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四十九章(二)

  墙壁上挂满了写满文字的木牌,我看着都是小楷的汉字,似乎是墓志铭一类的。

  火光烧了没一分钟就暗了,胖子又甩了一个进去,看得更仔细了,就道:“没跑了,这一层就是墓室了,这一溜应该全都是。”

  我估算了一下:这一层楼最起码有两千平方米,这一间是两到三平方米,那就是说,有一千个左右这样的房间。这里大概有一千具棺材,一千个死人。

  “张家有那么多人吗?”胖子道,“这家族得多大啊。”

  我道:“古代的财阀家族非常庞大。你看过《红楼梦》吗?你知道一个大观园里有多少人吗?光曹雪芹写过的就有四百五十个。成吉思汗家族到现在人数估计已经上万了,你我身上可能都有当时‘黄金家族’的基因。满清皇族人口也相当多。历史上只要一个家族能兴隆三代,到了第三代,各地共有个几万人就不是问题。这张家人身份特殊,兴衰不受历史更替的影响,恐怕家族更加庞大。能在这里分上一个小房间的,恐怕都是本家很牛逼的人,其他什么七表弟三堂哥之类的,全在楼下挂着呢。”

  胖子道:“好家伙,得亏到了小哥这一代都痴呆了,否则中国不得被他们给占领了啊。”

  “中国第三大姓就是张姓。‘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观弧星,始制弓矢,为弓正,主祀弧,遂为张氏。’张家是望族不足为奇。”我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在我们的谈论中,一股浓烈的焦煳味传了过来,胖子闻了闻:“没事,是刚才那照明弹的煳味。”

  我闻着不对,这味道很浓啊,而且带着温度,不像是冷烟的味道。“不对不对。”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刚才我们看过的房间里,闪动着什么光。

  我凑过去一看,就知道完蛋了,刚才燃烧弹丢到了里面的地板上,地板是木头的,那燃烧弹的温度非常高,地板竟然被烧了起来。

  “狗日的你闯大祸了。”我说道,“快快快,水壶。”

  “没事,不就一小火吗?”胖子道,说着揭开水壶盖,喝了一口就往洞里喷。喷了几口根本没有用,水壶里的水全喷完了,那火却越烧越旺了。

  整幢古楼都是木结构的,这又是中间的楼层,要是烧起来,整幢古楼就完蛋了。“现在我承认我闯大祸了。”胖子说道,看着上头的横梁。本来只要踹门进去扑腾几脚,这小火就一定灭了,但是我几乎能肯定,这上头近千年的有毒粉末会在火灭之前就把我们干掉。

  “用小便。”我脑海中想起了三叔之前和我说过的一件往事,“你有小便吗?”

  “我靠,这上面全是粉末,谁知道会不会烫伤我的‘小兄弟’。老子已经为了小哥牺牲我的肺了,我可不想再牺牲那话儿。”

  “没事,你再在窗户的上头戳一个孔,上头用眼睛看,下头瞄准,最多有些粉末沾上去,脱点皮就没事了。”

  “那你干吗不尿?”

  “老子没喝那么多水啊。”我骂道,“快点,再不尿你膀胱再大都没用了。”

  胖子看了看我,看看自己的裤档,又看了看里面的火光,“唉”了一声下定了决心:“那你蹲下!”

  我蹲下,胖子哗地脱下裤子,露出自己的短裤,就朝我逼过来,一下就踩到了我肩膀上。就听胖子叫道:“狗日的吃我……”

  我实在没有想到胖子竟然那么重,一下下来,我的锁骨就发出咔嚓的一声,似乎是折断了。我根本无法承受他的体重,一下就歪倒了。胖子那“鞭”字还没说完,就变成了“我靠”,整个人扑到了木门上。术门整个就被他扑倒,拍倒在了地上。

  那火苗显然是瞬间就被拍灭了,我一看事态不对,立即大叫:“屏住呼吸。”

  说着两个人立即用衣服包头,捂住口鼻,死死地保护自己的脸。

  我预感到之后一定是粉尘像雪花一样飘下来,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竟然只有一些轻微的粉尘。我和胖子等了一会儿,扑腾掉头发上的粉尘,就感到奇怪。

  “这儿有人打扫卫生吗?”胖子道。

  我摇头:“也许是因为这里的窗户用的是这种黑色的纸。你看,我们之前走过的那几层,都是用白色的窗户纸,都烂透了。这里黑色的纸都还完好,想来应该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我用脚拨弄了一下脚下的灰尘,就发现,这些灰尘也很薄,而且是灰色的。

  我小心翼翼地摸起来一捻,就发现,这些是真的灰尘,并不是粉尘。

  我长出一口气这里相对非常安全。我本以为自己会完全烂光,看样子经验主义还是不行。

  正想着,我就闻到一股很不舒服的味道,接着我就发现我的裤管和被我们压倒的门上全是水。闻了一下,我就长叹一口气:“胖子,你狗日的没刹住车是吧?”

  “我靠,老子闸门刚放开,你他妈就倒了,你能靠谱点吗,你要能再坚持一下,老子就能尿完了。”胖子点上一支烟,拍了拍自己的裤档,“老子最后的时间全部用来把老子的神物缩回去,否则这么倒下去,卡在门里,我靠,再硬的枪也得废了。”

  我道:“你先把东西塞回去吧。”便一边站起来抖动裤管,一边就打起手电,去看棺材四周墙壁木牌上的文字。

  木牌腐朽得相当厉害,从最开始几行上的文字来看,我发现这是这个人的生平介绍,文字全是古文体。

  我非常迅速地读完,心中忽然有了一丝狂喜。这上面写的东西,虽然不是我想知道的,但是太有价值了,从中似乎可以推断出这个张家家族的一些核心秘密。

  而且,这秘密不再是由各种信息推测出来的。写在墓志铭上的一生,基本可以确定是百分之百真实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