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7 盗墓笔记7 第十二章 似是故人来

  看到她的表情,我立即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对了。心中一叹,心说:峰回路转。

  其实我早前就意识到过这一点,霍玲这个霍姓并不普遍,但是,当时我一直以为霍老太的女儿应该是跟父亲的姓的,也就是说,霍老太成为女当家,只是因为正好这一届里没有男性,霍家的下一届当家,应该是男人,没有想到,霍家是个母系氏族。

  刚才,她一说到她女儿参加考古活动忽然失踪了,我立即就想到了三叔的西沙考古,同时,我一下就想到了一个情况,霍老太婆姓霍,而西沙失踪的人中,有一个人叫霍玲,是个高干的女儿。加上当年广西考古的领队是陈文锦,各种信息都指向了一个点。

  其他场合我也许只会认为很巧,但是在这千丝万缕的各种关系交杂中,我就忽然意识到其中不对了,没想到一问果然是我想的那样。

  霍家的老太太忽然牵涉到这件事情来,看似意外,其实是必然,只不过,霍老太可能还没有牵涉到像我如此深的地步。

  如此说来,霍玲竟然和我三叔一样,也是老九门的后人,加上解连环,那就是三个了,西沙的那一支考古队到底是什么成分?

  随即一想,思绪就更加的发散,我发现,原来不止霍玲,陈文锦好像也和陈皮阿四同姓,陈皮阿四是姓陈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被称为陈皮?(说实在的,想起他的样子,确实有点像九制老陈皮的感觉。)但是他在几十年前应该不会那么老,陈皮阿四应该是和陈姓有关。

  陈文锦,陈皮阿四。
  霍玲,霍老太婆。
  吴三省,吴老狗。
  解连环,解九爷。

  这是不是巧合呢?

  解连环和三叔两个人是有很深的渊源,从事情开始之前他们的联系就很深,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在考古队应该不算稀奇,但是,霍玲在整个事件中,我一直以为她是局外人,连她都是老九门的后人,难道是巧合吗?

  如果她是山西的南爬子或者岭南的走山客的后代,或许还可以解释,因为搞考古嘛,多少主上有点背景才能在那个年代接触到这一行。但是,同样是老九门,而且是一门的直系后代——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忽然想起,闷油瓶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支队伍十个人,五个人的背景都成谜,看来剩下的李四那几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三叔”当年和我说,这只队伍号称是偶然组建的,看来也不是什么实话。

  我脑海立即闪过了几个可能性,一是当年的考古研究所,也许是老九门股份制的,本来就是他们自家的买卖,要么,是这批人的后代都选择了考古这一行当,然后,因为在长沙,地域的关系碰到了一起?又或者,最有可能的,因为“某个项目”,这批神通广大的地下家族,在利用考古的名义做着官方外衣下的犯罪活动?

  心如闪电,一大块拼图忽然拼上之后,下一步就无所适从,我挠了挠脑袋,不想那种恍然大悟的喜悦这么快消失,却听老太太问我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我摇头:“我爷爷不太提你们往年的事情,说起来我怎么知道的,我还真是头大。婆婆,我觉得今天咱们两个碰上真是缘分,要不借一步说话,我得和您讲一件事情,和您女儿有关系。”

  老太婆眼睛忽然一闪,不可置信地看向我:“你说什么?”

  诚恳道:“我想,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恐怕得聊上一些时间。”

  老太太脸色一寒道:“小子,你可别信口开河,老太婆其他玩笑开,这个玩笑你要是敢开,我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我没心思给她倒口了,心说又不是演古装片,道:“咱不说废话,我说完了,我估计我要走您都得拴住我。”

  她看着我,一下子也摸不清我到底是什么路数,想了想立即就示意我跟她走去。于是跟她出了屋子,一路来到后院,不知道往哪里走,老太婆瞪了我一眼:“这边!”

  胖子和闷油瓶还在院子里待着,胖子正在无所事事地观察着那些好像是兰花的东西,我总觉得不太妥当,就对老太婆说:“我两个朋友都知道那些事情,可以让他们一起进来,有些地方他们可以作补充。”

  老太婆显然也没有心思太计较那些细节了,就点头,我给胖子打了个呼哨,就跟着老太婆进入客厅。

  客厅非常大,典型的四合院的客厅,没怎么翻修过,东西都很旧,看上去有点朴素,但是懂行的人知道,这四合院现在在北京是天价了,特别是一些有讲究的,这房子肯定是翻修过的,不然没那么皮实,但翻修的手法是作古翻修,那代价就大了,也说明这房子是有来历背景的,我甚至看到在门楣上有一些类似雕梁画栋的东西,看上去和故宫有点像。胖子看得直赞叹。

  闲话少说,我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也没工夫献媚,落座之后,立即将我之前经历过的和盘托出,说了一遍。

  因为刚开始的事情有些细节和霍家没关系,所以老太婆有点不耐烦,但是一直忍着,我足足说了一个小时,除了霍玲变成禁婆的那一段,我全说了,而且算非常简略了。听完之后,老太婆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脸色有些阴沉。我以为她会非常激动,没想到她的反应很平静。

  也许是吓呆了,我想,于是自顾自道:“婆婆,我本来打算这些事情尽量不传播出去,因为我不知道后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您的这个样子,我一下就想起了我的三叔,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我知道他的痛苦是真的,所以我不忍心瞒着您,您的女儿,很可能也不在人世了。她在广西,就被人杀死了。”

  老太婆不说话,皱眉看着我。

  “我相信,从广西回来的那个,不是您的女儿,您之所以感觉她了,是因为她是有人伪装的,而您在和她谈话的时候,她给您的感是,她房间还有另外一个人,是因为,她就是那个隐藏在房间的人。”我一口气说出了我的结论。 “这个从广西回来了的人,她把自己藏在房间里,她已经成年了,只要她避开一切和您亲昵或者大量交谈的事情隋,您没有机会认出她来。”我道。

  “等等!”胖子在一边就说话了,“我靠,你是说,西沙考古的那个介霍玲是假的,她不是霍玲?”

  我点头,心说肯定不止她一个,我不知道西沙考古的班子里,有多少是当年广西张家楼项目的人,甚至连文锦都有可能是假的。我靠,这是个计中计。

  “为什么要这么干?”胖子奇怪,“目的是什么?”

  “显然其中有两股势力在博弈,有一股势力把自己的人通过这种方式置换到了另一股势力当中。”我道。

  当年的三叔真是走运,他和解连环上的那真的叫贼船了。

  霍老太却没理会我,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只喝了一口茶,顿了顿,才问我道:“你刚才说的所有的过程中,一直有一个身上纹着麒麟的人在你身边,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我愣了一下,心说你不是在担心你女儿,怎么突然间又问起了这个,一下就没反应过来。

  胖子犯贱,这时候就抢先,立即拍了拍闷油瓶道:“这么好的东西,当然随身带啦,这不就是他吗?怎么,美女,想点他出台啊?”

  我立即对胖子龇牙,让他注意场合。

  没想到老太婆一听这话,好像震了一下,她立即抬头,看向闷油瓶,并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闷油瓶面前。

  “就是他?”

  我们点头,看着老太婆的表情,我忽然就感觉不妙,生怕她喊出“儿子,我想死你了”这样的话。

  老太太浑身都有点颤抖,对着闷油瓶道:“让我看看你的手。”说着抓起闷油瓶的手,只看了一眼,她就后退了几步,脸色铁青。

  我心说不好,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其他恩怨?没想老太婆一下跪了下来,连着边上一直伺候着的霍秀秀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