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四十三章(二)

  我心中凛然:我靠,这水潭底下竟然有这样的机关?就在我担心这下面有多高,底下是什么的一瞬间,我已经落到了地上,手电拌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接着上面冲下来的水不停地冲在我身上,把我整个人往地里压。

  我被冲得狼狈不堪,虽然上面的水潭不深,但是起码也有几吨的水。我不停地扑腾,才能勉强在水流中找个空隙呼吸一口。

  半窒息的状态等到所有的水全部流完才得到缓解。我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不停地呕吐和咳嗽,把气管里所有的水全都喷了出来,这才算是缓了过来。

  这狗日的又是什么地方?手电已被冲得非常远,我抹着脸看四周,一片漆黑。我摸了摸地上,发现竟然不是石头,而是沙子。沙子被冲出了一个大坑,我就在这个大坑的中央。

  这似乎是个沙坑。

  这一落也只有两三米髙,我一边庆幸落入的不是要命的陷阱,一边挣扎着爬了起来。

  刚往手电光的方向走了两三步,我就觉得不对劲。

  一下我的脚就陷人了地里,走了三步之后,我已经被拖入了脚下的地面里。

  我低头去看,就发现下面全是细沙。沙子极细,完全无法承受人的重量,我正在不停地往下陷落。

  我立即反应了过来——这是个流沙陷阱。

  古墓中最常见的机关就是流沙陷阱。它没有什么精巧的设计,只是在古墓的四周灌人大量的流沙,因为流沙和水一样,如果挖掘到这个流沙层,除非挖出所有的流沙,否则不论怎么挖坑,都和在水里挖坑一样,每挖一下,流沙都会涌回去。同时,古墓的工匠会在古墓的地板上设计翻板,盗墓者只要掉人翻板,立即就会落人古墓最底下的流沙层中,很快就被没顶。

  鬼影说通道内十分安全,怎么会有这样的陷阱?我正纳闷,一边趴在流沙上,加大自己与地面的接触面积,阻止下滑的速度,一边就往身上摸。

  我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眼睛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线。我看到胖子就在不远的地方,他比我更惨,是头朝下插入了流沙之中,现在只剩下两只脚还在不停地翻腾,想把脑袋翻出来,但是越折腾,下沉得越厉害。

  在这种环境下,我已经学会不绝望。以往越是险恶的环境,我最后越是可以险中求胜。

  但是,就在我冷静地快速思考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这一次和以往都不一样。

  这一次,没有时间给我思考。

  几乎就在二十秒之后,沙子已经没到了我的脖子。不过,几乎是同时,我发现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

  是流沙陷阱的底部?

  那是一块坚硬的东西,附止了我的继续下沉。胖子也翻了出来,大叫着。我让他过来,他拼命往我这里爬,只爬了一半,他也没到只剩下一个脑袋,只能停了下来。

  我喘看粗气,用力感受脚下的感觉,心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古代的人都很矮?古人没有想到现代人会长得那么高,所以把陷阱挖得太浅了?

  不可能啊。虽然我相信,流沙这种陷阱,只要能没顶几厘米,就一定可以把人杀死,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这种陷坑一般会挖得非常非常深。

  “天真,你没事吧?”胖子在一边吼道,朝我扑腾过来。

  “没亊。”我道:刚说完,胖子就“哎哟”了一声,停住了。

  “怎么了?”

  “沙子虽面有东西。”胖子说道,“他娘的顶到我的肺了。”说着就看到他面前的沙子翻动了一下。

  “什么玩意儿?不会是活的吧?”

  “不是,硬邦邦的,好像是石头。我把它弄出来。”胖子说逍,“他娘的,手感略有些诡异啊。”

  说完沙子一阵翻动,从沙子里冒出了一个角状的物体。胖子咬牙,显然在沙子下面使劲。等了一会儿,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头骨从沙子里冒了出来。

  “这是鹿啊。”胖子就道,“看样子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可怜虫。”说完把头骨一丢,继续往我这里挪。

  “鹿怎么会到这地方来?难道这楼里葬的是圣诞老人?”

  “也许是误闯进来的,还有好多。”胖子继续扑腾,很快又从沙子里掏出一根骨头来,不知道是什么部位的,很长,好像一根骨刺一样,“我靠,真不少,硌得我真难受。”

  我也学他一样在沙子里扑腾。手在沙子里很难移动,好在这里的流沙质地很细,不像海滩上的沙子,挖得越深越结实。很快我也摸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

  我抓住那东西,一点一点往上推,很快在我面前的沙堆上也鼓起了一个沙包。我用力一顶,把那块骨头推出了沙面。我首先看到了一团头发。

  我愣了一会儿,继续往上顶,一张狰狞的脸从沙地里浮现出来,那是一具人的干尸。我看到他身上已经褪色的军绿色衣服,意识到这应该是某次盗墓的牺牲品。

  “‘圣诞老人’你好。”胖子终于来到了我的身边,“看样子,这里是个乱葬坑。别看了,我们得想办法,否则我们也成‘圣诞老人了。”

  我们的办法是,利用这沙中的骨头,将我们身上撕下的布带相连,做成一个骨头框架,然后蒙上能蒙的任何东西,做成类似于雪橇一样的东西。

  我们得做两块,先爬到一块上面,然后爬到另一块上面。这样我们和沙地的接触面积能大很多,人就不会陷下去,就能在沙地前进了。

  我俩迅速做完之后,我才发现这样的方式很傻——我们不能直线行进,我们得横着走。

  胖子指了指一个方向,说道:“先往那边去,我们‘尝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得几时’。”

  “傻逼,那不是什么好话。”我骂道,就和胖子趴在“雪橇”上,胖子把一边的底盘递给我,我翻到另一边,然后我们两个滚过去,再如此反复。

  一路往前,真的是滚着前进的。滚着滚着,忽然我们到了一个地方,沙子就往下一陷。

  我心中一惊,心说我靠,这流沙连这么大表面积的东西都托不住吗?那他妈根本不是流沙,简直是流氓沙啊。我一下就听到沙子下面传来一连串的石头摩擦撞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