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鬼大爷|今天是:鬼大爷微信公众号:guidayecom,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
鬼大爷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不屈的冤魂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0-01-25
母亲喊冤   李常清是县里负责治安等部门的副县长,他四十来岁年龄,但显得要苍老些,因为当县长三年来,一直是一个为民着想的好官,一身清廉,两袖清风,这些共产党员的优良传统,都能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来。为人也很和气,没有一点架子,常和老百姓们打成一片,所以县里谁要是有了困难或不满,自然都会想到他,这不,现在就有个女同志来找我们的县长了。  来者是县纺织厂的退休职工,叫张桂玲,但大家都叫她陈嫂,五十多岁,和女儿陈萍相依为命,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她会有什么事找县长呢?她一进政府大院就叫了起来:“李县长呀,您可要为我苦命的女儿申冤呀!”李县长一听,忙走出办公室,来到陈嫂跟前,还没来的及说话,陈嫂就已跪下来求道:“李县长呀,您要为民做主呀!”说者就大哭起来。李县长忙把她扶起来说道:“老嫂子,您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政府一定会为您解决的!”边说边把陈嫂扶进了自己办公室,然后倒了杯水给她说道:“喝口水,慢慢说。”陈嫂抹了抹眼泪,接过水喝了一口,就说了起来:  “我女耳陈萍中专毕业后就接替了我的班,进了纺织厂,工作三、四年了,一直都好好的,从没惹过什么麻烦,但上个月搬进厂里单人宿舍去住后,没多久就不明不白的死在河边。我到公安巨报了案,但是他们连查都不查就断定是自杀,然后就不理了。李县长呀,我女儿从小就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性格也很坚强,就算天大的事情,她也不会自杀的呀。”李县长听了,气不打一处来,狠狠拍了下桌子,问道:“这事有多久了?”“就上个礼拜的事情!”陈嫂答道。“哎,你怎么不早来告诉我?”李县长又问。陈嫂看到李县长生气的样子,心里也有点慌了,因为还从没有人看到过他发脾气,嘴里很小心的说:“我来过好几次,可是大家都说您去省里看病去了。”李县长叹了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情绪,然后拿起电话来:“请给我接县公安局。。。。。。喂,是张局长吗?纺织厂陈萍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马上就着人去查,如有可疑的地方,就马上立案侦查。”他放下电话,然后又安慰了几句陈嫂,陈嫂现在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感激的只知道跪下磕头了。李县长安排人送走了陈嫂,然后躺在了那张舒适的工作椅上,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很长的一口气,脸上不经意的略过了一丝笑容。县长遇鬼  事情又过去一个多月了,大家似乎都在努力忘记这件事,公安局似乎也不例外,因为案情没有丝毫进展,好象根本就没什么人去查,因为全县的人除了陈嫂外,没人相信陈萍不是自杀,所以,公安部门也就拖着。这一拖就拖到了七月,县里流传着一个说法:七月是鬼节,只要是冤死的人,到了七月中旬一定会化做厉鬼来复仇。究竟是不是真的有鬼,没人知道,但是前几年还真有个曾经害死过人的人,在七月莫名其妙的死了,过了多年,没想到今年又出事了,更没想到出事的居然是李县长。  七月中旬,李县长以前在部队的一位老战友生日,他去祝寿。多年没见的老友了,自然要多喝几杯了,也自然聊了很久,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老战友有点不放心:“老李,今儿个就甭回去了,我给嫂子打个电话,你就睡在我这里,咱哥俩再喝几杯。”李县长听了直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膝盖,坚持一定要回去。战友见留不住,就开玩笑说:“那你可要多小心呀,今儿个可正是七月半鬼节呀,小心被女鬼缠着喊冤哟。”李县长也乐了:“放心,咱县里的人也好,鬼也好,谁有冤,我都管!”说着就走了。  他今天喝的确实有点多,所以没有骑车,在路上一摇一晃的走着,享受着夏夜的温柔,晚风轻轻拂过他的身体,浑身舒服多了,头脑也清醒了几分。头脑清醒了,眼睛自然也会亮些,他现在已经看见前面路口有个人,好象是个女人,他乐了,因为他这个人的确不能算是坏人,也没有什么爱好,但是很喜欢女人──漂亮的女人。甚至会为女人发狂。是不是每个怕老婆的人都是这样呢?他现在朝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当他走近这个女人时,他哭都哭不出来了,一个吓呆了的人,脸部肌肉通常会变的僵硬,怎么还能哭呢?李县长现在就呆了,是吓呆的。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绝不可能会出现的人──陈萍。陈萍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即使她是陈萍,李县长又不认识,他怎么会知道那是陈萍?又怎么会吓呆呢?李县长呆在那里,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有腿,居然忘记了跑。不是他忘了,而是双腿似乎失去了应有的功能,一双早已软了的腿怎么能跑呢?他的喉咙似乎变的干枯,好象被快要跳出来的心脏顶着,喉结一上一下不停地抽动,嘴里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眼中的恐惧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  眼前是个很美丽的女孩子,一身红,更加寸脱出脸色的苍白和眼睛的空洞无神。她低着头,盯着已经软倒在地的李县长。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陈萍呀,快还我命来!”仿佛是地狱的声音,无比的凄凉,若隐若现,这里只有李县长和她,那陈萍当然是她了。她真是陈萍?难道真的有鬼?这由不得他不信,如果说她没死,绝不可能,因为杀她的,正是县长自己。深夜行凶  李县长什么都好,就是个“色”字无法控制,这也难怪,家里有只母老虎,使自己连在老朋友家过夜都不敢,但也难免会对外面的女人格外的向往,甚至疯狂。那天晚上,他在家受了老婆的气,一个人跑了出来。其实他受气是假,出来会情人是真,谁也不会想到李县长居然也会养情人。  他在情人那里呆了很久,喝了很多酒,但是情人那几天有病,他未能如愿,只好憋了一肚子火走了。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低着头,正在为满腔的火烦恼,突然一个人撞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他正要发火,但是话到嘴边,他硬是给吞了下去。因为他的眼睛亮了,眼前是个很美丽、温柔的姑娘,她一身红色连衣裙,肩挎一个黑色小包,显的既端庄,又有一丝顽皮、可爱。她的神色很慌张,因为她知道撞到的是县长,头低的很低,一口一个“对不起”。但是李县长现在哪里听的进去,两眼发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孩子,嘴里说着“没关系”,但是手却有意无意的握着女孩的手,似乎再也不肯放下。女孩更慌张了,忙抽出了自己的手,连说了几个“对不起”就跑开了。  李县长呆在那里,回味着那双手的温柔,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似乎想到了什么。燃起一支烟后,慢慢的向女孩跑去的方向走去,不紧不慢的跟着,一直跟到纺织厂的单身宿舍楼下。  这个女孩就是陈萍,就住在这个楼上。这是栋小楼,除她外,几乎没住什么人,而且相隔较远。李县长站在楼下,看着楼上,很快就看到三楼的一个窗口透出灯光,他心里一阵狂喜,大步向楼上冲去,敲了敲那扇门,他知道,县长去敲门,没人会不开门的。果然,门里面的人问了一声后,听说是李县长,就开了门。陈萍显的很茫然,不知道县长这么晚了找她是为了什么?会不会是因为刚才撞了他?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县长却是匹豺狼。不仅玷污了她的清白,还夺走了她的生命。。。。。。                               姐妹情深  李县长瘫倒在地上,看着眼前的陈萍,彻底的绝望了,坚信自己确实遇到鬼了,浑身颤抖,汗早已湿透了全身,哦,不光是汗,至少裤裆里的那部分不是。陈萍叫着“还我命来,我死的好惨呀!”慢慢地向李县长走来,李县长这时候才想起“跑”字,但现在如何跑的了呀,因为陈萍已经扑了过来,他眼珠子向上一翻,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亮了,很多喜欢早起的人又到了河边来做运动。突然发现河边的水里躺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居然是李县长,四肢都被刀割伤了,用手一探,还没死,有人连忙跑去抱了案。刑警大队的庄队长带领着公安干警很快赶来了,当他们把李县长送上救护车的时候,在他身上发现了一盒录影带,还有一封信:   “。。。。。。。我叫陈莉,是纺织厂陈萍的孪生妹妹。这盒带子有李常清杀我姐姐的经过,我曾经寄过一盘给宋局长,但是被他扣压了,没将罪犯绳之于法,我很气愤,所以只好用自己的方法来报仇,把李常清的恶行公布于世,这样就不会有人敢包庇他了,请政府为我的姐姐申冤做主。。。。。。”  陈萍还有个孪生姐妹?是的,只是她们出生没多久父母就离婚了,陈莉跟着父亲去了英国,从小在英国长大,除了他们一家人外,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再说过了那么多年,知道的人也几乎忘记了。两人知道自己还有姐妹后,都高兴的不得了,几乎从会写字开始就相互通信,后来嫌写信太慢,又不太方便,就开始通电话,可是电话费又太贵,一直到最后,互联网走入中国家庭,两人就开始在网上聊天,几乎每天都要聊很久。两姐妹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只要照照镜子,就会知道对方长什么样,而且感情也无比的深厚。有一天,陈莉在网上告诉姐姐,说她从英国寄了个袖珍摄象机回来,要姐姐把妈妈和她以及家乡的山山水水都录下来寄给她。半个月后,陈萍果然收到一个摄象机,高兴的不得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摄象机出门了。  那天陈萍把县里的一些风景拍了个够,到了晚上,又站在高楼上,拍了些山城夜景后才回家。回到家里,又连忙打开机器准备录自己了,可是还没想到要说点什么,谁知由于白天录的太多,现在录影带录完了,她正在兴头上,没办法,只好出去买带子,她拎起一个小包就出了门。  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跑了很多地方,最后才找到一家通宵营业的商场买到了带子,出了商场,又急着往家赶,却撞上了从情人家出来的李县长。她惊慌失措的回到家里,拍了拍胸口,定了定神,才过去换上新带子,刚打开摄象机就听到有人敲门,她小心的问了问来人,一听是李县长,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开了门。李县长进门后,眼睛里只有陈萍,根本没注意到窗边梳妆台上的小摄影机,而且机器还是开着的。所以他的恶行全都进了那个小小的录影带中了。  事后,他又掐死了陈萍,他可是县长呀,事情传出去了那还得了?他又把尸体抱起来准备扔到河里去,以造出她自杀的假象。在抱尸体的时候,陈萍的脚碰到了摄象机,一下给踢到了床底下。当他又回来重新布置现场的时候,自然没发现那个摄象机。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就算出事了也不怕,因为公安局长是他一手提拔的。  陈莉在家里等了很多天,也没见姐姐再上网,心里着急起来,而且有时候心脏还突然跳的厉害:“姐姐是不是出事了?”这是个可怕的猜想,但是这个感觉在她心里越来越强烈,她忙拿起电话,当母亲在电话里告诉她姐姐去世了,她的心猛的一震,在家哭了一天,第二天就飞回了祖国。  她来到姐姐的宿舍,看着姐姐的遗物,当见到床下的一双鞋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这双鞋,姐姐也给她寄过一双,现在她就穿在脚上,当她弯下腰拾那双鞋时,突然发现了那个摄象机,她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摄象机上,忙捡了起来取出带子,忙跑回家,要母亲去别人家借来一个录象机,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因为她想和姐姐单独在一起说说话。  她看着电视机,渐渐的,眼睛里不再是悲伤,是愤怒,似乎快要喷出火来。她气的发疯,把手里的遥控器摔的稀烂,狂吼了几声,拽着自己的头发,拼命的摇头,无法接受电视机里的事实。终于,她冷静了下来,看着电视机发呆。这样呆了好久才取出带子,正想去公安局去报案,但是突然想到一事:“他可是县长呀,万一告不下来,我到没什么,大不了去英国,他如果找母亲报复,那可怎么办?”于是她把带子复制了一盘,才带着另一盘去了邮局,把带子寄给了公安局宋局长,当然没写自己的地址和名字。这事也没告诉母亲,怕她承受不了打击。  东西寄出去了,但是李常清还是县长,县里还是很平静,人们也忘记了陈萍的死。陈莉坐不住了,气的几乎傻了,在家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但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到那天她听到电视里报时间:“各位观众晚上好,今天是2000年7月14日。。。。。。”七月十四?对了,姐姐以前在网上不是告诉过我七月十四是鬼节吗?于是一个大胆的复仇计划在心中慢慢形成。她和姐姐长的本就比较象,她再对着姐姐的照片给自己一化妆,一个活生生的陈萍就出现了。  她制服李常清后,但没有杀他,想到他把姐姐扔到了河里,于是她拖着他到了河边,用刀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叫他没法跑,然后把录影带和那封信用一个塑料袋装着绑在了他的身上才走。回来后,她收拾好东西,给母亲大致的讲了下事情的经过,等到天亮,带着母亲去了英国,她也知道在英国的父亲一直没再婚,时常想着母亲和姐姐。  事情都过去了,李常清被查罪证属实,判了死刑,宋局长被查出贪赃枉法、以权谋私、包庇罪犯等十数条罪行,判了无期。女鬼复仇的事,很快在全县传开了,有的说是陈萍的鬼魂,也有的说是神仙下凡来抱不平。不过是鬼也好,是人也好,公安局也不再去追究她了,就当是个神化故事不是更好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不屈的冤魂
本文地址:http://www.guidaye.com/dp/1000.html
上一篇:三更奇谈录之开错门    下一篇: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