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三十八章 毛刺

  我不知道这些头发是粘到我的伤口里的,还是真的是从里面长出来的,但是,不管是怎么进去的,都让我心里非常的难受,有一种强烈的无法抑制的欲望,想把这些头发扯出来。但是,只要拉动头发,整块伤口都会疼,这种痛感非常深,显然在伤口的深处都有头发。

  如果是摔倒之后,陶片划破我的伤口的同时把这些头发带进去,倒也可能形成这种状态,可是,我咬牙想用力把头发扯出来,连里面的肉都翻了出来,头发却扯不出来。而且扯完之后,伤口的深处就会立即发痒,好像是头发在里面生长一样。

  小花看到我的伤口也觉得毛骨悚然,我想着他说的,头发感觉到他的血腥味爬到他身上来,就意识到很可能这些头发真的是有生命的,如果它们真的在我的伤口里生长,一想象它们顺着我的血管和神经爬满我的身体的情形,我就想立即把手剁下来。

  如果我死了,有人打开我的颅腔发现大脑里盘满了头发,那是多诡异的场景,都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小花让我镇定,一边就拔出他的匕首,用小火把先消了毒,然后让我躺下,他一下坐在我的肩膀上,踩住我的手腕,就问我:“你觉得秀秀怎么样?”

  这是句莫名其妙的话,如果是其他人一定会愣一下,但是我第一时间即知道他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反而立即把注意力全集中到了手掌上,几乎是同时我就感觉到手掌一阵剧痛,滚烫的匕首尖部刺进我伤口的剧痛,我一点不落地全部灌入记忆。

  小花的动作非常快,我能肯定,无论我的伤口内部有多糟糕,他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剧痛只持续了三十多秒他就放开了我的手。

  鲜血从我的伤口里流出来,但是头发不见了,小花就给我看他的匕首尖,上面是一小片指甲大小的陶片薄片,上面还粘着类似我肉的东西,头发、陶片和肉几乎是缠绕在一起。

  放到火光下,我就清晰地看到,那些头发是从陶片上长出的,竟然穿过了那些肌肉组织。

  “应该是从陶片上长了出来,不过,生长好像停止了。”他道。

  “停止了,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看。”他让我看那片陶片,“虽然这些肌肉被头发缠绕住了,但是头发丝全部都长出了你的体外,并没有在你的体内生长。”

  我看着,果然,这就和植发一样,插入你头皮里的东西没有根部,只是一个固定点而已。但是,因为这些头发非常明显地穿过了我的肌肉,所以肯定是在陶片嵌入我的伤口之后长出来的。

  “那会不会有毒什么的,你还是帮我先全部弄出来。”

  他不语,却露出奇怪的神色,把那块陶片放到被他的血染红的铁衣内侧,放下来,没隔多少时间,那些头发忽然就轻微地扭动了起来,往血污最重的方向缓缓刺去。然后开始打卷。

  我心说,这是什么头发,这简直是细丝一样的蚂蝗。

  他看着,又看了看我的伤口,就道奇怪。

  “这东西对血非常敏感,如果刚才没有这件铁衣服,我的伤口里肯定钻满了头发。但是,这些头发如果是嗜血的,那么进入你伤口之后,应该顺着你的血管疯长,它们应该是往里钻入才对。但是你看你伤口里的这些头发都是往外长,显然它们是想逃离你的身体。”

  “逃离?”我奇怪。

  就看他拿住我的手,往铁衣上方一拉,然后一挤我的伤口,几滴血就从伤口里滴下去,滴到了头发上,一下就看到那几根头发扭曲着迅速退了开去。

  我看着,心中有点迷茫,咦,这是怎么回事?就听他道:“现在我知道老太太为什么要让我带着你了。”

  小花的表情很是感慨。我奇怪那是什么意思。

  他就道:“你的名字果然不是随便取取的,你的血很特别。”

  “很特别的血?”我想起了当年凉师爷和我说的话,“你是说我吃过麒麟血竭?”

  “具体我不清楚,麒麟血竭只是一种可能性,这种血到底如何产生的,还是一个谜。”他道,“没想到你会有这种体质,你是天生的还是后来的?”

  我心说应该是后来的吧,不过我在去七星鲁王宫之前也从来没有注意过我的血的问题,学校里的检查体检什么的,我一直都正常。不过,谁知道呢,在学校里的时候我可没遇到过这些事情。

  他用火烤烫匕首,继续为我处理其他的伤口,一边同时道:“老太太肯定知道,看来她都算计好了,但是为什么没告诉我?”

  我在当时的叙述过程中,也讲到过这个细节,不过我不知道那老太婆是否真的是因为知道这个细节才安排我和小花来这儿的,我自己也不敢肯定,因为我这血,时灵时不灵的,和段誉的六脉神剑差不多,实在是不能依靠。

  “麒麟血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想起闷油瓶的血,就问他。刚问完,匕首尖就挑入我的脚里,疼得我几乎缩起来。

  一会儿他就挑出了一片东西给我看。一边道:“我不清楚,我只是听到过很多的传说,据说以前有人研究过,这种血液形成的机理很奇怪,似乎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爹说,一种可能是渗透作用,长年服食中药的人,浑身都会有淡淡的中药味,同样,常年吸烟的人,烟味是很难去除的,你要是天天用雷达杀虫剂洗澡,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我心说那多熏得慌啊,不过他说的办法类似于熏香,古代人治疗狐臭也用这个。据说杨贵妃有狐臭就是天天用中药泡澡,在清朝有一个妃子叫香妃,据说也是从小在花瓣香料中长大,所以身上带有异香。不过,我和闷油瓶身上没有任何的异味,我也不相信一小片麒麟血竭有那么大的效力。

  “我还听说过另外一种可能性,你知道不知道药人这种说法?”

  我摇头,我是倒卖古董的,医理这种东西本身就不熟悉。

  他用水壶冲洗,拧干汗衫上的血和汗水,然后用来捂住我的伤口,一边道:“古时候,有些方士会养着一些药人,或者叫方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疯子或者奴隶,用来实验丹药,因为很多丹药都有猛毒,方士为了让这种人能抵抗毒性,会每天以小剂量的毒药喂食,使得这些药人的身体慢慢适应毒药。这些人吃的药五花八门,所以体质会非常异常。特别是他们的血,会和常人很不一样。”

  我道:“我爹可没那么变态,我是吃大米饭长大的,可别告诉我,我老爹使用砒霜炒菜,水银当酱油使。”

  刚说完我的脚又是一阵剧痛,几乎缩了起来。

  “反正这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消息,我相信婆婆是故意这么安排的,如果你和那个黑面神都有这种血,那么非常合理的,两个人应该分开使用,他们大部队用大号的,我这里用一个小号的。而且很显然,你有个很不错的头脑,这可以弥补你在体力上的不足。”他按住我的脚道。

  “你他妈的看上去体力也不是特别OK的那种,我最多说你比较会爬和跳而已。”我怒道。

  “从中国墓葬进入到有完整葬制的时代开始,倒斗淘沙这种行当的首要素质就是灵敏灵活的身体,不是经常能碰到这种可怕的场景。”这时,他就回头看了看我,表情很奇怪。

  “怎么了?”我咬牙道。

  他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你血管挑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