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六十九章(一)

  就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天花板上挂了一大团头发,一定是之前几次把我们吓死的东西。所以我抬起头,一下看到上面用手电照出的影子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同时,整个人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就往一边靠去。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上面只是一些水管和一吊灯。

  我觉得奇怪,仔细在天花板上扫了一圈,上面不可能有人。就在这时,天花板上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正在你的房间里说话,这个房间刚设计的时候,就专门设计了你的房间和这间暗室的传音效果,好让我时时能够得知上面的动态。”

  我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靠,这样的话,我在上面和我同学拆卸电脑的过程,他妈的这里全部能听到,难怪他跑了。

  哎呀,我真笨,这么谨慎的人,不可能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一定会有后招,三叔房间里所有的动静全都被他监控着的。

  我深吸了口气,就问道:”你是谁?”

  ”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声音,现在你有半小时的时间明确自己的处境。我封闭了你所在房间的两个出入口,你已经被困死在那个房间里了。”对方道。声音在这种传播方式下显得特别沉闷,听不出具体的声音特征。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我大叫道。

  ”你不是吴三省,你的出现证明他出现了问题,我必须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等你明确了你的处境,你可以用你面前的电脑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我又叫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不对,很可能,我这里发出的声音他是听不到的,只有单向的监听才是监听,否则不是变成电话了吗?

  我立即来到电脑边上,我知道这个人说的话不用去验证,出入口肯定是被封住了。

  难怪这里什么东西都没了。他听到我和我同学的对话之后,一定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清空了。

  但是他留了一封邮件没有删除,他是想我回复起来方便一些。真他妈贴心啊。

  我立即回信:

  ”我听到了,你是谁?”

  等了片刻,对方回了过来:

  ”你是谁?这个房间的密封性非常好,你怎么叫外面都不可能听到。你如果不想在房间里被困死,就要说实话。”

  我刚想回答,立即又有一封信发了过来:

  ”你时间不多了,我不能逗留太久。如果你有任何谎话,我立即会离开。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在里面。”

  我心中暗骂,心说怎么办?说谎,怎么说?他肯定知道我不是三叔了,如果我说我是三叔他立马就走,但是我说我是谁呢……难道说实话说我是吴邪吗?那不是露馅了吗?

  虽然说现在露馅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么一吓就说实话,是不是太弱了?

  我想了想,立即回了一封邮件:

  ”我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对方几乎立即就回了:

  ”你说出来,由我来判断”

  我靠,这家伙还挺强势的。我心说,刚想着如何回,对方立即又来了一封邮件:

  ”你还有最后一封邮件,我必须马上离开,不要浪费时间了,你是谁?”

  我摸了摸脸,心里特别焦虑,打了两个字:未必。马上又删掉了,我知道这种人特别决绝。

  但是,即使我说了实话,他如何判断我说的是实话呢?

  其实他要判断的并不是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因为只通过邮件,他完全不可能判断得出来。他只是想知道我到底是哪边的人。

  而无论我说的是否是实话,他听完之后,基本不会理会我,他还是会走的。最可怕的是,我从这个地方所有的迹象都能看出,这是个非常谨慎、雷厉风行和自律的人,他说马上要离开一定不是骗人的,我若不回答,他也不会因为想知道答案而多留一会儿。

  我要做的不是说实话,而是让他产生对我的兴趣,让他把我放出去。

  那么,如何让他对我产生兴趣呢?我想东想西,现在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他很信任我三叔。但是我不能说我是三叔,难道要告诉他,我是三叔的亲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