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九章 密码

  我非常的莫名其妙,我想不出我有任何的理由,会写下这些,我看着最后几个数字,那是我熟悉的,我记忆中的。

  02200059

  这是打开那只放着铜鱼的盒子的密码,据说是从帛书上翻译过来的东西。我至今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而且它只出现了几次,我有时候在琢磨那些事情的时候,也想过是否这东西非常的关键,但是就如秀秀说的,那好比从后往前看一本小说,我没法知道这串数字任何的来龙去脉。

  最重要的是,我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脑字里没有任何关于这些数字的记忆。我在想,要不要给小花写点什么,绝对不是这组数字。

  我的脑子难道有点问题?我觉得非常的古怪,让我很不舒服。

  我站起来之后,小花才发现我背后的伤,他摇摇头,默默地给我包扎,一边对边上的伙计说:“看来婆婆那边还得等几天,小三爷的伤得养养。”

  “不用。”我道,“我还顶得住,最多留下疤。”我不能确定为什么突然要这么说,感觉上,我不想停下来去休养,这样我就能面对我写下来的这些东西,我知道只要我仔细地想想,就肯定会知道一些我不想知道的东西。

  说着我不等小花和我争辩什么,就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身体并没有大碍,就一瘸一拐地走到索道下面,看结实的程度。

  “你没事吧?”小花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问。

  我没回答他,只是敷衍地笑了笑。他道:“本来进去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你说从上面会有蛇掉下来,那不得不小心一点。”

  “这里的蛇不会很多,否则我们早挂了,你不是有药吗?”我想起在西王母城里,也是用硫磺来驱逐这些毒蛇的,“一路在绳子上抹过去,对这种蛇很有效果。”

  小花更加地感觉我莫名其妙,不过他没有再追问,而是立即就开始教我如何使用这个绳子。

  这种用绳子做的索道非常的难爬,其实要过去只有两种方法,—种是走钢丝一样从上面走过去,另一种就是从下面倒挂着。显然我们只能选择第二种。

  我们有登山的装备,可以把自己扣在绳子上,这样可以省去抓住绳子的力气,如果我们要休息,可以放开双手让那只登山扣吊住我们。

  小花是第一个,因为他体重轻,他一边将蛇药抹到绳子上,一边往里飞快地爬。

  十分钟后他已经在另一边落了下来,然后闪了两下手电。

  然后我踩着那具被我烧得皮开肉绽的古尸,爬到轴承上,小花的伙计帮我把登山扣扣在绳子上。

  背上的伤口火辣辣地疼,不过小花给我上的草药里有麻药的成分,这种疼痛并不是无法忍受的。我咬牙定了定神,然后开始攀爬。

  爬动比我想象的要省力,最主要的问题是绳子的晃动,只要我的动作稍微大一点,绳子就会以一个非常大的幅度开始晃动,所以我没法以连续的动作进行,我只能爬几步,停一停,爬几步,停一停,让开始的震动停下来。

  手电被我咬在嘴巴里,照着缝隙上方吊着的长石,古老的石头凝固在那里,我看不到更高的地方,但是能隐约感觉那些陈旧的铁链,我尽力不去想任何东西。

  没有蛇掉下来,我很快爬到了小花觉得奇怪的地方。

  手电凝聚光圈照去,就发现在缝隙的中段,有一段地方确实没有悬挂着长石,而是很多皮革一样的东西。我去过皮革加工厂,我几乎能肯定那些应该是某种东西风干的皮,看颜色,非常的古老。

  我没过多停留,而是继续前进,十几分钟后,我看到了小花的手电光在很近的地方照向我,对我道:“下来的时候小心。”

  我转头去看他,就看到他站在缝隙的出口处,手电光扫过之下,我竟然发现他脚下似乎是湿的。

  小心翼翼地解开扣子从绳子上跳下来,我几乎立即就滑倒跌进了水里,在这缝隙的尽头竟然是一个水潭。

  我被小花扶起来,就发现这里闻的水没到了我的膝盖,而且地面不是平的,整个地面是一个漏斗一样的斜面,用手电照射能看到这个石室中心的地面非常深,而四周很浅,同时我也看剑,在石室中心的水下,有一个巨大的东西。

  水非常清澈,但是凉得吓人,我必须咬紧牙关才能忍受那种刺骨的感觉,我小心翼翼地往下膛着,一直走到水没到腰部,就能完全地看到那东西的真面目。

  那真是一个无法形容的物体,我只能肯定,那是青铜做成的,一眼看去,像一只巨大的马蜂巢。

  因为不规则的表面除了紧致古老的花纹之外,还有无数的孔洞,这些孔洞中都有铁链连出,通到水下石壁上的孔中。而从轴承上连过来的几条铁链,也连在这个奇怪的巢上的几个洞内。

  “我的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一个古老的密码模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