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六十九章(二)

  难道和他说,我是二叔?还是说,我是三叔手下的伙计?

  ”我走了。”

  就在我焦虑的时候,又有一封信发了过来。

  我一下就慌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立即打了几个字过去。”我是吴邪,吴三省的侄子。”

  瞬间邮件就发了出去,我甚至来不及后悔,立即看着那个屏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屏幕上再没有任何回信,我浑身开始冰冷起来,心说不至于吧,走得那么快,那么决绝?

  不可能的,这条网络的传输速度很快,他发完这个消息之后,我立即就回了,他应该可以看到啊,又一想,不对!就算他看到了又如何呢?也许吴邪这个名字他完全没有兴趣,看了一眼就走了。

  我靠,我要被困死在这里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用深呼吸来让自己镇定下来,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了。我立即在四周翻找,想找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等我发现这里只有大量的录像带空盒子时,我几乎暴怒得去踢铁架子了。

  但是,我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

  明天,明天早上园丁老何会过来浇花,我只要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就能让别人来救我。

  我靠,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三爷为什么会被困在自己家的密室里,这里有这么多录像带盒子和录像机,他们总不会认为我是在拷贝黄片贩卖吧?不管了,反正几天之后我就能恢复吴邪的真身了,丢脸就丢脸吧。

  但是,怎么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呢?这里的隔音措施肯定非常好,用一句港片中的台词来形容:我就是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我的。

  我看着房顶上的水管,心说,这些水管不知道是什么水管,把这些管子敲破了,对着管子吼叫,不知道外面能不能听到。

  我把铁架子当楼梯搭着爬了上去看,就发现这不可靠:这些水管肯定不是三叔家的水管,一定是邻居家的,而且一定是排污管;水管很结实尚且不说,我就算能打破,大粪也一定会喷我一脸;就算这些我都忍了,这声音从水管传到对方马桶的机会也太小了;而且,如果有人听到马桶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肯定认为是水管的气压声,最多认为闹鬼了,等他反应过来,我早就饿死了。

  不过,我立即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我看到一边的电灯了。

  这里的电线是有电的,我如果把电线连接到水管上,那边有人洗澡的时候,就可能会被电死。

  这样,警察就会来査为什么水里会带电,不过,一命换一命,这不是我的为人之道啊。

  想了半天,我还是决定先试试对着马桶吼叫。于是我爬下来,用力从一边的铁架子上,利用金属疲劳的效果去折一根已经生锈的铁捧,没想到这铁捧非常结实,我用力掰,竟然纹丝不动。

  我折了几下,心里立即就发毛了,更加发狠地用力摇晃。就在这时,我听到一边的下水道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出来吧。”

  我愣了一下,就听到那边传来了铁栏杆打开的声音:”慢慢地出来。”

  我刚才看到了这个下水道里的铁栏杆,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里能够打开。我一下有点尴尬,不过刚才那样子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俯下身子看了看下水道,就看到那边的手电光照了过来,非常刺眼,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慢慢地出来,不要乱动。”对方又道。

  我立即道:”不要伤害我,我不会乱动的。”

  说着我蹲了下去,一点一点地往外爬。等到我的脑袋刚刚爬出下水道口的时候,一把刀一下顶住了我的脖子。

  ”别动。”那声音道,我脑袋抬不上去,根本看不清楚这人的样子,就看到那人捏了捏我的脸,又翻了翻我的后脖子。忽然他笑了。

  ”笑什么!”我有些恼怒。

  ”吴三省说得果然没错,小苍蝇也能坏大事。你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自寻狼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感觉他一下子抽身起来,迅速爬出了窨井。等我挣扎着爬上窨井再狂冲到三叔屋外的巷子里时,就发现任何方位都看不到人了,只剩下一片漆黑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