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五十一章 成功者(三)

  据说是,他们在废墟的地下,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窖,那是这支家族建造的,里面有无数铁封的棺椁,都是那家族历代祖先的棺材。

  那个地窖之下让人恐惧,而地窖的最下一层,最古老的那些棺椁,却被人搬走了,显然这支家族进行了一次搬迁,不知道是为了逃避什么。而剩下的那些棺椁,无一都表现出一种诡异的状态。

  他们为了掩盖这个秘密,烧毁了那个地窖,但是,那个秘密却成为了家族的一个传说。

  在几十年前,中国最动乱的时代里,张大佛爷作为长沙当地最大的一派势力,在新旧政权交替之际,参加了当时的革命。江湖中人,武艺高强,身怀绝技,又有巨大的号召力,很快便在权力的中心站稳了脚跟。我们不知道张大佛爷当时使用的化名是什么,总之,他当时的地位,是非常非常高的,至少在第一权力集团之中。

  这么高的地位,自然而然地,他就会接触到一些核心人物,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某一个领袖就从他口中得知了这个秘密。

  他们当时也许是在一次小酣中当成趣事来说的,但是这个领袖却听了进去,他对这个秘密,有了强烈的好奇心。

  在完成了革命之后,大家都逐年老去,张大佛爷为了躲避之后的大风暴,也退隐了田园,以为就这么过完一生了,可是忽然有一年,张大佛爷就被秘密接见,再次见到了那个领袖。

  当时的领袖已经步入暮年,在交谈中张大佛爷明显感觉到领袖对于衰老和死亡的恐惧,领袖让他去寻找他祖先的那个秘密。

  于是,张大佛爷只得翻查自己家族的信息,通过特权,他翻查了很多的县志,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们无法知道具体的过程,但是他发现了四川四姑娘山这边的线索,于是便有了“史上最大盗墓活动”的发生。www.guidaye.com/daomubiji

  此时,领袖的健康急剧地恶化,他们不得不在时机并不成熟的时候,进行很冒险的探索工作,结果,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最后变成了老九门的灾难,当时的中坚力量几乎毁于一旦,最好的好手都死在里面。

  这个项目是直接负责于领袖,所以由另一个副手直接指挥,可是,在那一年里,那个副手和领袖陆续死亡,整个项目就自动结束,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我想起了当年从二叔那儿看到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那个人,地位如此之高,我还无法相信,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

  “很幸运,因为这个项目极度机密,所以两个人去世之后,谁也不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件事情,接下来是权力斗争的极限,为了避免被清洗,老九门全部雌伏了下来,同时,很多老人也都相继去世,可以说老长沙淘沙客的黄金时代,走到了尽头。之后就一直是风平浪静,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情过去了。包括霍老太、解九爷等人,都有意识地开始洗底,想摆脱这件事情的阴影。同时为了兼顾生意,以区域为划分,大家族都开始联姻和合作。”小花道,“不过,他们没想到,这件事情根本没完,一入官门深似海,他们的子女,早就在被注视和培养着了,你知道,这股力量的梯队观念是非常深的,在使用老梯队的同时,二梯队和三梯队早就成形了。”

  “好像是七十年代中期,在霍玲、你三叔这一代人二十不到的时候,其实他们已经完成过一次摸底和挑选,我相信你家里你老爹,你二叔三叔都知道这件事情。而且那个时代,是很可怕的,年轻人非常的狂热。在老梯队没落的同时,其实新的梯队已经开始运作。”

  小花把当年的领袖称呼为A势力,那么这股A势力并没有放弃那个秘密的探索,在领袖死后,A势力的继承者表面上默认了老九门的缺失,但是实际上,在考古队工作的霍玲等人,早就开始了后续的工作。而且,在那段时间,他们的目标已经从四川,转移到了张家楼,同时样式雷和张家楼的关系,也被发现。

  势力A认为,当年张大佛爷的祖先,离开吉林之后,很可能是带着那些祖先的棺椁去了广西,在山中修建了那么一座古楼,把那“秘密”藏到了这座张家楼里隐蔽了起来,于是,势力A使用霍玲和陈文锦这些新兴力量,组建了一支考古队,前往广西探查。www.guidaye.com/daomubiji

  “这些就是我们遇到你之前,推测出来的事情。”小花道,“之前我们一直以为,那次考古项目给了霍玲巨大的打击,使得她好似着了魔一样,可能是为了解开心中的心结,她去了西沙,之后出了什么巨大的变故。老太太怎么查也查不到,她一开始以为,女儿葬身海底了,八十年代末其实她也放弃和接受了,她厌倦了这里的事情,就想离开中国,移民加拿大,但是,这个时候,忽然就有人给她寄了几盘录像带。”

  我听秀秀说过,但是不想秀秀暴露,于是保持缄默又听了一遍:“录像带里有霍玲的影像,他们好像被关押在某个地方,她一直认为这个是一个威胁的影像,她的女儿在某个地方被关押着,威胁她不能出国,并且继续寻找那座张家古楼。你知道,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是非常非常痛心的事情。”

  “于是,老太婆明的说是为了知道女儿为什么会失踪,其实是被人通过这种方式威胁着,继续去找那座古楼?所以她才会高价来收购样式雷的图纸?”

  “对!”小花道,“但是,你的出现搅乱了一切,因为你带来了一个惊天的大消息。”

  假设,寄来录像带的是势力A,那么,可能连势力A自己都不知,他们控制的那支考古队,其实已经被人掉包了。

  “你查出来的在广西妖湖边上的事情,告诉我们,在整件事情中,竟然还有一股隐藏得更深的,至今可能只有你查到的,势力B。”

  这一支势力B,非常的神秘,但是出手不凡,出现一下就用了一个非常狠的招数,把那支考古队全部都杀掉了,然后,用自己的人,替换掉了那支考古队。整个过程发生在偏远的山区,速度非常快。

  很显然势力B十分了解势力A的情况,所以早早地作了准备,所以替换的那些人连他们周围的人,都没有立即发现出了什么情况。而势力A也不知道,他们的队伍已经被势力B所替代了。

  小花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霍老太的忌讳就没了,你知道霍老太的性格,有仇必报,这两股势力,一股杀了她的女儿,一股耍了她那么多年,现在,是她反击的时候了。所以,她准备抢先找到那座张家楼,拿到里面的东西,然后逼幕后的人现身。”

  “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啊。”

  “是的,所以我们前往这里的同时,霍家的其他人已旦经离开国内了,老太婆这一次是玩真的。”小花道,“很抱歉,你现在知道她为什么会选你们几个当帮手,是因为,她不能用自己家里的人。”

  说起这个来我倒不是特别的害怕,因为这些毕竟是很虚幻的,我问道:“那么,你们猜,这势力B是谁呢?”

  “势力B肯定与势力A是暗中对立,表面合作的,否则,不需要做得那么隐秘,我听你说西沙的事情,西沙一定是各种力量博弈的终极,所以才会如此的复杂。你三叔说不定真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小花道,“只有当事人全部坦白,你才会明白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惜现在当事人都基本不在了。”

  我往地上一躺,心说也是,真他妈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三叔和解连环分别代表的就是裘德考和老九门在野派的势力,其他人难道是披着A皮的B?那当时,闷油瓶又代表着哪一方的势力呢?

  小花站了起来:“总之,好戏在后头。”他看着那些墙壁上的洞,百无聊赖地用手电照着,“等他们把东西弄出来,才是真正好玩的时候。”

  我点头,刚想再骂几声娘,忽然看小花好像在洞里发现了什么,一下皱起了眉头,低下头仔细去看一个洞。

  “怎么了?”我问道。

  就见他皱起眉头,咬了咬下唇就把手伸到那个洞里,拨弄了一下,就听洞里发出一连串咯啦咯啦的声音,又一块浮雕从里面长了出来。

  小花拿出一块碎石,给我看:“我操,这一块被卡住了?”

  我走过去,心已经狂跳起来,心说妈的怎么回事。

  “我们开合太多次了,有块石头崩了下来,卡在缝里,这一块就没推出来。”小花道。

  糟糕,我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退后一步看石壁,原来一共是四个按钮,那么现在变成了五个,我靠,那就是说,另外一边,原本需要按五个按钮,但是现在他们只按了四个。

  可是,从闷油瓶发来的那张照片来看,那道石壁还是打开了,密码错误,石壁还是打开了,那他们走进去,会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