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她到底瞒了我多少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银时针 发表时间:2013-10-09

    大雨如猛兽一般嘶吼着,天空闪过一道电光,随后是震耳欲聋的轰鸣。我讨厌雨雪之类的东西,因为它们冷。我不喜欢那种冷,那种入骨的深入内心的寒冷……
    午夜的大街上,只有我一个人在顶着瓢泼大雨步行。不是我喜欢淋雨,是似乎我回了一趟老家就被这个城市的的哥们拉入了黑名单,所有的出租车都无视我的招手,也许是都赶着上厕所什么的。
    “我回来了。开门!”
    “你不是还生气吧……”
    “是我不对……你开门我进去说。外面下雨呢……”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是下雨偏遇狠心人。说真的我很想她,我回家之前和李娜因为钱的问题大吵了一架,我们经常吵但这次比较严重,我算是负气离开,也正好回家去看看爹娘。回来后,我决定第一时间和她道歉,我是一个没有隔夜仇的人她却不是。等等!她会不会没在家。我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温柔甜美而又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Sorry……”
    这时,背后驶来一辆黑色汽车,奇怪这种小区居然有开宝马的。我和李娜都是外地人在这座城市打拼,住的地方当然要选房租比较实惠的小区。而这种地方的住户是不开这种车的,因为房子可能还没一个轮胎值钱。那车停在我身后,接着从车上走下一个身材窈窕的黑衣女孩,她披着长发,径直向我走来,一个俊俏面孔逐渐清晰。——是李娜。


    “你去哪了?”一股醋意汹涌而出,我酸酸地问。
    她没理我,直接开门进去了。再回身看那车时已经走远了。我跟着李娜上了楼。
    “那是谁啊?你还生我气?”
    “对不起!我那天……不该发那么大的脾气……我……”
    我反复认错,把我一辈子的好话都说尽了。她却不理我,头也不回的开门走进了卧室。我开始有些生气,觉得她这样肯定和那宝马车的主人有关。
    “你能不能说句话!什么意思?”
    这时,她回到客厅坐在了沙发上,身上换了一套宽松的白色衣服,不知为什么,短短一周不见她竟然消瘦了许多,苍白憔悴地脸上没有一点光泽。

    她打开电视,眼睛空洞地盯着画面,突然大哭起来。她身体因为哭泣不停地抽搐,她哭得是那么得伤心。我心顿时酥软了,刚才的那点怨气泄的无影无踪,我过去抚摸着她柔软的肩膀轻轻的安抚她说,“没事,你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我也不忍追问,问了也没用心,情好了她自然会说,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孩我从没见过她如此哭泣。三年前,她独自一个人从边境山村来到这座城市,不知吃了多少苦,经过多少努力才稳定下来。
    她是如此的坚强,从不轻易服输。
    她哭了一会,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帮她盖了条毯子就转身离开了,虽然我很担心但,可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我决定先从朋友那了先解一些情况再说。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
    又是不在服务区,看来是我电话的问题,只能亲自走一趟了,还好徐杰家离这儿不远。徐杰是我一个铁哥们儿,一名人民警察,我很奇怪,为什么这类烂人能混进执法部门。不过,他是那种有着天生正义感的人,只是性格放荡不羁,喜欢豪饮、打牌、把妹。我们认识就是因为他在和人打架的时候我管了点闲事。这年头儿,哪会有我这种路见不平的人,从此我们便成了哥们儿,虽算不上什么生死兄弟,但绝对是狐朋狗友。
    仍然叫不到车,这些出租司机的钱可能都赚够了。幸运的是雨似乎已经小了许多。我撑着李娜的一把花伞,大男人撑着一把花伞心里觉得怪怪的,不过似乎根本没人注意到。也许是伞太小了,也没起到什么作用,顶雨前行了大概十分钟后我来到了他家,门没锁,我到他这也从来也没有敲门的习惯。一推门,一股烟酒混杂的气味儿扑鼻而来,又在和朋友豪饮。他的朋友大部分我也都认识,事实上,我的人脉都是通过他建立起来的,我刚想进去,发现他们好像正在谈论关于李娜的事,可能是因为喝多了声音特别的大。正合我意。
    “你说李娜和王雷能成不?”
    听了这句,我耳朵嗡的一声,胸口鼓起一团气好像要炸开一样。他说的是哪个李娜?这声音是王宇,我特讨厌的一个人,徐杰却和他很谈得来。
    “不知道,李娜始终忘不了李蒙。唉……”回答的是徐杰,听上去已经喝的烂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她到底瞒了我多少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0541.html
上一篇:白衣布偶上的女鬼    下一篇:公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