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5 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章 第三夜:获救

  我不敢低头,但很快四周的水里冒起了气泡,我用眼睛去下瞄,就看到水下有一个白色的人状影子。

  那影子几乎就是在我的脚边上,飘飘忽忽的我看不清楚到底是人是鬼。不过看那白影的动作,我感觉这确实应该是个人的可能性多一点。

  是谁呢?

  一边的胖子肯定不可能苏醒,潘子还在神庙中,就算他们两个过来,也不可能这么白啊。

  我此时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一边戒备着那蛇,一边静观其变。

  那气泡在我四周冒了一圈,我就感觉到那人必然是抓住了水下的树根,我四周的树根晃动了一下,在水面上震起一片涟漪。

  一下那蛇就警惕了起来,转头看了看四周,显然弄不清楚四周怎么会震动,它迅速地看了一圈儿,什么都没有看到,立即将头昂起,直立起来,发出了一连串高亢的犹如鸡叫一样的叫声。

  瞬时间我感觉那蛇的鸡冠更红了,整个蛇身鼓了起来,简直感觉有血要爆出来,这不知道是一种警告,还是在召集同伴。

  与此同时,我就感觉脚踝给人抓了一下,正抓在我扭伤的地方,疼的我一嘶牙,接着那人在我的小腿上划动了起来,似乎在写字。

  这是小时候经常玩的玩意儿,我一感觉,就发现他写了一个“准备”,这准字我感觉不清楚,但是备字很明显,我心中一安,知道下面肯定是个喘气的了,立即动了动脚表示知道了,凝神静气,却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

  那蛇并不知道这水下的猫腻,叫了几声,看四周没什么反应,就慢慢软了下来,就在这个当口,我看到水下的影子一下浮了上来,还没等我意识到怎么回事情。突然我面前的水就炸开了,一个雪白的人猛地从水里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下就捏住了鸡冠蛇的脑袋。

  我给那人一挤就脚下一滑摔进了水里,没看到接下来情况,我也不想看到,顺势往外一蹬,扑腾出去就向水池中央的方向游去,直游出三四米远才敢转身往回看。

  只见那边水花一片,显然那蛇并不那么好对付,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自己逃跑还是旁观还是过去帮忙。还在犹豫,忽然一道红光就从那水花团里炸了出来,一下卷着树枝就绕到树枝堆上,同时发出了一连串极其凄厉的声音。

  那白色的人立即对我大叫道:“快走,它在求救,等一下就来不及了!”说着一下就潜入了水里。

  话音未落,四周的井道之中已经传来此起彼伏的,咯咯声,似乎有无数的人蛇在我们四周。

  我一下慌了,忙追着那人在水里的影子就游,游了两下就想到胖子,心说不能把他丢下,再探出头去看胖子,却发现井道里,胖子已经不见了。

  这可要了命了,只听的黑暗之中,大量的咯咯声越来越近,我转头两圈都看不到胖子在哪里,前面又大叫,想了几秒不由只能咬牙心头一叹,说对不住了,蒙头就追了过去。

  那人游的极快,很快就在前面爬上另一个干涸的井道,一下就消失在了雾气里,我心中大急,心说这人到底是谁啊,到底是来救我的还是玩我的,跟着我也靠了边,这时候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方向了,只是被那催命一样的咯咯声逼浑身发毛,直想立即爬上去。

  爬了一下才发现我根本够不到那个井道,我简直欲哭无泪,大叫了几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跳了几下,还是滑了下来,四周那咯咯之声已经聚集到了我背后,我用脑袋撞了几下树根,心里几乎绝望了,忽然一下我的手被人紧紧的握住了,接着就有人用力将我往上拉去。

  我给扯到井道内立即就看到拉我的是一个带防毒面具的人,身后还有十六七个同样装扮的大汉,六七盏强光手电照的四周通亮。我正想问你是谁,那人就扯开了防毒面具,一张熟悉的老脸露了出来。

  “三叔。”我一下惊叫起来,可还没叫完,三叔一个巴掌就打了过来,几乎没把我打蒙了,随即就有人递上来一个防毒面具,立即给我按在了脸上。

  我被架起来,就看到三叔重新带上防毒面具,一挥手,立即就有人拧开一种黄色的烟雾弹,往水里丢去,其它人架着我,迅速往井道的深处撤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