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四十二章 浮雕补完

  霎时间,我面前三面洞壁上的孔洞都被填满,洞壁变成了一整片墙,而从洞里伸出来的东西,凸出于洞壁,看上去像是什么浮雕的一部分。

  整个过程非常快,我们愣愣地看着四周的变化,谁也没有说话,因为在那一刹那,同时所有的洞口都长出了“东西”,而且立即长成了这么个东西,那过程其实极端的震撼。

  我甚至有错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墙壁里冲出来一样。

  用手电去照那些从洞里伸出来的东西,就发现那些全部都是用和洞壁一样的石头雕刻而成的,每个从洞里伸出来的雕刻都不一样,我一眼就看出,那确实是某一面浮雕的各种部分。

  往后一步退到洞口,整体来看整个洞壁,我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个洞壁上应该雕满了浮雕,但是,如今被全部都敲掉了,一点也不剩下。

  而这些凹坑,是在浮雕上挖掘出来的孔洞,就好像拼图一样,这里挖掉一块,那里挖掉一块,所有挖掉的部分,其实都嵌到了那些洞的深处,使用机关驱动,一被触发,就会被里面的机括推出来,洞口被填满,浮雕拼图的全貌才会出现。

  真是精巧,这样的设置,浮雕之中是最关键的部分被隐藏了起来,只有浮雕复原之后才能看出来。

  可是,看着洞壁我又无语,所有的关键部分之外的浮雕都被敲掉了,我说这洞壁怎么看上去这么毛糙。

  这些非常易于推断,小花和他的伙计几乎同时都作出了判断,一下子也没人去理会那只猪了,所有人都朝墙壁走去,看那些被推出来的部分。

  勉强辨认,我们发现,那些浮雕的片块,雕刻的东西各不相同,最明显的几块,刻的是人的手,但是都是很模糊的小手,显然是远景中人物的手部,有些刻的是一些很难辨认的线条,但是会有细节,我看到有一块上,刻有一只眼睛,那么肯定是某张脸的一部分,但是那只眼睛,又不是人类的眼睛,不知道是张什么样的脸。

  有远景,有脸部雕刻,这一定是一幅叙事或者场景的浮雕。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想到了从广西寄过来的照片。那上面的几幅浮雕似乎和这里的浮雕,在细节上有点类似。

  立即想问小花,却见小花已经拿出那张照片在对照了。几个细节对照下来,发现果然不错,在我们之前看到的广西拍的照片上,圆盘图案四周的三个浮雕中,我们找到了和这里的浮雕碎块一样的细节。

  那几只手,就是之前看到的照片里少数民族装扮的那些人像的手,而那只眼睛,和照片里“犼”的眼睛完全一样。

  看来照片里广西石壁上的浮雕,应该就是这里原本洞壁上的浮雕,两者完全一样。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心道,这里的那些浮雕虽然都只有一块一块的,但是里面雕刻的技艺十分的高超娴熟,而且刀口很圆润,显然是精心雕刻的精品,而刚才我就发现广西照片上的浮雕,却似乎是高手的敷衍之作,显然很可能广西的浮雕是临摹或者仿刻这边的原型。

  不过,这样的设置有什么意义呢?我心说,如果如小花说的,广西那边的浮雕,其实是对这里的一个提示,那么提示的是什么东西?

  我努力地揣摩,从照片上和四周进行对照,想发现什么蹊跷的地方。但看了半天,没有什么启发性的发现。

  四周,如果我背对着洞口,那么我左手的洞壁上,就是那只“犼”,如果那些浮雕不被撬掉,那“犼”的造型肯定十分的壮观,在我面前的洞壁上,应该是那几个没有右手的人,而在我右手的洞壁上,是那些少数民族的伏兵。

  照片上那三个孔洞,似乎代表的就是我背后的洞口,顺序丝毫不差。

  整个洞里没人说话,都在仔细地看着那些照片,我坐下来,喝了口酒,就觉得有点不对。

  因为照片上的图案,我能够发现,那些图案都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这不是那种非常精细的浮雕雕刻,而简单的雕刻中,很难能看出什么特别的信息。

  于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铁盘上,一看,我立即就明白了问题。

  铁盘上有无数复杂的花纹,但是,有两条大的花纹,在铁盘上形成了一个十字,这十字的顶端都有一乳头状的凸起。而十二点位置的突起,非常大。

  照片中的铁盘,这粒凸起在口的位置,而我面前的铁盘,这粒凸起是在洞口的位置。如果这凸起代表铁盘的指向性的话,那么,铁盘的指针指错了位置。

  我把小花叫过来一说,他也皱起了眉头,我就道:“看样子,这张照片上拍到的图案是一张示意图,它告诉我们这里所有东西应该如何摆放,这铁盘可以转动,如果把铁盘推到和照片上同样的位置,很可能会触动下一道机关。”

  小花摸着铁盘,看了看照片,觉得很有道理:“是顺时针推还是逆时针推?”

  “一般来说应该是逆时针,但是刚才我们用猪血启动了机关,机括方向也有可能会变化,要推推才知道。”说着我就想上去。

  这一次小花却拉住了我:“最好不要再转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