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三章(一)

  我刚想说话,忽然意识到不对。我一出声就要露馅了,现在不能说话,只能想还能怎么办。

  三叔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三叔这个时候会怎么办?

  我脑子里乱成一团,眼看着王八邱到了我的面前,看见我的脸,他立即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我看着他,瞬间只想出唯一一个不会露馅的办法。我迎着他上前,抡起左拳就狠狠地朝他鼻梁上打了过去。

  他猝不及防,被我一下打翻在地,我的手立即传来剧痛,但还是咬牙忍住,立即上去又是一拳,把刚爬起来的他又打翻在地。他杀猪一样叫起来。我想起上次吃饭时他说的话,也真的火了起来,反正不知道是否瞒得过去,先打过瘾了再说,于是直接冲过去对着他狂踹。

  那家伙看着挺狠,打架却非常面,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身后的四个手下终于反应过来,一起冲上来。潘子立即拦在我的面前,对他们道:“想死就来,一刀一个,三分钟不把你们干掉我就是孙子。”

  潘子的狠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时间四个人都不敢动了。

  这时候我打得自己的手都没感觉了,怕等下我自己治手的医疗费比这家伙治伤的钱都多,我也不能太过分了,就又踹了几下,转头便走。

  潘子看我走了,“呸”了一口,也跟着我来了。我们走过一个路口,看到那几个手下立即去扶王八邱。我加快步伐走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发现自己的手肿得像馒头一样。

  “下次用巴掌。”潘子道,“用拳头打他是给他面子。”

  我看了看后面,问道:“没露馅吧?”

  “不一定,他一定是布了眼线,一直跟着我或者你,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以为三爷回来了,立即过来看风水。你刚才的反应不错,就是打得不够狠。”

  “还不够?”

  “要是我下手,咱们就不担心他有没有看出来了。”潘子道,“不过不管他有没有看出来,这一顿揍他肯定也迷糊了,暂时不管他,我们快走。”

  我们上了出租车,潘子说不能去我原来住的旅馆,也不能去他那里了,到今天晚上全长沙肯定都会知道这个消息,我们得先躲起来。但也不能躲太久,因为三爷从来都不怕那帮鸟人,明天一定有一场硬仗。

  如果明天能熬过去,立即回杭州的本铺,可以消停很长一段时间。

  我点头,他道:“今晚不能睡了,我得告诉你怎么才能混过去。不过,明天也不能像我说的那样硬碰硬,一个晚上你肯定没法学成三爷的样子。明天我找个地方,你在里面,我在外面,让他们只能看到你的脸,你不用说话,但是要训他们。”

  “不说话怎么训?”我奇怪道。

  潘子神秘地一笑:“我等下教你三爷神技的第一招,沉默训人。”

  当天晚上,我几乎通宵在练那沉默训人的招数,其实就是隔空摔账本。

  潘子说,我三叔生气的时候一般很喜欢骂人,但当他暴怒到极限的时候反而会很沉默。他会把有问题的账本拿出来,让问题账本所在盘口的人在外面等着。如果解释得体,他就放下,如果有问题,他会把账本摔出来,那个人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账本一定要摔得准,但也不用太准。但我的问题是,我必须认得所有盘口人的脸。明天除了各个盘口的头头,还会来一些副手,人数加起来可能超过三十个,潘子这边又没有照片,他只能先布置一个图,明天让那些人按照顺序站着,然后排上号,我听到名字就对应上一个号码,把账本往这个号码那边甩过去。

  我练了一个晚上,终于略有小成,扔着扔着也有了心得。最后,还需要摔一个烟灰缸,作为总结。这烟灰缸要摔向潘子,作为对他办事不力的惩罚,以便潘子可以借这个去发飙。

  我看了一下那个即将被摔的烟灰缸——是清朝后期的珐琅彩盘子,不由得心说,潘子你可得接住,我这一摔就是六干多块呢。

  凌晨的时候,我睡了一会儿,潘子在早上五点群发了短信:“收鳞,九点,老地方。”

  这也是暗话,和“龙脊背”一样。

  我们两个起来后穿戴整齐,出门时潘子道:“三爷,你就是三爷。”

  我看着他,不知道他是在对我说还是对自己说。刚转弯出去,忽然从路口的暗处出来一个人,一刀就砍在了潘子身后。

  猝不及防之下,潘子一下翻出去几步远,后背的血洒了一地。那个人立刻回身朝我扑了过来,手里是一柄砍刀,对着我的脖子就要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