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五十三章(二)

  “妈妈咪呀!”胖子挠了挠丹田,“老子没那么多尿了!”我们捂住口鼻跑过去,发现燃烧得最猛烈的就是窗户纸。胖子脱下衣服当做扫把扑打火苗,把离我们最近的几间房间刚刚烧起来的火苗扑灭。然后冲到已经着火的核心区域。

  我紧随其后。我们在那里狠命地扑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把所有的火苗都扑灭了。

  我完全蒙了,也不知道是被呛蒙的,还是热蒙的。我头晕目眩地看着四周一大片焦炭似的区域,无比惊讶,心说这么大的火,竞然也能这样被扑灭。

  火势蔓延到的十几个房间,带窗格子的外门全部被烧毁了,离着火中心点越远的,烧毁的程度越低,着火点附近的几间则完全被烧毁,连墓志铭都烧成了黑炭。

  胖子剧烈地咳嗽,鼻孔里都喷出血来了。我去扶他,他摆手说没事。“好多了好多了,是好事,血咳出来了,呼吸舒服些了。”

  我们的脸上全是黑的,头发也全部被烧得卷曲了起来,身上很多地方隐隐刺痛——肯定是被烧伤了。

  环视一圈,我无语凝咽,心说什么倒霉事都给我们摊上了。胖子把血唾沫吐在一边,在还相当烫手的木头上坐了下来,有点虚脱了,对我道:“毛主席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真他妈太对了。天真,我走不动了,休息一下。你得再看一遍,把火星全灭了。”

  我点头:“你小心自己的屁股,别也燎起来了。”说着我就去踩熄那些火星。

  “说起屁股,咱们一屁股压在那火苗上,当时都压灭了,怎么会这么快烧成这样?”胖子道,“这楼里也没有过堂风。”

  我道:“当时我们是压在门上,门上面有窗户纸,很可能是火星先慢慢引燃了窗户纸。”

  “你说,样式雷也不在这里放几个灭火器!这大型的木结构建筑,最怕着火了。”胖子道。

  “没人住,也没有雷能劈到这里。”我道,“这儿又那么潮湿,着火的概率太小了。你内脏受伤了,就别说那么多话,能少说几句就少说几句,好好休息。”

  “要胖爷我不说话,还不如直接杀了胖爷我。”胖子道,“人生无常,说一句就少一句。我说得多了,你以后能记得的胖爷我的风采也就多一点——不对,天真,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我的鼻子被烟灰迷了,什么也闻不到,就道:“什么味道?”

  “好像是叉烧肉的味道。”

  “叉烧肉?你快起来!”我道,“该不是你的屁股熟了吧,你坐在火炭上了?”

  “放屁!以胖爷我屁股的油度,肯定不会是叉烧的味道,最起码也应该是北京烤鸭的味道!味道是从那儿来的。”

  胖子指向了墓室里的棺材。棺材已经烧得塌陷了,棺材盖子完全烧没了。早知道如此,刚才就不顶回去了。

  “难道是尸体烧焦了?但是刚才我们都看到,尸体是一堆骸骨,不可能烧出焚烧蛋白质的香味,更不可能烧出叉烧的味道来。”

  地板也被烧毁得很严重。我小心翼翼地踩着走过去,用手电筒往棺材里照去。

  瞬间一个激灵,我竟然看到了一具陌生的焦尸躺在棺材里面。而且,棺材里面全是木炭片。

  这不是我们刚才在棺材里看到的骸骨,这尸体是从哪儿来的?同时我还发现,这不是一具古尸,是一具现代人的尸体。从装备来看,这应该是小哥队伍中的一个人。不过面目已经完全被烧焦了。

  胖子晃晃悠悠地跟了过来,端详了片刻,就把手电筒指向头顶:“是从上头掉下来的,砸到了棺材上。”我抬头,果然看到棺材的正上方有一个裂口,往上是古楼的上一层。

  “火把天花板烧穿了,尸体掉了下来,摔进棺材里?”我自言自语。

  胖子道:“然后就被烧死了?”

  “不是烧死的。”我道,“我们没有听到任何惨叫声。你看这人的鼻子里一点烟灰也没有。他摔下来之前,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他应该是躺在楼上一位于这具棺材的正上方,大火烧穿了天花板,他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棺材里。”

  “还有这种巧合?”

  “未必是巧合。”

  说着我就让胖子托我一把。胖子摇头道:“不行了,胖爷我老了,这一次换你在下面。”

  我看了看胖子的情况,心说也对。于是胖子蹬上我的肩膀,脑袋一伸,正好能探人裂口,于是举着手电往里照去。

  胖子极重,他全身的重量往我身上一压,我就觉得肚子里有一股气差点就要挤出来了,赶紧用力缩紧全身肌肉顶住胖子。

  我看不到胖子在上面干吗,只听到他叫了一声:“我靠!”

  我咬牙问有什么。他道:“找到他们了,老太婆和小哥都在,不过……”

  “不过什么?”

  胖子啧了一声:“你先别上来,你上来了可能接受不了。情况不妙,我先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