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二十三章 世上最大奇怪事(二)

  胖子沉吟了一下问道:“金万堂本人有没有推测?”

  霍秀秀道:“他觉得,这人被称为领头人,说明权力很大,说他和九门一点关系也没有不太可能,但是,他明显不是九门之一,而被称为领头人,可能是这么一种情况,九门之中可能有一个统领全局的人,是他们公选出来的,这个领头人可能是九门之一。”

  我看了眼胖子,胖子就摇头:“非也,老九门只是江湖排位,不是等级之分,张大佛爷年纪那么大,不可能在现场,就算是张大佛爷本人,要指挥这批人也需要一个很大的由头,这人很年轻就更加的不可思议,小辈指挥长辈更是不可能,要选统领,选出来的应该是陈皮阿四之流吧。”

  我点头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其实这也不冲突:“小辈指挥长辈是不可能,但是张家大佛爷当时的身份非常特殊,他的子女,也不会是平头老百姓,虽然在老九门是晚辈,但是他在社会阶层里,也许地位非常显赫,让他能指挥这些刺头,可能不是他的能力和辈分,而是他的当时身份和身份所代表的那一方的利益。”

  “也对,如果这样说,那甚至有可能这人都不一定是张大佛爷的儿子,他可能是你说的,外来势力的特派员?”

  “bingo.”胖子就道,“好了,让我们来归纳一下。他娘的,老太婆和她的朋友们,参加过一次失败的但是规模巨大的倒斗活动,然后,几十年后她女儿和她妈妈的朋友们的孩子们也参加了一个非常神秘的考古活动,接着他女儿失踪了,然后,某一时间开始,她开始收到一盘录像带,里面有她女儿的图像。你们觉得这算什么?”

  “有人想告诉她,她女儿还活着。”我道。

  “或者,这是一个警告。”秀秀道。

  “但是,按照我们的经验,这些录像带,应该是文锦寄出来的。”我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干?”

  “这是我们之后要查的。”秀秀就道。

  “我们?”

  “你看,我的情报其实对你们非常的关键,当然,你们的情报也非常的棒,所以,几位哥哥,咱们应该鼎立合作。”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无言,胖子点起一根烟:“我X,天真我就不说了,他已经老了,你还小,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老天把你生出来不是让你们来做这个的。”

  秀秀就没看胖子,而是看着我:“不是我的同类,没法理解我们的心,对吧?”

  我不想秀秀和我一样,但是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去说服她,事实上我知道我们这种人是没法被说服的,我也没心思去考虑那些,我想起了文锦当时和我说的那些话。当时她没告诉我,她还寄过录像带给霍玲的老娘。

  当然她不用告诉我这些,事实上,她只告诉了我,我需要知道的部分,然后让我能找个借口远离这件事情。

  我想起了她寄给我的录像带,想起了阿宁,想起当时的情况,又想起了老太婆的情况。一个想法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你还记得我们收到的那几盘录像带吗?”我打断在互相做思想教育的胖子和秀秀,“那几盘带子寄过来的目的,不是带子的内容,而在于带子本身。”我在里面发现了钥匙和地址。

  “带子里的内容只是在迷惑可能的拦截者。”

  “嗯?”他们两个静下来。

  我继续道:“老太婆对录像带不熟悉,而且她也是一个女儿失踪了几年的母亲,她看到录像带里的内容一定蒙了,她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想象力来思考录像带的真正意义。”

  “但是这个录像带里的霍玲,是假的。”

  “她不知道,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文锦连续几年向她寄出东西,如果和我想的一样,那些录像带里,一定藏着什么东西,得把它们拆开来。”我看向霍秀秀,“丫头,你不是说要合作吗?来,表现出点诚意。”

  “你要我把带子偷出来?”

  “那不算偷,你是她孙女,你可以假装你只是偶然看到,然后以为是黄色录像带,偷偷去看,在你这种年纪我们经常干这种事情。”我道,最多打你一顿,或者扣掉你的零花钱。”

  小丫头看着我道:“不用,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拿出来,我想我奶奶不会天天去看在不在,但是如果你把它们拆开,那么我奶奶一定会发现,她不是那种可以随便骗过去的人。”

  “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我道,“文锦连续几年想给你奶奶传一种信息,这个信息一定非常的关键。如果你奶奶当时解开了信息,那么,事情可能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

  小丫头想了想,点头:“好,那就先看看里面有什么再说,但是如果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就掐死你。”

  “什么时候能拿到?”我现在总是恐怕夜长梦多,知道很多事情越快做越好。

  “不能急,我奶奶住的地方,现在我也得有理由才能靠近,因为我很久没有过去住了,突然出现,我奶奶一定会怀疑。我得找个好时候,而且,她很少离开房间。”她道,“这事情要听我的。”

  我揉了揉脸就知道她说得对,不过,一下子我就没有兴趣谈别的,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几盘录像带上。

  连灌了几口烧酒,我躺倒在地板上,深呼吸了几次,才从那种纠结考状态下释放出来。

  之前我本以为,我能放弃查这些东西,只要能找到小哥的身世就行了,现在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联系的,随便从哪个点查,查到后来都会陷入到同一团乱麻里去。

  胖子拍了拍我,霍秀秀就叹气:“有时候,我就感觉好像是从后往前去看一本书,你从结局开始,一点一点往前看,然后发现任何的细节你都得猜。”

  我深吸了一口气,太对了,就是这种感觉,不由就拿酒瓶和秀秀碰了一下:“我真该抱着你痛哭一下。”

  胖子不以为意,切了一声表示对于我们这类人的不屑,霍秀秀刚想反驳,忽然,我们都听到下边院子里的大门,“咯吱”一声,开了。接着,手电光从窗口扫了过来。

  胖子一个激灵跳了起来,透过爬山虎往外看去,霍秀秀和我也凑了过去,我们还未看出端倪,霍秀秀就吸了口冷气:“不好,我奶奶来了!”

  说着立即看四周:“我问你干吗?”她道:“不能让我奶奶知道我在查她,你们可千万什么都别说,我得躲起来。”说着四处看有没有地方躲。

  整个老宅家徒四壁,别说躲了,连个掩护都没有,胖子这时候就叫:“上面,到房顶上去。”

  我才想起来头顶有个天窗,胖子不怀好意地笑着往秀秀摸去道:“来,大妹子,胖哥我抱你上去。”

  “不用!”秀秀一笑,一边忽然翻身跳上桌子,再一跳,身形好比耍杂技一样悄然无声地就上了梁了,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上去的,就看到身子几个奇怪的扭动法,小女孩身材姣好,腰肢柔软,动作非常好看。

  可她一上去,胖子就道不好,急了,我心中奇怪,却见小丫头一边就拿过胖子藏在上面的玉玺,轻声道:“原来在这儿呢,藏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看样子是不想要了,我拿走了哦?”

  胖子大急:“别别,姑奶奶,你黑吃黑啊。”

  秀秀嘻嘻一笑,听脚步声逼近,把玉玺就甩了下来,胖子一个猛虎扑食接住,之后,她用同样奇怪的杂技动作到了天窗口,然后探身就出去了,回头道:”姑奶奶对这东西没兴趣,明儿见。”一下就不见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一边已经听到了上楼声,他就坐下,爱惜地把玉玺放到一边,道:“霍家这些妖女真他娘的难伺候,刚伺候完妖孙女,又得伺候妖老太太,咱们都快赶上情感陪护了。”

  我嘘了一声,小丫头那边对我们相当有用,还是不能把她暴露,于是就看着门口,不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我和胖子看着,忽然一愣,就见霍秀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人,拎着几套被褥和酒,看着我们,很惊讶道:“咦,你们自己去买了被褥了?不是让你们别出去吗?”

  胖子看我,我看胖子,连闷油瓶都一下坐直了,我们的脸色瞬时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