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三十六章 头发(一)

  瞬间,我脑子里有两个判断,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刚才没注意,如果这东西本来就在这里,那这也许只是我身下那些小球长大后的样子?如果不是,那这东西就是活的,那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金属的敲击声格外的清晰,我看着四周,心说,这该不是求救而是警告?心如电转就想先给自己选好退路,却发现真的无路可退,如果小花出现变故就是因为这东西,我在这种状态下,实在是更惨,他还能狂敲东西表示郁闷,我只能用头撞墙。

  不过,虽然非常慌乱,但是我的脑子却十分的清晰,罕见的没有发蒙,我没有等那玩意儿来告诉我它是什么,而是随手从一个凹陷中扯出了一卷竹简。

  好家伙,足有五六斤重,玩惯了拓本那种宣纸片,沉甸甸的竹简让我心生敬畏,我抡起来,就朝那头发砸了过去。

  竹简本身是系在一起的,经过那么多年,丝线早就腐烂成泥,我抓起来的时候还能保持形状,一甩出去,整个竹简犹如天女散花一般,摔到了那团头发上。

  能非常清楚地感觉到,头发中有很实体的东西,竹简掉落一地。

  我警惕地看着,想着如果那东西动起来,自己就一下跳下去,不管脚下踩到什么东西,先狂奔出去再说。

  然而那东西纹丝不动。那种不动是真正的不动,犹如死物。

  我警惕了一会儿,心中十分的抗拒,我希望它能动起来,这样我可以撒丫子逃走,但是它不动它就有可能是无害的。也许只是当时在这里设立的一个桩子,上面爬满了了头发。这就意味着,我必须通过去。

  听着那刺耳的声音,我定了定神,没有再过多地犹豫,就咬牙往前。几步之下,我就越来越靠近那东西。

  试想一下,黑暗中,一大团诡异的头发站在那里,里面不知道是什么货,在晃动中,手电在黑暗里划来划去,时不时地照到一下,那种诡异的感觉很不舒服。最后,我只得干脆不去看,只是趴着想要尽快挪过去。

  整个过程我的后脑都是麻的,感觉头发就在我的后脑刺痛我的后脖子,我就咬牙,嘲笑自己:什么时候能过得了这一关,才算是真的麻木了。

  然而,爬着爬着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就停了下来,镇定了一下。

  后脖子真的有点痒,动了一下,没有减轻反而更加痒了。

  我通体冰凉,忽然意识到,那不是我的错觉。

  我X,那玩意儿现在在我身后!我浑身立即剧烈地发抖,所有的感觉全部集中到了后脖子,我几乎能想象出后面是个什么情况,我一回头,我的脑袋立即会埋进一大团头发里。

  瞬间,不知道是什么为我作的决定,我猛地把头往后一撞,想把那东西撞开然后立即就跑,就听一声闷响,我后脑一阵剧痛加蜂鸣,后面那东西硬得像铁一样。

  实打实地撞上去,不留任何的力气,那已经不是痛可以形容的了,我撞得七荤八素,一下就晕了,手中一软,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滚在了头发堆里。

  挣扎着起来,满手都是头发,脚下的陶罐被我踩得咯吱作响,拉扯中我的手电从嘴巴里掉了出来,一下滚到头发堆里,我也没敢去找。只觉得手按到那些小脑袋上,头发缠在指甲里,手感好像按着很多团成一团的抹布,很多液体在我的挤压下从头发里被捏出来。

  也没时间觉得恶心,混乱中我立即撒腿就跑,前面一片漆黑,只有尽头有小花的手电光,脚下一脚深一脚浅,但是我也不管了。很快就有罐子被我踩碎,我的脚踝被切了好几下,我知道肯定破了,但是感觉不到痛。

  一直冲到手电之处,一下前面没有了罐子,我翻滚出去,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小的石室内,刺耳的金属声就在耳边激荡。

  这种场面简直就是地狱,我叫了几声:“大花!”才发现自己叫错了,这里还是站不直,我爬起来弓着背环视,就看到小花的手电架在—边的凹陷处,但是没有看到他的人,不知道哪儿去了。

  同时,一个奇怪的东西吸引了我的视线。

  那确实是一只铁盘子,有一张圆桌那么大,摆在石室的中心,一看就是极端古老的东西,上面刻满了奇怪的花纹。正如小花说的,它竟然在旋转。那不规则的金属声,就是从铁盘内部发出来的,好比一只巨大的电铃。

  我同时也看到,铁盘的底部是和岩石连在一起的,底下还有沉闷的铰链声。显然铁盘子的动力就来自于这岩石内部。

  但是小花呢?这里这么局促,能躲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