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五十章 解开密码(二)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敢去假设:“这不能靠猜,要是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呢?”

  不可能,我了解老九门,了解那批人,除非,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什么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让他们吓得魂飞魄散,否则,任何的困难都不会让他们停手,而要吓到他们魂飞魄散,我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情况,最直接的证据,是铁盘上那么多血。”

  我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说不通,这么严密设计的机关,肯定会有某种可怕的措施,古代的密码不会太复杂,如果有个人可以一次一次地试错,那很快他就能试出来正确的,那设置这样严密的机关就没有意义了。但是,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只是普通的消息机关,老九门不至于被吓跑,老太太说这里出了巨大的变故,损失惨重,如果只是有几条蛇,或者一些虫子,或者一些飞镖落石,他们那么大的规模,不可能搞不定。”

  小花点头:“比如那些黑毛,甚至外面的那些头发,如果是那样的规模——”

  “就会发生我在柴达木遇到的事情,他们甚至可能会把这些罐子上的黑毛烧掉,然后一只一只小心翼翼地搬出来,密封进玻璃箱,打包送到国家博物馆去,所以,任何实际的威胁,对于他们都不是威胁,就是这里有只恐龙杀了十几个人,立即也会被后来的人乱枪射死,但是这个洞里的一切,几乎没有被破坏过,他们没有使用任何野蛮的方式,为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结论。”小花有点不耐烦了。

  我现在只能假设一些细节,比如说,为什么他们没有把那些黑毛罐子处理掉,他们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时间,要什么武器有什么武器。有了这些他们还是没有动手,显然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我道,“我们的老前辈们,这些老家伙,压根没把这些罐子当一回事情。”

  我大致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他们没有理会那些黑毛,而那些罐子没有任何的破坏也表明他们最后遇到的变故和这些罐子没关系。

  同理,老太太说这里发生了让他们损失惨重的事情,不会是实际的威胁,一定不是什么暗箭,落石。

  能够让老九门在这种规模下损失惨重的,不会是物理上的,而只能是精神上的。

  他们遇到的变故,一定是一件让他们无法理解的事情。无法理解就无法防御。

  我道:“他们一定准备好了一切,然后启动了机关,以为自己可以应付,但是,没想到发生的事情匪夷所思,和他们相信的完全不同。”

  小花还是一脸迷茫,我就举例子道:“如果你启动了机关,然后有乱箭朝你飞来,你可以用盾牌当一下,有只粽子朝你扑过来,你可以用AK47扫回去,但是,如果发生了一件你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你是没法做任何的补救的。比如说,你启动了机关。”我顿了顿,“接着你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我以前听说在浙江的山区,发生过非常奇怪的失踪事件,有一队护林员在山里失踪,然后政府派人上山寻找,下来又少了三个人,出动武警和动员群众,又有人消失,这些人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几乎是地毯似的搜索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山区里的老人说,那是给山婆婆带走了,最后部队撤出山区,不了了之。

  当时巡山的盛况,要是真有山婆婆,而且长得和奧特曼一样巨大,也会被荡平的。只有无法解释,才可能让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那种力量退缩。

  “当然实际的情况可能更加诡异,”我道,“因为金万堂说过,有很多人满身是血地被抬下来,这些人都死了,但是我们没有得到老太太的证实,无法知道真实的情况,所以也没法再推断下去。”

  “好吧。”小花就莞尔,“你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不能贸然触动那些机关。我同意,但是,这对我们的处境没有帮助,现在被你说得我连试都不敢试了。”

  冰冷的水刺痛了我背后的伤口,我有点扛不住了,倒退了几步,能感觉到背后开始火辣辣地疼起来,显然麻药开始失效了。这时候,我就看到了十几条从这蜂巢中延伸出去的更细的铁链。

  这些铁链显然连接着最后触发机关,它们和洞壁上十几个小孔相连,我相信只要抽动其中几根粗的铁链,这些细的铁链中的几条一定会产生连动。

  我两边看了看,立即就意识到应该怎么做了,其实非常简单。

  对于一个机关来说,其实只有两种选择就够了。A是进行的步骤正确,机关启动奖励,B是进行的步骤不正确,机关启动惩罚。

  这里有三条铁链,它们会被另一边的轴承牵引,按照顺序被拉动,这等于是三位数的密码,之后这只蜂巢内的机括会被牵动,拉动细的那些伸人到洞壁里的铁链,启动奖励和惩罚。

  那么非常简单,大部分胡乱的扯动,都应该是错误的,只有正确的扯动才能导致正确的牵引。所以,我们只要砍断所有细的铁链就能无休止地实验,大部分的次数,我们都会引发错误的牵引次序,知道了错误的牵引次序,那正确的牵引出现我们就能立即发觉。

  虽然一到五,五个数字密码的排列次序还是稍微有些烦琐,但是比起现代的密码锁,这种体力活简直不在话下。

  小花给我做了一个牛X的手势,我不相信他想不到,拍了拍他。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体力和细心的活儿了,我们先把所有细的铁链编号,然后用钢锯小心翼翼地弄断,在断链的两端都做上记号,以免弄混。

  然后我们一个一个按顺序试,果然完全和我说的一模一样,大部分我们扯的结果,细铁链条都是以相同的顺序被牵动,一共有二十三条细链条,牵引惩罚的顺序是:四,五,八,十二,二十一。

  最后,我们终于发现了一次不同于这个惩罚顺序的牵引。

  小花记录了下来,然后用登山扣重新连起了那几条铁链,再次尝试。

  看着细的铁链瞬间被牵引,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随即我们就听到从洞壁中,传来了古老沉重的声音。

  声音持续了足有五六分钟,然后停了下来,我看了看小花,小花看了看我,我们都活着,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我们都知道,我们成功了,上面的石室内,一定发生了某种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