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七章 黑毛

  这是什么?我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见水花一溅,那东西猛地整个从水里跳了出来,朝我扑了过来。

  感谢上帝给我的条件反射,快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第一时间我猫腰翻身,那东西整个撞在我身后的石壁上。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我的身体快于神经,这要得益于这一连串时间我经历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玩意,老子一定见过比你狠得多的东西,也见过那些玩意儿是怎么被干掉的。

  摔翻之后,我立即爬了起来,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定神去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一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竟然没有去看,虽然我很想扭头,但是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再次翻到了那轴承之后。

  几乎同时我就听到我身后刚才站的位置上劲风一闪,那东西几乎是同时扑了过来,如果我刚才犹豫半分肯定已经和它滚在一起。

  但是就算我躲得再漂亮,形势也极端的不利,我还没站起身就发现两次翻身之后我的腰部已经没力量了,立即往前狂奔,同时反身从腋下就是一枪。

  枪的后坐力巨大,我在秦岭领教过那玩意,有了心理准备和经验,一枪之后顺着后坐力就把手甩了出去,瞬间甩到肩膀上反身又是一枪。

  所有的动作几乎在一瞬间完成,我听到后面有东西摔翻的声音,就知道自己肯定打中了,但是不知道效果如何,一下绕着那轴承又跑回到走廊口,我把手里的枪一甩,扯起那只装备包,抽出了另外两把枪,在墙上一卡,把其中一把上了膛,就一下往地下一躺转身。

  我能预见那东西几乎就贴在后面,那我直接一枪就能把它轰出去。但是那一瞬间,我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

  几乎是同时,我看到我头顶的铁链一阵晃动,接着那冷焰火就熄灭了。

  整个暗室瞬间暗下来,我本能地立即往前一扑,都根本没有时间表示惊骇,就感觉背后一阵剧痛,感觉什么东西一下抓在了我背上。

  接着我被冲力一下扑倒在地上,脚竟然立即就抽筋了。

  刚才的过程,我几乎在这几秒内把我所有的潜能都发挥了出来,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我游刃有余,然而这还是错觉,妈的。我心念如电,几乎就绝望了,知道自己死定了。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忽然我脚下一空,枪一甩,一个翻滚,一下滚进了轴承下面的井口,摔进了水里。

  入水之后一片漆黑,但是我立即就撞到了下面的转叶,水流速度极快,我一下就被水流带了出去,然后猛地一撞,我就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那是水下的铁链。

  我一下扯住,摸索着就发现这井口下的空间十分大,但是到处横亘着铁链,交错成网状,把整个井口附近包住。

  几乎是同时那东西就跟了下来,但是我先入水,强大的水流,让它在那一瞬间顿了一下。

  我知道无论它是什么东西,在水下是不可能瞬间就置我于死地的。我的背后火辣辣地疼,屏住呼吸,迅速拉出两只冷焰火,伸手探出水面,打亮就甩了出去。

  火光一下照亮,耀眼的白光从水面上透了下来。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就在我面前。

  我几乎立即就把腿蹬了出去,一只脚已经剧烈地抽筋,但是我竟然感觉不到那种疼痛,那一脚实实蹬在那东西的胯下。

  我感觉就像踹到一只厚轮胎上,但是在水下那玩意儿没什么借力,我一下就把它踹了出去,同时借力一下就冲上了水面。

  外面亮得惊人,我大吼一声,拼命往上爬,竟然给我翻上来了,可没等我站起来,水面又一下炸开,那玩意儿也翻了上来。

  那一瞬间,我终于看清那玩意儿的真面目。

  那几乎就是一只猿猴,但是我能看出,那是一个人,非常非常的瘦,只是那人的浑身上下,全部都是之前我们在洞里看到的那种头发,所有的毛都贴在身上。这东西的指甲极长,而且似乎灰化了,这家伙看上去在这儿有点年头了。

  最让我感觉到恐惧的是它的眼睛,我看不到它的眼睛,它的眼眶里竟然也全是头发。

  它的动作非常的诡异,完全不像是人类的动作,上来之后,迅速朝我扑了过来,这一次我再也没有力气躲开,只得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身上剩下的最后一根冷焰火点起来,当武器。

  没有任何作用,那东西几乎一下扑在了我的身上,一爪就抓在我耳朵边上,我的耳朵根立即就出现了一条非常深的血痕。

  我已经完全没法思考,恶心地抓狂起来,翻手就是一拳,打在那东西脸上,好像打在一坨钢筋上,抖了我一脸水。我第二下抡起那冷焰火就猛敲那东西的脑袋。敲得火星四溅,我本没觉得会有作用,却发现那东西竟然猛地退开了。

  同时我就看到,它身上的头发全部都扭动起来。

  我一下就想了起来,我操,这些头发怕我的血。

  随即摸了一把耳根的鲜血,我立即朝那东西指去,那东西立即就缩了一下,一股奇异的感觉从我身上升了上来。我对它叫了一声:“跪下!”

  那东西却猛地站了起来,几下就顺着轴承爬到了上方的铁链上,开始朝缝隙里爬去。

  我一看不好,立即就回身,抄起一边的短头猎枪,对准就是一枪,一下就把它轰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一枪,将它打了一个趔趄,我跑到缝隙口,此时我才发现,那东西的琵琶骨上,竟然连着铁链,另一头在水里。

  我立即上去,抓住锁链,一下就把锁链卡到轴承上的牙口上,旋转的轴立即就扯动锁链,将它拖动起来,没想到那东西力气惊人,锁链扯动几分,竟然连整个轮轴都停住了,但是,它被铁链拉死,再也动不了半分。我从装备包里掏出几瓶烧酒朝那东西砸去,然后点起打火机就甩了过去。

  那火一下就烧了起来,火势蔓延极快,瞬间就烧满了全身,很快它的力道就没了,轮轴继续转动,很快把铁链缠绕了起来,那东西被拖到了轮轴下,火才熄掉。

  酒精燃烧很干净,我看到了头发的焦炭下,是一具发绿的古尸,在水面上的部分冒着烟,张大的嘴巴、眼睛里全空了。空气中弥漫着头发烧焦的味道,让人作呕。

  我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背后的伤,腿才开始抖起来,我感觉我背后的皮全开了,恐怕都能摸到自己的脊椎骨了。

  就在我一分神之际,就见那绿色古尸的脑袋忽然动了一下,我端起枪以为没死透呢,猛地水里出现了几个气泡,接着,一瞬间就从它的嘴巴里吐出一条红色的东西,一下就吐到了我的脖子上。

  红光一闪下,我看到那是一条红色的蛇,绕着我的脖子抬起头来。就在我嘴边头一缩,做出了攻击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