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六十二章(一)

  我立即背起小哥,胖子已经对毒气有反应了,一阵狂咳,血都从鼻孔里喷出来了。我们根本顾不上这些,一路冲到进洞的地方,胖子又停住了。他还是不敢进去。

  同时我看到,在那个洞穴里,本来雕着龙口的地方,竟然也在往外冒着雾气。洞穴的上方已经有一层雾气正在缓缓地往下降落,好像来自地狱的炊烟,里面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胖子急得直跳脚,”我靠,天真你他妈赶快冲着我脑门儿来一枪,我可不想变成鬼影那样子。”

  ”你死了谁来弄死我?”我骂道,胖子道:”没事,你对着自己的嘴巴来一枪就行了。放心吧,一点儿痛苦也不会有。”

  ”要么你来?”我叫道,”这种事情你怎么都找我。”

  ”老子他妈的是基督徒,不能自杀。”

  ”你什么时候信奉基督了?”我道。胖子就道:”刚才我已经向上帝祈祷过了。”

  我看着前面无数的六角钤铛,就对胖子道:”搏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在这里必死无疑,要死也死在六角铃铛手里吧。疯了不痛苦,死就死了,比活活烂死好。”

  胖子一咬牙,一下就钻了出去,我紧随其后,两个人开始小心翼翼地在独木桥上往前面走去。

  情况非常混乱,胖子竟然比我镇定,迅速地连续绕过了好几条丝线,没有触动一个铃铛。我跟在后面,跟着他的动作,竟然也绕了过去。在那一霎,我感觉自己的动作行云流水,竟然有了一丝虚假的信心,觉得有门儿。

  说不定胖子信了基督之后,真的能被保佑一次。我们一路过来各种倒霉,难道所有的运气,都是在为这里准备着的?那老天爷简直太睿智了,哈利路亚阿弥陀佛,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才想着,胖子哎呀一声,整个人从独木桥上滑了下去,他勉强控制住身体,但是他的手还是碰到了一根丝线。就看到一丝非常轻微的震动在丝线上开始传动,其中最近的一只铃铛,已经抖动了起来。

  瞬间就看到小哥的手从我嘴边伸了过来,两根奇长的手指以非常快的速度,非常稳地夹住了那只铃铛。

  丝线瞬间稳定了下来,我一头冷汗。小哥慢慢地放手,低声说道:”继续,不要停。”

  ”小哥,你到底有没有事啊,有没有昏迷啊?”胖子道,”老子压力太大了,你要没事就你来开道啊,我们真搞不定。”

  但闷油瓶没有任何反应,胖子大骂。我就道:”继续!”

  胖子骂道:”怎么继续啊,你探头过来看看前面是什么情况。”我绕过胖子的脸往前面看,就看到在胖子前面的丝线,是一张无比复杂的网。以胖子的体形,要从网中间的缝隙穿过去,需要极其夸张的身体控制能力。

  ”相信自己,你行的!”我鼓励胖子道。胖子忽然展开双手,做了一个仙鹤亮翅的动作,喝了一声:”咿呀!”然后忽然往前一冲,腾空而起,竟然从网中间那个最大的空隙中钻了过去,接着一个大马趴摔进水里。

  我目瞪口呆。

  胖子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就对我道:”相信自己,你行的!”

  我看着胖子,忽然觉得自己真的非常失败。狗日的,这胖子果然是深藏不露。虽然平时不靠谱,但关键时刻还真不掉链子。可我这怎么弄法?不说我背着小哥,就算我没背着小哥,我也不可能咿呀一声跳过去啊。

  果然,胖不胖不是评判任何问题的标准。我在那网面前愣了很久,胖子看着头顶,急道:”快点,雾气下来了。”

  我抬头看,雾气还在上面大概六七米的地方,胖子已经捂住了嘴巴,我也觉得剧烈的灼烧感开始从鼻腔直往下冲。

  ”先把小哥带出去。”我忽然镇定了下来,一边对胖子说,一边把小哥从背上翻了下来,然后用公主抱将小哥抱了起来,把小哥的头伸入了网中间的空隙里。胖子在那边也用同样的动作,一点一点把小哥接了过去。

  小哥的体重加上我的紧张,使得我浑身出了大量的虚汗。等把小哥顺过去,由胖子背到肩膀上,我就对胖子说道:”前面的路线好走,你先走。”

  ”你呢?”胖子问道。

  我做个仙鹤亮翅的动作,道:”这玩意儿我没信心,你别琢磨了。前面的路比较好走,你往前走,先出去,不要管我。等你们都过去了,我再过去。”

  我说的时候,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有多英勇,只是觉得这本身就是最合算的方式。

  胖子拍了拍我,看了我一眼,还是没动。我对胖子道:”你他妈还在等什么?goodbye kiss吗?快走!”胖子这才转头离开。

  我蹲下来,看着胖子的手电光在前面不停地闪烁腾挪,胖子的身手真是相当好,竟然真的就没有触动任何的东西,很快就消失在远处的出口。胖子在出口处停了一下,对我道:”我们一直往前,你别犹豫了。要是二十分钟内你还没赶上来,我就给你烧纸。”

  ”去你妈的!”我刚说完,胖子的手电光一下就往通道深处晃去,没有影子了。

  我看了看头顶,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四周一片安静,雾气仍然在往下降,可速度似乎是越来越慢了。这是好事,但是鼻腔中的剧烈灼痛让我几乎无法呼吸。我拍了拍手,对自己说道:”走一个。”

  刚想跳跃,忽然就听到,从山洞的角落之中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愣了一下,那是一个人的呻吟声。我试着把手电来回地转,但发现我看不到这个人在什么地方。这个洞太大了,全是丝线,手电光不够清楚,根本找不到边缘。

  完了,我中毒了,这种毒气还能产生幻听吗?我心说。忽然就听到又是一声传来,我咳嗽了几声,发现唾沫中已经开始带血,就弯下腰来。忽然,洞穴壁上,也亮起了手电光。

  我转头,仔细往那里看,那里的手电暗了,有一个声音叫道:”小三爷!”

  ”潘子!”我惊了一下,但是没法靠过去看。对方道:”小三爷,快走。”声音相当微弱。接着,我听到了一连串的咳嗽声。

  ”你怎么样?”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潘子在黑暗中说道:”说来话长了,小三爷,你有烟吗?”

  ”在这儿你还抽烟,不怕肺烧穿?”我听着潘子的语气,觉得他特别地淡定,忽然起了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哈哈哈,没关系了。”潘子道,”你看不到我现在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