她说她要走了,聊了一夜,我始终没有说出那几个字,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身上有种很神秘的气息,等待我去解开。我说:“明天还能见到你么?” “能吧,晚上你等我。”明天,哦,树爷爷还是要练功的。 “好的,可是,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会村里去呢?你家在什么地方呀?”我试探着。 “为什么我得住在村里呢?明天你来这儿等我就是了嘛!还问那么多。”我总不能告诉你我住在洞里吧。 “好吧,可是我不知道回去的路……这。”骗她送我一程也好。 “这。”树爷爷就快收功了,要是被他发现我跑了出来。不管了。“好吧。” …………………………………………………………………… 过得好快,时间就好象是在飞逝,我不知道我和她走了多久才到村口,但是,我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迷迷糊糊,我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 呵呵,我还是赶及了,耗去了一点点我法力,缩地成尺,人类是不会知道的。送他到家后我就飞快的赶了会来。树爷爷还没回来。看来我是逃过一劫了。 哎,整整一个白天又将浪费了,树爷爷是不会让我出去的。我能干些什么呢?呵呵,人类可真有趣。 啊,树爷爷回来了,他会不会知道我偷跑出去? “树爷爷,你会来了。” “咳,恩,雪狐,昨天夜里去了那儿了?” 啊?难道他都知道了?怎么办?不不,也许,他并不知道呢?“爷爷,我昨天夜里一直在这儿呀。真的在这儿的。”我努力装出一脸诚恳的样子,虽然我知道我不会说谎。 “你出去了是吗?” 看来树爷爷是生气了,我怎么办呢?“爷爷,我……我无聊嘛。” 树爷爷会骂我吗?会吗?“爷爷。” “哎,孩子,你不小了。其实我也不该再管你了。” 哎,又是老一套,接下来还不是‘可是我不能不管你呀。’ “可是我不能不管你呀。” 呵呵,我没猜错。 “雪狐,你过来。” “爷爷,什么事???”奇怪,树爷爷今天怎么了? 我慢慢的走到树爷爷旁边,他却在我身上嗅来嗅去的。好怪哟。 “雪狐,你是不是去见了那个人类?” “没,没有呀。那有?”糟糕了,他怎么会知道? “还说没有?你身上有人类的气息,而且是个男人。” “那,那儿有?没有呀,没有。”不承认,对,就是不承认。 “哎,该来的还是要来呀。雪儿,你跟我来吧。” 咦,树爷爷今天真的好奇怪呀。不管了,看他让我干些什么吧。 树爷爷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带着我跑了这么大圈子的路。竟然是来看两坐坟。 “雪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知道呀,坟嘛。一看就知道了。”谁不知道这是坟呀? “那你知道这两坐坟是谁的吗?” “这,爷爷,我就不知道了。”我管它的,反正不是我的。 “这是你的坟。” 不会这么邪门吧,真是我的???“爷爷,你说什么?” “准确的说,右边这坐是你前生的。那时候……咳。” “爷爷,你是说……” “对,那是六百年前的事,就在这个村上,你和他…………” “等等,那个他是谁呀?” “就是你救的那个男子。” “他?怎么会呢?” “当年,你是村里一个美丽活泼的少女。而他,是镇上富商的儿子。当时正当乱世,他才高八斗,苦无发挥之地,他爹又逼他弃文从商。于是他离家出走来到这个小村。便是你娘收留了他,他教你识字,教你画画,日久生情,于是便在村中成亲。本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好儿女。那知道这时候传出败军退至镇上的消息,那败军烧杀抢淫,无恶不做。他担心家中安危,离你而去。那知道这不过是一个谎言。他爹买通城中官兵,放此消息引他回家。一进家门便被困在家中。” “那后来呢?我们怎么样了?” “你苦苦等了他两年,认为他定是遭遇不测。但心有不甘,便去镇上找他。那知道他那时候已经娶了妻。于是你就拂袖而去,心中杀心顿起。便想着找他报仇。恨呀,恨得好深。你买譬霜下入井中,他们一家几十口人命就这样完了。而你,也随他而去。本来你们是分尸葬的,那知道在整理他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的手稿。那便是他写的一份遗书呀。他写道‘雪儿: 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的懦弱,我不能看着母亲的眼泪,你不知道,我走了之后,我母亲为我哭了多少次。说不清,也道不完。我曾经要求父亲接你过来与我同住。但是他说,他说怕你败坏了我家的身份。我恨他,真的很恨他。但是,我不敢违背他。现在,在我住的屋子周围,不知道有过少人监视着我。我出不来,我只能在心中想你。想你,那种痛苦你应该能够理解的,因为我知道,你也在想着我,就在我想你的同时。最近,父亲逼我娶妻了,我不愿意。可是母亲也要我这样做,母亲病了,重病。她说她最大我愿望就是看这我成家。我告诉她,她有一个最好的媳妇,我有一个最好的妻子。她说不,她不赞成我们的婚事。哎,他们把门户看得好重呀。我恨,我恨我为什么要生在这样一个人家。为什么我不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我不能够自己把握自己的婚姻?我说,我只要你,别的人我都不会要的。她怒了。她告诉我,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于是,我在逼迫下成亲了。一个官家的千金小姐。 她那儿及得上你一半呀。我天天夜夜都挂念着你,想着你,我快疯了。就在这没有你的日子里面。记得当初我告诉你我只爱你一人吗?记得月下花前的山盟海誓吗?我违背了我的誓言。我背弃了你。可是不想,真的不想,我不知道还有没有面目见你。我还有见到你吗?也许不能了。所以我决定,在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便跟她去了。去了。只希望,家人可以理解我的遗志,将我的尸骨埋葬在你我常去的那树林中,让我静静的躺在我们的港湾里。等待,你与我双宿双栖,无论是阴曹地府,还是来世。或者,只是两具枯骨。只要能够与你在一起,无论是什么地方,什么灾难,我都满足了。真的满足了。’于是,你母亲把你们合葬在一处。” “后来呢?我们怎么样了?” “后来,他轮回转世,你就在地府受煎熬之苦。整整三百年。他也就足足轮回了七世。三百年前你转身为狐。便就是现在了。” “这么说,我该跟他道歉喏,我对不起他呀。”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内疚。心深处微微的痛着。为了这个几百年不断的恩怨吗?不,在心深处告诉我不是。可是,究竟我为什么会内疚呢? “不,你不能见他,他是你命中的克星,也是唯一能够破你修行的人类。因为,我也不能够阻止他与你的孽缘。” “可是,树爷爷,我害了他一家呀。难道你就让我逼而不见吗?我会内疚的。真的。” “你的小命不是更重要吗?总之,你不能再见他了。” “树爷爷……” “不要再说了。” “人家…………” “哎!~回去吧。” “好吧……” …………………………………………………………………………………… 入夜了,我披上衣衫,快步奔向林区。她会来吗?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失约。今夜,我一定要告诉她,我爱上了她,她的纯洁,她的美貌。 …………………………………………………………………………………… 我不能见他了,他是我的仇人,不,应该我是他的仇人,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他会原谅我吗?不知道,也许会吧,但是,我能去冒险吗?我有能力去冒这个险吗? 哎,人的感情是说不清楚的,我心里乱乱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今夜,他会来吗?哎,去还是不去呢?咬咬牙,去吧,告诉他一切,要是他真的恨我,我也就死在他的手上吧。了结了这段恩怨纠缠的感情。 …………………………………………………………………………………… 都这么晚了,她还没有来,难道她不来了吗?哎,一个单身女子,你又何必要约人家在深夜聚会呢?你真是蠢呀。 夜色入水,林间缓缓步出一名女子,是她。她来了。 …………………………………………………………………………………… 他还是来了,可我应该怎么跟他说呢? “你,来了。”我想我现在的声音肯定很小,就像是蚊子一样吧。 “你,说什么?”奇怪,她今天怎么了?好象满带心事一样。 “我是说,你来了呀。”看来我的声音真的很小了。 “哈哈!是呀,佳人有约,我能不来吗?”看来她真的有心事。 “我有些事想告诉你。”坦白吧,要知道我是不会说谎的。 “正好,我也有事要告诉你。” “那,你先说吧。” “好吧,小姐,我发现,我…………了你。”我还是说不出来,哎,以前追女孩子的手段都跑那儿去了? “你说什么?”奇怪,他怎么了?我怎么听不见。 “我是说,我喜……你。”糟了,还是差一个字。不过,她应该懂了吧,可看她的表情,不像呀。 “什么呀?” “我爱你,我爱死了你。”糟,万一她转身就走了怎么办? “真的?你真的爱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心跳得这么厉害? 看来她并不生气,有机会“是的,是真的,从看见你的第一眼。” “哎,其实,很早我们就已经认识了。”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你是我小时候的邻居?还是幼儿园的同学呀。”呵呵,我想,她会笑吧。 “不,是六百年前。六百年前我和你就认识。” “开什么玩笑?呵呵。”我想,她是想说我们有缘吧。 “不,是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你自己看吧。”我不想说,于是我运起法力,将树爷爷讲的故事重现在他的眼前。 ………………………………………………………………………… 我的头好模糊,我不是在树林中吗?这是那儿?那个人,那个书生又是谁?他好象我,真的好象,难道………… 难道这就是我,如她所说,六百年前的我? 就象是看录象一般,所有的情节都是小说或者电影里的,我不敢相信她说的话。这就是六百年前的结局?我和她?不会的。恍恍惚惚,我又回到了现实的空间。 模糊中,耳畔传来一句话:“现在你相信了吧。”寻声而去,却没有一个人影。她呢? “我在这儿,只是,我耗去真气过多,被打回原形。我,我并不是人。” “那你究竟是什么?”我想我是发狂了。要是刚刚的事都是真的,那么,她应该是我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我便是你追赶了三天三夜的那只白狐。”说出这句话,我感到我的心碎了。我想我还是爱他的,六百年前是,现在更是。而且,没有一点淡漠的感觉。 “哎。”我还能说什么?我应该害怕的,但是我并不怕,她要真的是狐精,那么,要杀我她早杀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所以,我相信她不会害我。但是,她是我的仇人。 我的心碎了,感觉上,隐隐的痛着。我听见他叹气。我可以感到他的呼吸。我不知道能说什么。也不可能说什么。 “你,能出来吗?我想看看你。”我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我想,我爱她,也许不只是从见到她的时候,而是六百年之前。 “我,我现在只是一只狐狸。”他想看看我。真的吗?难道他不怕?还是他知道,他是我天生的克星?我想我是怕了,并不怕他会要我的命,而是怕--得不到他的爱。 “我知道,我想仔细的看看你,真的。只是想看看你。”我开始口齿不清了。我不知道说些什么。难道我明知她是妖,我还会爱她吗?不会的,不会的。 “好吧,我出来。”去吧,即使真的会死。死在他的手中,我也安心了。 转身望去,她出现在一块岩石之上,雪白的狐狸,没错,的确就是我当初追的那一只。 ……………………………………………………………… 风更大了,雨点打击着大地,一只雪白的狐狸和一个男人静立在雨中,一副绝美的画卷。 那个男人慢慢接近雪色的狐狸,将它搂在怀中,默默的抚摩它柔和的毛。 许久…………………… ……………………………………………………………… “扬,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琳怒冲冲的把我从酒吧里拉了出来。劈头就是一句。 我斜着眼,瞄了瞄她,举举手,空空如也,迎空虚晃一下,打了个酒隔,好不容易的吐出句:“来,干了。” “哎,看你,醉成什么样子了。来,我送你回家。真是的,一个大男人。” 夜,很深了,招不到车,琳就那样扶着我,一歪一歪的向前走着。我抬头看了看她的脸,竟然发现她也美得那样迷人。悄悄的,吻向了她的唇。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微微的颤动着身体。也许,太突然。 扭过头,我看见,霓红灯光下的桥头,有一只,雪白色的狐狸。 静静的,立在红绿的灯光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雪狐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081.html
上一篇:红楼    下一篇:深夜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