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二十一章(二)

  他们对此一一进行了测试和反驳,在闷油瓶反复确定这条隧道不可能有机关之后,胖子用了他自己的方法——在石壁上凿了几个小洞,放置了一些炸药,然后进行小范围的爆破。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里的石头没有他想的那么结实,石壁被他炸掉了很大一部分,出现了一个大深坑。他继续往里炸,想找到石壁后可能有空间的证据,但是炸了几次,坑越来越深,露出来的却全是石头。

  他找了好几个地方做这样的爆破测试,都是一样的结果。

  机关不可能埋在太深的岩石后面,第一条被验证是不可能的。

  第二条胖子压根就不相信。他对尸胎耿耿于怀,认为一定是隧道里有什么东西迷住了他们,想让闷油瓶一路洒血,看看有没有效果。闷油瓶没有理他,但提出当时唯一一个可能让他们获救的办法。

  他们在隧道的两头各站一个人,在入口处的人一定不会变,但如果隧道的出口会移动的话,在隧道里行走的人往回走,从入口再次进来之后,守在隧道出口的人就有可能看到隧道口移动的真相。

  因为在隧道出口发生的状况可能让人匪夷所思,所以这个人选必须是闷油瓶,而胖子守在入口的位置,其他人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回到入口,通过隧道。

  胖子之所以会被选在入口的位置,是因为在当时霍老太的队伍中,只有他和闷油瓶两个人还保持着相当的行动力,这和胖子与闷油瓶之前大量匪夷所思的经历是分不开的,所以在其他人都近乎崩溃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几乎都在单干。

  当时他们分了工,闷油瓶戴了手套,绑住裤管袖管的缝隙,进了洞穴。

  从此,他就没有再出现过。

  他们中的一个人出去看情况,只去了三分钟就跑了回来,说闷油瓶竟然不见了。

  所有人都崩溃了,胖子也出去看,一个水潭一个水潭地去看,发现闷油瓶果然不见了。

  “职业失踪人员果然名不虚传。”我心说。

  “后面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的中毒情况越来越严重,后来我晕了过去。”胖子说道,“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身边所有的人都不见了。”

  也亏得这样,胖子现在才能和我说话。因为这一次,进人隧道的队伍至今没有回来。

  胖子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才确定事情不妙,只得往隧道里走去。这一次,他就发现,隧道发生了变化。往里走了十几分钟,他再次走出了隧道,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回到山外,而是进人了一个黑暗的地方。

  他打起手电,一下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洞穴水潭的边缘。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水潭,呈现出葫芦造型,下头是水,上头是空的,中间有一道石梁贴着水面通到对面。胖子走了过去,发现对面是死路,而在石梁的中段,他看到水面下有一些东西。

  那是水面之下的一块平面,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凿出来的。胖子伸手下去按了几把,发现还比较结实,于是下了水,贴近水面看,这块平面反射出非常耀眼的光亮。

  他发现这是一面镜子——整个水面下一巴掌深的地方,有一面两三丈宽的镜子。

  就在这面镜子里,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倒影,那是一座巨大的雕梁古楼。

  胖子的第一反应认为,古楼是悬挂在这个山洞顶上的,立即抬头去看,却发现头顶上什么都没有。他非常惊讶,低头去看,镜中的那座古楼悬鹑百结,分明就在自己身下。

  如果不在头顶,难道这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块玻璃?这古楼其实是沉在水中的?

  他喊了几声,没人答理他,他只得走到镜子的边上,想看看水下是否沉着古楼。这一下他立即就知道不可能了。原来这水潭极浅,镜子是在一巴掌深的水面下,而水的深度也只是没到了腰部。他俯身潜入镜子下面,游了一圈,发现潭底也就这么深,不要说藏下一栋古楼,就连趴着抬头都难。

  那这是怎么回事?胖子重新爬上了那面镜子。他都开始怀疑,那镜中的古楼是否只是一张画而已。

  如果说阴冷的洞穴和诡异的古镜并没有让他觉得恐惧,那么等他趴在镜面上仔细去端详这镜中古楼的时候,他看到的东西便让他浑身冒出了一股真正意义上的毛骨悚然。

  在古镜之中,他看到了一栋古楼,而在古楼的一条走廊上,他赫然就看到了闷油瓶和霍老太他们正在其中休整。他看到了手电的光线在走廊的缝隙中闪烁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胖子头上的冷汗发着奓地往外淌,似乎自己正存在于某本志怪小说的情节中。他敲打着镜面,想吸引镜中人的注意力,然而下面的人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听到这里,我也完全蒙了,反问胖子道:“你是说,他们在一面镜子里?”

  胖子点头:“对,这座张家古楼,在一面镜子里。”

  怎么可能,我心说,问道:“你确定是看到的,不是你的幻觉?”

  “三爷,咱下过的斗虽然不比您多,但是怎么也算是北京城里叫得响的号子,是真是假,我会分不清吗?千真万确,那楼就是在一面镜子里,他们全在镜子里的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