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四十一章(二)

  我再把光源慢慢地拧亮,镜子之中的青光竟然也慢慢地变亮了。

  我不禁莞尔,刚才对这面镜子技术的高估一下就消失了。我立即就对胖子道:“你看,没那么神奇。这镜子里的青光,就是我们手电的光源。我们的手电亮,里面就亮.我们的手电暗,里面就暗。”

  胖子在梁上也看得很淸楚,点头:“我们的手电光能通过这镜子,射到这座楼里去?”

  我摇头。我们的手电虽然是“狼眼”,能把人给闪盲了,但是要用来给这么大的一座楼照明是不可能的。

  真实的情况我还无法完全推测出来,但是,既然这镜子里光线的问题这么简单,那我觉得其他的情况也一定不会太困难。

  二叔教过我,凡事都要看目的,由目的才能推测出很多从正面推测不到的方面,这是我从老一辈那里学来的最有用的一句话。我摸着被冰冷的潭水冻得发麻的腿,开始思考,这面镜子放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你说这面镜子放在这里,和风水有没有关系?”我问胖子。

  胖子说道:“一些阳宅风水中会用到八卦镜,不过这也太大了。这镜子要挂阳台上,都能把飞机晃下来。你他娘的就整天在阳台上看着掉飞机吧,今天掉一空客,明天落一波音,多热闹。”

  “又打飞机又晃飞机,你他娘和飞机杠上了是吧?咱们没时间了,往正经了想。”

  胖子最后吸了几口烟,把烟屁股掐了丢进水里,又点上一根:“我要想得出来就早想出来了,然后杀进古楼,把小哥他们全部拯救回来,那么现在这时候我们已经在北京吃烤鸭了,还用在这儿嘬烟屁股?你多想想,别依赖我。”

  “你不是风水大拿吗,还问我?”我问他道。

  他摇头:“他娘的这高深的我肯定没辙啊,何况那时候你啥也不懂,老子乱说也行。现在你丫进步了,我得兜着点。”

  我心说我靠,原来那些都是你乱说的。胖子继续道:“我觉得你琢磨风水没用,这风水,要懂的一眼就懂了,要不懂看瞎了都不懂。你要真想听我的意见,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以为是上面的倒影。不过你看上面——”他把“狼眼”手电指向头顶。这个山洞往上的纵深十分深,能看到上头全都是乱石,但是具体看不太淸楚。

  我掏出一根烟,从胖子嘴里扯过烟点上,再给他塞回去。胖子的手电光在头顶上来回地晃。

  “上面全是石头,什么都没有,所以我才觉得,这楼他娘的就在镜子里。”胖子把脚踩到镜子上面,“如果这镜子里的影像是从那里倒映下来的,我走在镜子上面,肯定就会挡住镜子里的影像,但是显然没有。比起你这个大学生,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基本的道理我是懂的。”

  我看着上面的岩石,又看看胖子在镜子上搔首弄姿,来回看了好几遍,我觉得胖子说的一点没错,但是我心中产生了一丝异样。

  也许是因为最近我身边有太多的欺骗和设计,所以我对于很多事情的破绽有着一种敏感的直觉。我忽然觉得,这个洞不够严谨。

  这就好像一个魔术。说起魔术这个东西,最牛逼的魔术是街头魔术,魔术师就在你面前没有任何掩饰地表演,魔术高手往往给人感觉有特异功能,这是最厉害的。

  其次就是舞台魔术。舞台魔术里很多最基本的桥段,都需要布匹遮挡,或者使用箱子。舞台魔术的原理在于,使用布匹和箱子并不能改变这件事情的不可能,但是因为我们知道魔术大多是错觉和陷阱,所以,聪明的人会立即知道,蹊跷一定就在布匹后面或箱子里面,只是掩饰得很巧妙,我们看不出来而已。

  现在这种感觉就是舞台魔术的感觉。如果这里的设计工匠要把张家古楼就在镜子里这件事情做实的话,那么是否应该寻找一个矮一些的山洞,这样我们只要抬头往上一看,就知道洞顶上也不可能做手脚。

  但是这个洞顶太高了,有些看不太清楚。虽然我们基本上判断洞顶上除了石头很可能什么也没有,但是因为它高度很高,让我觉得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那机关也一定会藏在洞顶,因为我们四周的情况太明显,不可能有任何机关的可能性。

  那可能性就一定在我们看不到或者还没有看到的地方。

  当然,这也许只是我一时的错觉。如果有一个人告诉我,你必须拆穿舞台魔术师的把戏,否则你就会失去你的朋友。我首先要做的,当然是踢翻魔术师的箱子,看蹊跷是否在里面。

  “我们得爬上去看看。”我对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