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小镇怪谈(下)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和你在一起过的这个生日我真的很开心。”雨菲望着子丑。   “哦,是么,那就好,我也很高兴。但是,有个问题,昨晚……”   “哦,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昨晚有病人?”雨菲有点懊悔。   “没…没有的…昨晚没有病人,只是你……”   “我?我怎么了?”雨菲好奇的望着子丑。   子丑仿佛又感受到了那股刺骨的寒!   “昨晚,你去后院做什么了?”子丑的问话显得虚弱无力,明显信心不足,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昨晚?昨晚我去哪了?昨晚我们不是在一起么?”雨菲皱紧了眉头!   “昨晚你……”子丑被他这么一问,心虚了不少,但他还是坚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昨晚你去后院干什么了?”声音提高了一点点。   雨菲摇了摇头,却突然伸出了手,向子丑伸去!   子丑冷不防雨菲的动作,吓了一跳,心狂跳起来,好象跳出的心脏堵住了喉咙口。连动一下都没有动,他的额头就感到了一只冰凉的手。   “你没发烧吧?”雨菲边摸子丑的额头边说。   “恩,不是很热啊。”   昨晚,子丑想了想,突然考虑到这似乎关系到什么秘密,也许是医院的,也许是雨菲自己的,别因为一点小事破坏了俩人的关系。再说自己又不是偷偷摸摸的跟踪,人家还好心好意的把你抬回来。   算了吧。子丑心里说道,即使雨菲回避这件事,又不愿被自己的偷窥,自己就得了台阶下好了。   “哦,昨晚我也是喝多了,梦里一塌糊涂,你看看我。”子丑不自然的掩视着。   “哦,原来是梦!”雨菲也不自然的笑了笑。                     Ⅵ幻境                     两人走出值班室的时候,已经有医生陆续来上班了。没有人和雨菲打招呼,好象不认识她。仿佛,他们没注意到他俩的存在。   子丑也知道雨菲平时少言寡语,很少与人交往,可能和雨菲的性格有关,子丑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解释。其实在这个时候,子丑的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昨晚的酒是个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昨晚的那件怪事!   因此,在经过值班室的时候,他没有注意的,值班室的桌子前坐着一个脸色焦黄而精瘦的老头。手握着那只布满了茶锈的茶杯,用冰冷的眼光盯着他!象盯着一个死人!   出了医院,走在那条尘土飞扬的路上,天阴的仿佛要塌下来。走着走着,子丑突然象被一根粗大的铁杵戳穿了大脑,他想起了一件事!   刚才看到的一个女医生,面色也是惨白惨白的,她的头发散乱着,应该是很久没动过了。她的关节好象生了锈,走路时显然很机械,目光是呆滞的。   不!医院里的男男女女都是这样,象一具具行尸走肉!   “雨菲…”他刚想开问身边走着的雨菲,当他的目光移到雨菲的身上时,子丑感到自己的头皮已经完全爆开了!   雨菲也正象那个医生一样走着!   刚才昏昏沉沉的,没有发现。   子丑什么也没说,张开的嘴巴就这样凝固了,他也依然走着,他的四肢好象也不大听使唤了。   甚至,子丑感到自己正象雨菲一样走着。   子丑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是在梦里吗?我都看到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眼前有的只是乌云密布的天,还有路——一条土路,坑坑洼洼的,两边是排水沟,里面长满了杂草,象刚才那个医生的头发!   这时,呼啸着从子丑身边驶过一辆救护车,几乎擦到了子丑的衣角,一阵尘土漫天的飞扬着。他不由的朝那辆车望去。   那是一辆破旧的救护车。   破旧的,救护车!   啊,那辆旧救护车正是昨晚自己躲雨的那辆,那是一辆已经报废的啊!车窗几乎全没了,车轮也少了一个,仅仅完整的是是后面角落里的两个窗子。子丑的头皮一阵麻木。   子丑以为自己是眼睛花了,他拢起目光看去,于是那车子的的确确是昨晚那辆!仅存的两扇玻璃窗象两只鬼眼正看着子丑!   不,子丑也真的看到那两双鬼眼正望着他,那车里坐着两个医生,正回头望着子丑,那眼神,仿佛要吞噬子丑。   车子远去了,子丑被这接连发生的事弄的快要崩溃了,他还是一步一步的走着。   车子过后扬起的尘土挡住子丑的视线。   “尘土!”昨晚不是刚刚下过大雨么,这里应该是泥泞的啊,哪来的尘土啊?!   子丑已经有了一点正常的思维,不在那么惶恐了。   他低头看了看脚下的路,那的确是一条十分干燥的土路,路中的坑洼里也一样的干燥,看上去几天之内没下过雨。   他的目光不禁向两旁的排水沟看去。野草,杂乱的,和刚才自己看见医生的头发一样,只是刚才他的心很乱,没有用心,这次他注意到,有很多的野草快要蔫了。   子丑不由得停下脚步,他实在想不通这一切了。因为这不是正常思维所能解释的事了。   “雨菲,昨晚是不是下雨了?”   雨菲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子丑。一副十分诡秘的表情。   “你开什么玩笑啊,这里有一个月没下雨了。”   “不对,我昨天来的时候是下着雨的,你忘了?你是举着伞来接我的!”子丑坚决的回答到,因为昨晚的车站的一幕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看我,特意穿了雨衣和靴子啊……”说到这,子丑的话停住了,仿佛被一个东西卡住了喉咙,因为他发现自己穿的是自己那件灰夹克,还有那双黑皮鞋。   “你这是怎么了?还是中了什么邪?胡言乱于的。早上起来我就发现你不太对劲了。昨晚你喝多了,现在还没醒酒啊?”雨菲那张惨白的脸更加的诡异,还有几分嘲讽。   子丑完全迷茫了,他再也无法给自己答案了。他再也找不出什么来解释昨晚到现在所发生的事了。雨菲那坚定的表情更让他没有勇气去揭开迷团了。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我死了?!这种理解最合理了。   子丑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痛!还有感觉!   “走吧!”子丑垂头丧气的。   当雨霏看着子丑,脸上露出异样的笑……                     路上一个人也看不到,越走越荒凉。昨天因为是晚上,在加上下雨,路上的一切子丑都没有在意。   天气更加阴翳,一个的坟墓渐渐映入眼帘。子丑已经忘了恐惧,反而好奇心更多了一些。   “这里,怎么这么多的坟墓啊?”   “它们本就在那里的啊,很奇怪么?”雨菲的脸上露出了奇异的笑,望着子丑。   子丑忽然想起,今天是交稿子的日字了。   打开手机,里面有了很多的短信。都是一些乱码和一些古怪的符号。子丑把它们一一的删除了。   他按下了总编的号码。   “嘟……嘟……”电话接通了。   “咖丌骶嘏氇耄……”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不是那个胖胖的总编的声音,说着奇怪的话。   “喂,请问是马总编么,我是,我是小丁啊……”   “吖吡醵戾薹,鼯仫……”   “请,请问,你是,是马总编么?”   “亓差裔彀蠹寡盥夙殆死死死……”依然是听不懂的话。   但是,这次子丑好象听懂了二个字:死死!!   “马总编,是我啊,你在说什么?”   “你……已……经……死……了!!!!!”冰冷的声音。   这次子丑清楚的听到,五个字,每个字都那么的清晰,传出来,进入了子丑的耳朵里。   手机,无声的落在了地上,还不时的传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子丑的腿完全失去了控制,于是,他坐在了地上。   他的目光流动着,落在了雨菲的身上。   她依然穿着那件白色的衣服。   白色的衣服!那不是一件白大褂!   而是一身孝服!   雨菲望着子丑,眼中有异样的水在滚动着。   子丑好象听懂雨菲无声的语言。   “子丑,对不起。”   “没什么,但我有很多的事想不明白……:”   “我来告诉你吧”雨菲缓了缓。   “其实,我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一直都存在着,和你的世界一样的存在着,同时存在于二个空间里,我已经死了,你看到的都是……幻觉!明白了么?”   “我现在也和你一样了是么”子丑并没有回答雨菲的话,反问道。   “是的,你也死了,来到我的世界了,你怪我么?”   “不。你知道么,其实我很喜欢你,这样也好,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子丑倒感觉自己得到了解脱,摆脱了一切的困扰。   阴沉的乌云散去了,一道白亮的光照在俩个人的身上。   子丑紧紧的抱着雨菲,脸上充满了幸福……                     Ⅶ幻灭                     当人门撞开子丑的房门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二十一日,那是四天以后。   子丑安详的躺在床上,他的尸体摆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好象在抱着什么,脸上带着奇异的笑。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小镇怪谈(下)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059.html
上一篇:小镇怪谈(上)    下一篇:电脑鬼出笼之《夜半妻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