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十五章 背负着一切的麒麟(二)

  胖子埋怨道:“小哥,我让你擦窗,没让你擦这个,早知道你那么勤劳刚才地板我就让给你了。”

  闷油瓶摇了摇头,摸了一把,闻了闻,我发现他摸下来的水是绿色的。

  “褪色了?不会吧。”胖子吸了口冷气,“我靠,你奶奶的,该不是刷漆的假货?”

  我心中咯噔一声,那他娘的就倒血霉了,从刚才那些服务员对于我们谨慎的态度看来这东西肯定是真的,但是也有意外,如果这玩意儿是假的,那就是本身拍卖方有诈骗行为,他如果一口咬定拍卖会上的东西是真的,到了我们手里变成假的了,那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

  正想仔细去看,闷油瓶却道不是,并让我们不要碰:“有毒。”说着让我们看他的手,他触碰过液体的地方起了一大片两层的红斑,并且还在向手掌蔓延。

  我吓了一跳,胖子击掌道:“啊,我知道了,听说过,美国人为了防盗有时候用一种化学物质抹在古董上,人碰到之后会过敏然后人事不省。咦,那我刚才怎么没事?”

  “你用衣服包着,可能隔住了,这东西吸收水分就溶解了。”

  闷油瓶手上的红疹子没有继续蔓延,也没有要晕倒的迹象,他好像不是很在意,胖子用毛巾包起玉玺来就和他一起去下面冲洗。

  洗完之后,这玉玺变得非常玲珑剔透,我们在院子里充足的阳光下看,很多刚才看不清楚的细节顿时就显现了出来,我发现玉玺的雕工之精细,已经到了出神人化的地步,这玩意儿就算不是古董,在艺术史上也肯定是杰作。

  我放下心来,心说还好还好。

  整个玉玺的玉玺钮,现在终于可以仔细地观察,我发现是一只麒麟踏鬼的造型,一只麒麟昂首挺胸,踏着一只三头的小鬼,小鬼的爪.抓在麒麟的爪子上,但是,再仔细一看,你会发现,麒麟也是很多的小鬼聚成的,雕刻巧妙至极。整个造型,倒不像是麒麟踏鬼,而是鬼在组合成麒麟。而这些鬼,身上都有鳞片,看似好像蛇缠绕起来似的。

  鬼钮龙鱼玉玺。

  鬼钮是名副其实的,可是龙鱼在哪儿呢,只看到蛇一样的纹路。再将玉玺换一个角度看,我们立即就发现,麒麟的造型变成了无数条龙鱼的形状,那些小鬼横着看,纠结的形状中都能看出龙鱼的意思。

  牛。

  作为对于中国传统工艺有一定研究的人,我立即就知道了这东西的价值极其霸道,在古董市场上,品相、创意、做工、背景都很重要,往往四个要素里一个很好,价值就不菲,然而,这件东西,各个方面几乎都达到了极限,刚才拍出的价格,说实话真不算高,要我们不捣乱,最后的成交价估计会高到天文数字。

  想着我出冷汗了,我要是卖主,这东西被人抢了,我也绝对饶不了那人,同时又感觉,这么厉害的东西,我们就这么如此轻易地逃出来。了,好像他们的保护措施也过于儿戏了。

  麒麟的整个形态,感觉和闷油瓶身上的纹身很相似,不过,我知道并不相同。话说回来,麒麟其实都差不多是那个样子。

  胖子看得流口水,道:“得数数几条鱼几只鬼,要是鱼和鬼的数目很特别,那更了不得。”说着就开始数,才数了几下,他就哎了一声,说道,“不好,这玩意儿品相有问题。”

  “怎么了?”我问。

  “这只鬼少了个脑袋。”他指给我看,我一看,果然非常精细的雕刻纹路上,很突元地断掉了,因为整个雕刻太复杂了,所以不一只一只去数,根本看不出这个细节。

  整个看了一遍,不止一处,有三个地方的纹路都有问题。但是奇怪的是,断掉的地方非常平滑,像是故意这样的。胖子比画了一下,发现那三个地方,就是使用玉玺时候三个手指抓的,指腹所在的地方。

  “听说过老北京的对花衫吗?”胖子就忽然问。

  我摇头,胖子道:“马褂和坎肩上的花都是连一起的,穿着坎肩的时候,马褂的两个袖子是云彩,坎肩上是一轮弯月,坎肩一脱,马褂袖子上还是云彩,但是马褂胸前是一轮圆月。这叫阴晴圆缺。”

  我喝道:“什么什么,你直说不就得了?”

  胖子道:“你胖爷我的意思是,这三只鬼脑袋,其实是三只戒指,戴着三只戒指的人抓这玉玺,这戒指的位置正好在断口上,这抓上,这玉玺才成型。巧妙,真他妈巧妙。”

  我抓了一下,心说巧妙虽然巧妙,好似和我心目中的鬼玺很相似,但是怎么证明是不是呢,或者有联系呢?问闷油瓶:“你——”一想,他肯定全忘了,问丁也白问。

  闷油瓶似乎也对此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胖子一下就对这东西爱不释手,简直想把它吞到肚子里去:“我靠,这次真发达了,天真,你估计这种东西咱们要出手,谁能接盘?”

  我想了想忽然有点不祥的预感:“这,还真不好说。”

  一边忽然外面响了几声喇叭,吓了我们一跳,胖子立即把东西又包起来,道:“得,小丫头回来了,别琢磨了,咱们保着这东西,迟早有人告诉我们,还是先收起来。”

  说着带回楼内,胖子很机灵,爬到梁上塞到梁上砖缝里,一看果然是霍秀秀回来了,后面跟着几个人,大包小包的,放到楼上,都是睡袋和她说的那些东西。胖子反应很快,立即好像刚才根本没看那玉玺一样,就问酒呢酒呢。

  霍秀秀拿出两瓶没标签的酒:“最好的二锅头,保管你没喝过。”

  “吹牛吧,二锅头还有最好的?”胖子道。却见那些跟来的人和小丫头打了招呼就走了,小丫头却没走,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大速食盒:“油炸花生米。”

  我看着那些人离开,就奇怪道:“你不回去?”

  “我回去了你们多惨啊,古宅,三个老男人,二锅头,就差条麻绳,你们喝完了三人一起上吊。”她道。 .

  “加你一个女鬼,我们不上吊也不行啊。”胖子道。

  我问道:“你奶奶知道你在这儿吗?别等下找你。”

  “吴邪哥哥,你是真忘了还是装糊涂,我的脾气你难道不记得了?”小丫头眨眨眼睛,“我奶奶是不知道,但她也不会找我,我八岁就敢自己坐飞机了,长沙北京两头熟,她可放心我去野了,而且我这次来这里,可是和你来交换秘密的,肯定做好保险了。”

  对她我真的是毫无印象,听着又奇怪,这丫头古灵精怪得离奇,我也不肯示弱显得自己很呆,问道:“你真想换?我还以为你开玩笑,怎么法?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你可以试我。”她笑道。

  “试你?怎么是试?” 我心说我又不知道你有哪些情报。

  胖子就打趣轻声道:“天真,这丫头该不是在勾引你。”

  我捅了他一下让他别废话,她就道:“这样吧,我和你说一件事情,你听完后,立即就会知道,我是有资格来和你交换情报的。”

  我越来越觉得有意思,就点头看她玩什么花样。

  她看向我,故作神秘地说道:“我小时候,在很偶然的机会,看到过一盘录像带,录像带看完之后我非常疑惑,问我奶奶,她什么也不说,还骂了我一顿,然后我就开始自己查这件事情,听了你对我奶奶说的情之后,我发现我们调查的事情好像有关系,我这么说,你应该相信我了吧。”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都没表态,因为我叙述给老太婆听时,提过这事情,这是可以被捏造出来的。

  她看我们没反应,就叹了口气,又悠悠地念了一句:“鱼在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