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十章(一)

  坐在车里,我全身的疲惫涌了上来,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我几乎记不清发生了什么。

  不过,从小花的表情来看,这件事算是成功了。

  小花在车上告诉我,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我这边肯定会有问题,所以在整个计划里,我这边只是一步,目的是把所有人都引到茶馆里,然后他的两个伙计在另一边待命,其中一个戴了一张三叔的人皮面具。

  如果王八邱不发难,就由我这边唱大戏一直唱到完,一旦我这里出现任何问题,被人戮穿或是王八邱来硬的,他都还有一个后招儿。

  潘子一倒,他就知道事情有变,已经做好了准备。果然王八邱立即来了,显然早就埋伏在四周了,小花立即给那两个手下发了信息,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我道:“这也够惊险的,老六那边的伙计要是晚几分钟发短信,我们就死了。”

  小花道:“这一行靠运气没法生存。”说着让我看他的手机,上面有一条短信:“六爷,三爷带了人在我们铺子里,怎么办?”

  “老六最得力的手下昨天和我唱K的时候,没发现自己的手机被掉包了。”小花道,“可惜,这种小小的伎俩,总是屡试不爽。”

  我心中苦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我这辈子最最难熬的一个上午算是过去了。

  人皮面具贴合得非常好,我在车里抽了半包烟才慢慢地缓过来,问这些人回去会怎么办。

  小花说:“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至少三爷回来了这个事情已经成为现实了。你三叔在长沙威名远播几十年了,我们这么一闹,潘子再去走动,气势就完全不同了。”

  “我总觉得悬,士气已经颓了,说起来就能起来?”

  “我举个例子,现在有很多人行的新伙计都是听着三爷的故事长大的。这些人把三爷当神一样崇拜,只要潘子说替三爷办事情,他们死都愿意,但前提是,潘子必须代表三爷。这样他们就会觉得替潘子办事能进到三爷的盘口来,得到三爷的点拨,”小花道,“这就是区别。这批人数目可不小,潘子靠自己是叫不动的:”

  我点头,确实有道理。小花继续道:“刚才那些人中,肯定有很大一部分是潘子能直接叫得动的。王八邱和鱼贩还是个麻烦,不过只能直面了。”

  我问起潘子的消息,小花道:“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他就要出院了。”

  “出院,为什么要出院?”我道,“他妈的,他不要命了!”“今天晚上很关键。”小花道,“我们刚才的‘成果’需要有一个人‘变现’,潘子必须出面,确定到底有几个盘口是在我们这一边然后,也就是今晚下半夜,王八邱和老六必须除掉。”

  我心中一惊:“什么意思?”

  “事不过夜,这是三爷的规矩,王八邱也很清楚,也不会坐以待毙。”小花说着看了看天,“今晚要下雨,流血的天气。”

  我看着他,意外道:“这么可怕的话,你说得倒一点也没压力,能不这么干吗?”

  小花笑了笑:“刚才那句话,是我爷爷说的,我妈又转述给我听的。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才十七岁。”说着他叹了口气,“压力这种东西,说着说着,就没了。”

  我皱眉,感觉到一阵恐惧,我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发生这种事情,于是问道:“一定要这样?要不我们打匿名电话报警,把他干掉好了。”

  “天真这外号还真没起错。”小花道,“如果我是你三叔,也许我有办法让你继续天真下去,可惜我不是。小三爷,面对现实吧,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沉默不语,看着车外的长沙,想起潘子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这确实是我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