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四十九章(一)

  “什么是神仙果子?和煎饼果子是一个类型吗?”我想起了一本漫画,里面有很多果实,吃了就有超能力,想到这个,我心中觉得异样的好笑。

  我看着胖子,胖子道:“我听我一姐们儿说过。这家伙是一极牛逼的小姐,有一次她去一老板家里‘送外卖’,看到那老板的房间里挂着一个盒子,老板不让碰,就说是神仙果子。她不懂,那嫖客就问她看过《楚留香传奇》吗,里面的无花和尚从生出来开始就没有落过地,一直是在床上,打坐在銮驾上,和无根水一样。这人佛性极高,从生出来开始就不沾红尘。有些东西也一样,从制作出来开始,就从来没有落到地上过,都是被挂起来保存的,装这种宝物的盒子,就被叫做神仙果子。我只是听说过,没想到这里有这么多。”

  “你他妈说话靠谱吗?”我道,“我也听说过一故事。以前太监们都有一间宝贝房,所有从他们身上割下来的东西,全都会放在一个盒子里,吊在宝贝房里,也是这样的情况,有各种各样的盒子,有些大太监的宝贝还有自己特别的房间。我看这地方就是宝贝房啊。”

  “你是说,张家古楼第三层的天花板上吊了几万根鸡巴?我靠,这张家楼主的审美真骚气啊。绝对不可能!”说着胖子扯出冲锋枪,就道,“你找一个,胖爷我亮亮手艺,给你来个百步穿杨。”

  我看他咳嗽,脸色都快青了,就道:“别他妈扯皮了,随便打个下来。”

  胖子指了指远处一个:“咱们做事情得有范儿,看那儿,那个最小的。”我也没看清楚,就看到他抬手一枪,远处天花板上挂的一个盒子应声落下,掉在地上滚了几下。

  我们捂住口鼻,等到粉尘散去才过去。胖子捡起来,那是一个木头盒子,外面也腐朽得相当厉害胖子用铁刺撬开,把里面的东西倒到地上。

  那是一只干枯的手,长着两根奇长的手指,但是和闷油瓶的不是同样的。

  胖子和我对视,都不说话。胖子站起来,立即又射了几个下来。我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全都是干枯的手,有些手已经完全腐烂了,是几根白骨,但是能看出这些手的手指都有问题。

  而且,打下来的盒子有的新有的旧,看年代相差很远。

  “张家人的鸡巴长得很有特色啊。”胖子揶揄我,“你丫好这一口吧?”

  “滚犊子。”我骂道,看着头顶,“这里是一个手冢啊。这些手显然都有张家人的特征,而且数量那么多,年代又各异。你知道当年很多华人在海外死后要葬回国内,是怎么回来的吗?”我停了一下,看他一眼继续道,“尸体太重,也无法保存,他们就只带回来一部分。我觉得这些手很可能就是那些人尸体已经被损坏,无法归葬。所以砍下一只手来,以这种形式葬在这里。”

  “那怎么会有那么多?”

  “战争。”我道,“这么多人,肯定是因为大量的火并,或者是战争。当然不是大战,但是自古大型的盗墓家族都有自己的武装,不仅是盗墓,很多地方的财阀都有武装,这些人在战争时期都是当地很强的武装力量。”

  “那你记得我们从湖里捞出来的尸体吗?”胖子问道,“那些也没有手,手都被砍掉了。”

  “这些手都有张家人明显的特征,之所以砍掉手,除了归葬之外,一定也有隐藏身份的原因。”我道,“看样子,我们从湖里捞出来的尸体,也是张家人。”

  “是张家人?”胖子有点犯嘀咕,“太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手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我迫不及待地跟着闷油瓶的脚印继续往前探索,找到了下一段楼梯。我们爬了上去。

  再往上这一层,我一下就看到了很多的木头围栏——这一层终于变得正常起来。和很多塔楼一样,里面有很多隔间和走廊。我们从楼梯口往前,发现所有的隔间都关着门,窗户上糊着黑色的纸,完全看不到里面。

  胖子往前走了几步,找了一间推了一下,发现是锁着的,抬脚就想踹,但是马上就想起粉尘来了,立即把脚缩了回来。我们用衣服当扇子,把门上的粉尘扇掉,然后胖子用铁刺在黑色的窗户纸上戳了一个破洞。

  我们往里窥探,房间里一片漆黑,手电往洞里照,也照不清全貌。胖子就掏出了之前从死人身上找到的自制照明弹,点上就往孔洞里甩了进去。

  那东西烧起铝箔,一下把整个房间照亮了。我意识到这玩意儿其实就是大号的火折子,被这群盗墓贼改良过了,劳动人民果然心灵手巧。我们再次把眼睛贴上去,就发现房间不大,最多三平方米,里面放着一口黑木的大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