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七章(二)

  我立即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人,竞然顿时往后退了一步,接着交头接耳的声音都消失了。现场静得吓人,连那鱼贩一下也停住了,回头看向潘子。

  我看着这情形,无比的惊讶,几乎忍不住,只得立即喝茶,用茶杯挡住我的脸,同时吸了口气,才控制住脸部的表情。

  我再次看向场内,就见潘子站起来之后,看也没看其他人,而是摇摇晃晃地吸了几口气,转头向鱼贩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没有动,都戒备地看着他,鱼贩忽然就有些胆怯,说道:“姓潘的,你想干吗?兄弟们都看着呢,你要是动手,咱们可就撕破脸了,你他妈别后悔!”

  潘子一脸的轻蔑,根本不理会,鱼贩开始叫:“阿烂,阿邦,带……”

  还没说完,潘子已经到了他面前,一把扣住他来推的手,一拧,把他整个人拧得翻了过去。

  鱼贩疼得大叫,同时我就听到外面有骚动的声音,有几个人往这里跑了过来。潘子也不理,把手一伸,从他裤子后袋里抽出了一个本子,就往后一递。

  小花上前接过来,翮了翻,道:“不是有账本吗?哎呀,老六你太调皮了。”

  “那是我……哎呀呀!”鱼贩刚想说话,潘子一用劲,他立即惨叫起来。接着潘子就看向鱼贩边上的人,那个人也看了看他,一脸惊讶。

  “看着我干吗?交东西上去,也要我动手吗?”潘子一瞪眼,那个人立即反应了过来,马上转身向小花递上本子:“花儿爷,到五月份,全在。”接着,所有人都动了,每个人争先恐后地拿账本递给小花。

  潘子这才放开哇哇叫的鱼贩,此时鱼贩的那几个手下才赶到,看到老板吃亏就想往前冲,却一下被鱼贩拦住了。鱼贩揉着胳臂,脸色红白交替。

  潘子看着鱼贩,指了指自己的后背,冷冷道:“老子被人砍了一刀,背很疼,我长话短说。”他咳嗽了一下,“今天,三爷没说走之前,谁也不准走。我眼睛看不清楚,平日里谁熟谁陌生.今天也没精力分辨了。谁要敢早走,我就当场弄死他。”

  鱼贩听着,想骂什么,潘子立即又道:“别顶嘴,会死的。”

  这话竞然就从鱼贩的喉咙里咽了下去,当真就不敢走,也不敢说话了。看着小花拿了一堆账本回到桌子边,鱼贩显然极其愤怒,但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另一边中年妇女和身边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也递上了账本,显得十分无奈.

  潘子还是看也不看,转头走了回去,点上烟,有点摇摇晃晃地重新坐下。

  我看着潘子,潘子没有看我,只是低头。我忽然对他肃然起敬。

  潘子已经豁出去了,不是从刚才开始才豁出去,而是从跟了三叔开始,他就已经豁出去了。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定有无数的人不相信那句“别顶嘴,会死的”,然后潘子一定以行动告诉了他们,不相信是错的。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发生了多少次,但是,从刚才潘子说了这句话之后鱼贩没有半点不信的反应来看,我已经能很清楚地知道一些东西了。

  潘子是一条恶犬,一条只有三爷才能拴住的恶犬。三爷并不可怕.但是三爷手下有个疯子,他不要命,不怕死,只听三爷的话。所以,不要得罪三爷。

  相信无数人心里都有这么一条根深蒂固的概念。

  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见潘子的时候,他大大咧咧的,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在和三叔私下交往时,他就是一个听话的伙计,还很好玩,和胖子互相看不惯。我完全没有想到,在与三叔一致对外的时候,他是这个样子的,我也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对于三叔那么重要。

  但是,哪张脸才是他真实的性情?是那个平日和胖子扯皮的潘子,还是现在这个修罗一样的混混?

  我希望是前者。即使像他说的,我载上了这张面具之后,就会看到无数我之前看不到或者不想看到的东西,我还是希望之前确认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

  思忖着,我叹了一口气,不管下面的各种混乱,立即开始去看这些账本,同时活动手腕,准备开始表演三叔的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