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二十六章(二)

  “你妈!”皮包轻声骂道,恶心得直吐口水,显然尿呛到嘴里去了。

  胖子继续让我们别说话,所有人都恶心得不知所措。只有胖子迎了上去,开始爬沟边的石头。我不知道他想干吗,也咬牙跟了上去。我抓着藤蔓一直爬到横木底下,一下就听到上头有人说话,还是英语,我立即明白,那是裘德考的队伍。

  还是有些尿流了下来,滴在胖子脸上他也不管。他听不懂上面在讲什么,就做了个手势让我听。

  我忍住强烈的恶心侧耳去听。上面肯定有不少人,显然他们身在高处,完全没有发现沟下还铺着一层横木,横木下面还有这么隐秘的通道,

  但裘德考的人,此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啊。我听不清老外们的具体对话,只能对胖子摇头。胖子要了我的手机,要我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这时,我听到了一个中国人的声音,他说了一句:“快出发,没时间休息。谁看到新找来的向导去哪儿了?”接着有人翻译成了英文。

  我听得那声音,一愣一这声音很熟悉,想再听几句,上面的人就发出了一片动身的声音。

  我和胖子翻下去,胖子吐了几口口水,听声音远去了,才道:“妈的,老外真他妈的火气大,尿骚味儿也太重了。秀秀,快听听他们说的是什么。”

  我想到那中国人的声音也被录下来了,马上凑过去,但看秀秀这时完全不理会,只是把衣服解开,到水潭边去洗漱。

  “哎呀,丫头.先别洗,那潭子我也尿过,洗了不还一样?”胖子道。

  秀秀和边上也在一起洗的皮包都愣了一下,皮包立即跳起来:“哪个你没尿过?”

  “都尿过,昨晚无聊,我每个潭都尿了几下。”胖子道,“先别洗,来听听录音。”

  “我不干!”秀秀道,“我宁可死也受不了这味儿。”

  我闻着也无比难受。胖子没办法,只好指向远处一个水潭:“那个是干净的。”

  我们马上冲过去,把头发和衣服都洗了,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尿味儿淡到闻不出才作罢。

  “死人不怕,怕尿?我告诉你们,根据科学研究,尸体腐烂的东西绝对比尿脏。尿喝下去是没事的。”胖子道。

  秀秀用她的头盔从水潭中兜起一头盔水:“那你喝!”

  “喝下去没事,不代表就好喝啊,”胖子说道,“快点弄完,咱们不能被他们赶上。”

  秀秀听了录音之后说:“放心吧,他们在上头走山路,根本不可能赶上我们。这一队人一定是在我们到巴乃之前就出发了,已经在山里走了几天,被我们赶上了。”

  “他们说新找的向导是怎么回事?”胖子道,“那儿怎么会有向导?”

  我摇头,一直想着我刚才听到的那句地方话。那个说话的人是谁?为什么我听着那么熟悉?

  胖子看我有些心思,问我怎么了,我把事情一说,他却没有印象。显然是他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秀秀道:“不管怎么说,裘德考在我们来之前又派出了队伍,我听他对三爷的说辞不同,显然他对我们有所隐瞒。”

  以裘德考的性格,他之所以继续派出队伍探险,肯定不是乱来,一定是有了新的信息。那个新的向导也许是关键。

  “可是,那咱们怎么办?不理他们,继续走吗?”胖子想了想看向我。

  我对于那声音太忌讳了,一种极不好的预感在我心中涌动。我对胖子道:“我们得爬上去看看。”

  我和胖子用砍刀劈开腐蚀最严重的一根横木,爬了出去。外面是一片月光。这里没有大树,我顺着斜坡一路缓缓地爬,就听到人的声音顺着风传来。队伍在连夜前进,已经走开了一定的距离,但秀秀说得没错,坡上特别难走,他们没走出多远,还能看到前面的火光。

  我和胖子快步追了几步,胖子一把拉住我,进到草丛里对我摇头。我看向他指的地方,却见前方的高处有火星点——有人在那里。

  “哨兵!不能再跟进了。”胖子说着递给我一架瞄准镜。

  “你哪儿弄来的?”

  “枪上拆下来的。”胖子道。

  我拿起来朝前面的队伍看去,看到了一群老外正在灌木上爬坡。他们没有用手电,而是用的火把,在没有路的山上,手电太容易迷路了。

  这支队伍大概有十五人,老外在我看来都长得一样,我也没法认出是不是岸边的那一批。我移动望远镜,去找那个向导。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中国人,他背对着我,正在和另一个老外聊天。我一看到他的背影,就打了一个激灵,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传了过来。

  接着,那个人忽然转过头来,往后看了看,他的脸迅速地闪了一下。

  我当时就一愣,接着整个人便跟打了鸡血一样,浑身毛孔都奓了起来,因为,在当时那一刹那,我忽然搞不清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那张脸。

  那是我的脸。

  我看到了我自己。我看到了一个吴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