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6 阴山古楼 第四十三章 挖出来的是什么

  我感到莫名其妙,立即靠过去,把胖子的脚拨开仔细一看,果然,有一部分香灰嵌入到石头表面细微的缝隙中,形成一些线条。而且很明显,这些线条非常圆润,不是石头表面本身的纹路。

  我是搞拓印的,知道这是一种拓印原理,用非常细腻的粉末来显示出地上浅痕的方法,类似于很多间谍剧里必用的,用铅笔涂抹便签纸得到写在上一页的讯息,显然有人在这神龛前的岩面上,刻过什么东西。

  我兴奋起来,一下把香炉翻倒,把里面的香灰全部倒在地上、岩面上,开始用双手涂抹。很快,地面及岩壁开始出现更多细微的线条。

  “这是……”胖子也发现了异样。

  “应该是挖掘这个洞的工匠刻下的。”我道。

  “我看,雷书记这么快就显灵了!”胖子道,“效率比咱们人间高多了。”

  “你先别说的那么快。”我道,把灰全部都抹均匀。

  他蹲下来帮忙,闷油瓶也凑了上来,我们把香灰涂满了一大片区域。很快,一片歪歪扭扭的文字出现在面前。

  这些字每一个都有象棋大小,全部是繁体,刻得无比的潦草,有些几乎模糊不清,但数量颇多,有三、四十个,大大小小的。

  看笔记,应该是一个人所刻。

  文字是汉字,但其中有些字我从来没见过,应该是方言发音。

  胖子疑惑道:“难道之前的工匠和我们一样,也在这石岩上讨论过东西?”

  我摇头说不是,这些文字是连篇的,显然刻的人写的是一整段话,不过刻痕非常浅,和我们一样,应该也是用石头简单地在岩壁上划出来的,没有用到雕刻工具。

  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出于什么目的,在这神像前写下这些字呢?无从想起,但关键应该在文字中。

  我辨认了一下,文字是竖着读的,出去认不出来的,仔细地一个字一个字辨认,然后用石头重新刻在一边。

  是一段很简单的话。

  十一月又七日。


  东墙,自左七尺,有十六。
  西墙,自左三尺,有七。
  北墙,自左五尺,有十。
  南墙,自左六尺,有四。
  细数,须三日内掘出复工。

  “这是……采矿计量的记录?”我迟疑道。

  看整个语感,好像是一处留言,一个工头离开之前,留给其他人的一点提示,并且有一个嘱咐:细数。似是上级写个下级的。

  “东南西北?”胖子看了看四周,“是不是玉脉的分布记录?”

  我摇头,玉脉的走向完全是自然形成,一点规律也没有,只在一个剖面上定什么左几尺没有任何用处。“有十六”,“有七”,“有十”,“有四”,好像是一种计数量的标记,他在数墙上的东西。

  看了看东墙,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玉脉和岩石自然地皴皱,深色的玉脈之复杂,简直有如岩石的血管,根本无法用“十六”这么小的数字来表示。而且他最后有一句:须三日之内挖掘出复工,好像是说那“十六”、“七”所代表的东西,阻碍了继续开采。

  是什么呢?难道是石脉种无比坚硬的岩精?但是岩精坚硬的要命,且重达百吨,怎么可能在三日内掘出?

  我们都站了起来,走到东面洞壁的最左边,用手指量了七尺的距离,看看那部分有什么东西。

  七尺之后,还是岩石的表面,无数墨绿色的痕迹,什么都没有。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其实,这里的岩面我们看的非常仔细,就算不这么看,也知道表面上瞧不出什么来。

  “他上面写的东西,会不会已经被掘出来了?”

  有这个可能,但再想了想,脑子里有了一种很奇怪的念头。

  我回到神龛前,把地上的香灰收拢起来,放回香炉里,然后拿着到那块岩壁前,抓了一把,在上头涂抹。

  一开始什么都没有,但等涂了几圈,果然,上面出现了线条,好像是某种东西的轮廓。

  “哎?”胖子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那种留言太含糊了,是汇总式的最后留言,肯定会在岩面上也留下记号。”我道,一边继续涂抹。

  很快,一个不规则多边的轮廓在石头上显现了出来,我从身上解下我的强力探灯,打开。轮廓非常明显,好比画画打草稿的时候,先用直的短线条勾勒出物体大概的外形一样。

  然而,我们并没有从岩石的脉络上,看出任何和这轮廓有联系的形状,好像是随意画在岩壁上的,用来做切割时的参考。

  可即使如此,我还是感觉遍体发冷,脑子里很多碎片开始自发的进行各种各样的组合,内心已经知道,这岩壁里肯定有东西,否则,这轮廓不可能刻在这里。他们要把这里的东西挖出来,所以做了大概的标记。

  为什么看不到?难道是方法不对?

  想着,我问:“你们谁知道,他们采玉矿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过程?”

  胖子摇头道:“不是用炸药吗?”

  闷油瓶却道:“先用火烧,然后用冷水泼,使石头自然裂开。”

  “用水泼?走!去打水!”我立即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证明什么,但心中有一股极强的直觉,碰到关键了!

  我冲到另一边的洞里,把脱下来的潜水服裤管打上结,然后往里面装水,再背回去,和胖子两个抓着往岩壁上泼。

  如此连泼了十几次,岩石的颜色因为渗水而变深。

  退后几步再看,由于泼了水,岩石表面玉脉的部分变得模糊,其他部分也变得光滑通透。原来这些石头也是玉石,只不过含量不同,所以被那些墨绿的翡翠称得像普通岩石。

  同时,我们看到了,那块岩壁中,透出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是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