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5 蛇沼鬼城(下) 第三十九章 第三夜:蛇声

  听到这蛇说话,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懵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就定在那里,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

  鸡冠蛇的邪性我是早就有准备了,但是,它们再聪明,也不可能会说人话啊,当时刚才那话清晰无比,我绝对不可能听错——

  我随即就感觉我肯定是幻听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显然是我的神经太紧张了,出现了错乱,我咬牙就继续往下潜去。

  那蛇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看我往下沉,忽然扭了一下脖子,好像在打量我,然后一下就俯了下来,挂到了我的面前,鸡冠一抖,又发出一声:“小三爷?”

  这一次更加的清晰,而且那动作太像一个人在和我说话了,我的冷汗不停地出来,一下不敢动了,心说他娘的,这次真碰上蛇精了,真的是蛇在说话!

  我的脑子几乎是完全混乱,无数的念头在一秒内涌了上来,这是条神蛇?过了人语六级,研究生毕业的蛇?这鸡冠蛇他娘难道真的有人性,或者这干脆已经是有思维的蛇了?

  那一刹那间,我忽然想起我们现在是西王母的势力范围,靠那在古代这里就是仙境……蛇说话也不稀奇。

  那蛇看着我表情变化,大约也是十分的感兴趣,又转了一下头,抖了一下鸡冠,道:“小三爷?”

  这一下我是有心里准备的,所以听的比前两声清楚,一听,我忽然就意识到哪里不对,咦,这蛇说话怎么带着长沙口音?

  难道,这是一条祖籍长沙的鸡冠蛇,到西王母国来支援西部建设?

  那一刹那我脑子里闪过一个非常离谱的念头,我突然想问它:“你是不是湖南卫视派来的?”但是随即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冷汗就下来了,逐渐就意识到了怎么回事情。

  如果是这蛇真有过人的灵性,那它会说的也应该是西王母国当时的语言,但是这蛇现在说的竟然是普通话,而且是带长沙口音的,这显然太不寻常,普通话是50年代才开始推广的,长沙味的普通话更是70年代出身的人用的,这完全是现代的东西,这蛇就算有超人的智慧,他也不应该说出这种口音来。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如果它不是在“说话”,那它必然是在“学话”,这蛇竟然和鹦鹉一样,学人说话!

  我立即就冷静了下来,这肯定是这样,想象一路听到的声音,都只是在叫“小三爷?”,没有第二句了,而且连语气都一样,显然这不是有意识的行为。这长沙口音的普通话,就是潘子的口音,而潘子就是喜欢“小三爷”、“小三爷”的叫我,这三个字他重复的最多,这蛇肯定一直跟着我们,所以就学会了。

  不过,鹦鹉学会说话是人的训练,这蛇学我们说话就很怪了,这显然不会是单纯的好玩,它学这声音必然是有理由的。

  想到这里我的冷汗就直冒,想到了响尾蛇,这种蛇是通过模仿水流的声音来吸引猎物,这蛇说话,难道也是同样的目的?

  一想狗日的,老子正不是给它吸引过来的,他娘的,这一次竟然上了蛇的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那蛇打量着我,血红色三角的蛇头几乎离我的鼻子就一个巴掌的距离,我几乎能闻到到它身上一种辛辣的腥味,这些念头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我就没法继续思考了,心说不管怎样,我面前还是一条剧毒蛇。

  我缓缓地向后靠,想尽量远离,至少要远离到能有机会躲过它的攻击,然后想办法潜入水里。

  然而,我稍微动作一下,那蛇就又猛地靠近了一点,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似乎知道我的意图,我退了几下,它就靠近几分,又不攻击我,只是和我保持了一个巴掌的距离,那低垂的蛇头让我浑身僵硬,不敢有任何大的动作。

  我就感觉到十分的奇怪,它似乎只是想控制住我,然而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十分古怪的,因为蛇是一种爬行动物,它所有的行为都应该是条件反射,它这么做没有任何的意义,它想干什么呢?

  就在我纳闷又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我就感觉我的脚踝被什么东西碰了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水底潜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