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五十七章(一)

  ”这东西他丫的是墓门吗?”胖子道,他摸了摸之后倒吸一口凉气,”真的是墓门啊!”

  ”看样子,这可能是张家古楼的原始形态。最老的张家群葬墓,可能不是楼状,而是一个普通的古墓。后来修了上面的木结构的古楼后,这里被后代保留了下来,作为古楼最底下的地宫。张家的老前辈可全在这里呢!”

  ”我靠,那咱们进去,岂不是等于倒斗?”

  ”怎么,你害怕?”我问道。

  ”不是,我是兴奋。”胖子道,”你想咱哥儿几个,多久没进真斗了?如果咱们真是来倒一斗,那是故地重游,虽然不是实际性质的,但是在情景上,我们可以好好过过瘾啊!”

  我心说胖子真是什么都有得说,便对他道:”那行吧,’摸金校尉’,您先请,快点儿找条路咱们先出去。我下次再找几个真斗让您过过瘾。”

  ”别,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经过这一次,我是真的有点怂了。我决定回去就改行卖大白菜。”

  之前的古楼,其实不是正规意义上的墓穴,但是进入这里,感觉就不同了。这是张家先人的墓穴,怎么说也是比我们厉害很多的老前辈的墓穴,打扰是大不敬的。我们在墓门前磕头叩首。然后我让胖子拿香烟出来,一切还是得按照规矩来。

  按以前北派的规矩,进古墓都得点香祭拜,说明自己是个穷光蛋,老娘生重病,老婆被强抢,必须得靠这笔横财才能活下去,以求得到墓主的原谅。

  胖子说得当然更加振振有词,说什么你们张家的后人不靠谱啊,GPS没电了,迷路了找不到路啊等这些有的没的的话。

  我的手表丢了,没法看现在的时间,只知道我们在里面待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再不出去,上头的机关可能就真的会启动了,便催他快些完事。

  胖子道:”念完咱们就把’香’抽了。这里小哥来过一遍了,想必老祖宗不会介意的。”

  我道:”介意不介意,你等下就知道了。烟我可以抽,你绝对不能碰了。”

  胖子下来之后,咳嗽明显少了,我也稍微放松了下来。胖子说得没错,可能他的血咳光就没事了。

  胖子道:”放心,咱们现在前途未卜,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你抽的时候大口点,我沾几口二手的就行了。”

  我道:”别废话,让爷瞧瞧你的手段。”

  胖子弄完之后,就去推那石门,推了几下,便发现石门后面有什么东西顶住了,我从门缝里望去,便看到一块自来石。

  ”这石门你要怎么打开?”我道。

  胖子点头,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来。那是一个奇怪的钩子,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搞来的,估计是霍老太队伍中的人的。他把钩子插进墓门的后面,便去开自来石。

  自来石是非常出名的东西——在离开古墓的时候,可以用来让石门自己关闭。当时很多新来的考古队员在第一次进古墓时都不了解这东西的原理,都会选择使用暴力强行打开古墓的门。他们打开一次之后就会发现其中的蹊跷,但是往往为时已晚。墓门都被破坏得无法修复了。小哥他们下来的时候是反着走,没问题,但是石门现在自动关闭了,自来石一卡,要打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胖子使用这工具似乎也不是特别熟练,搞了半天也没弄开。我道:”哥们儿,业务不是很熟练啊!”胖子就骂道:”他娘的,最近几年跟你们混,就没进过几个正儿八经的斗。跟着的人还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我都没有演练的机会。你要知道,我跟你们混之前,哪儿他妈那么多的皇陵给我碰上,有几个土坑刨就不错了。”

  ”这么说你还得感谢我们让你长见识了?”

  ”狗屁,光长见识又没钱,我不是旅行家,没事做就在古墓里闲逛。老子也是要背业绩的人。”

  说着,就看到门一下松动了。我靠着石门一顶,门终于开了。

  一条巨大的石道出现在我们面前,里面漆黑一片。我们打起手电,竞相往里面张望。我发现我还是不适应把这个叫做墓道——它和我之前见过的墓道很不相同,都没有什么装饰,倒是同我之前在山中见过的石道很相似。

  胖子现在满脸都是一种幸福和兴奋交织的表情,他显然没有意识到我的想法。他高兴地对我道:”墓道啊,妈的,比看到老子自家门前的路还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