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5 蛇沼鬼城(下) 第三十一章 第三夜:藏尸

  再看那具尸体,我就发现这些尸体都已经给水泡的发灰,但是都没有严重的腐烂,显然死了没有多少时间,尸体在泥水中没有被泡的发白,反而有点发青,显得有点不同寻常。。

  这里有这么多的死人,而且都是刚死了没多久,显然这些肯定是三叔的人。我想起空无一人的营地,不由得感觉不寒而栗,这些人必然是给鸡冠蛇咬死后运到这个泥潭中来的。

  这批人是最早出事的那批人,还是幸存下来的三叔?三叔在不在他们之中?

  我一下又想起了刚才听到的小三爷的叫声,心说难道这不是人在叫我,是这里的伙计的冤魂,想让我发现这里,在指引我?

  我脑子就发涨起来,但手表的蓝光再一次熄灭,四周又陷入了黑暗……

  我再次打起手表,就开始摸着眼前尸体的口袋,从他裤袋中,摸出了一只皮夹,已经被水泡的死重,我掂起来,就朝一边石壁上的光点扔去,第一下没有扔中,我又把那人的皮带上的手电解了下来,甩了过去,一甩我就发现不对,但是已经晚了,手电已经飞了出去,我正想抽自己一个巴掌,这一次却成功了,卡住矿灯的灌木被打了一下,矿灯就滑了下来,掉进水中。沉了下去。

  我一手抓住岩石的突起,一边竭力伸长了手,勉强够到,将矿灯捞了起来,手电很轻,却被水流往下游冲了几米,不知去向。

  这一下看得更加清楚,我把矿灯朝四周照去,就发现这是沼泽的一部分,类似于一个原形的水潭,水流朝一边流去,矿灯照去,就看到水流流向的下游处是一处雕刻着一个兽头的石头遗迹,水流就是流向遗迹,由张开的兽口流入,和我想的一样,那下面肯定有井口,过去必然危险。

  我开始逆流而上,将矿灯系到腰里,开始靠着岩壁移动,一路照去,就看到沼泽之中,横陈着大量的尸体,大部分全部陷入淤泥之内了,只伸出了僵硬的手或者其他部分,整个水潭底部几乎全是。

  一边走一边避过尸体,但是尸体太多,实在无法脱身而过,很多尸体身上的淤泥被我激起的水流冲掉。我就发现在他们的脖子上,都有两个发黑的齿孔,整个脖子都是发黑的,到了四周部分就呈现青色。

  他们全是被蛇咬死的,整个营地里都没有打斗的痕迹,有可能是在睡梦中直接被咬死的,也有可能是在这里行军的时候受到了大规模的攻击。

  我调整矿灯,忐忑不安的一张一张寻找他们的脸,想从中看看有没有三叔。

  我并不想看到三叔,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逃避,这种心情像是认儿子尸体的父母,必须去确认又实在不想确认,不过在淤泥覆盖下,要想辨认并不容易,我一张一张地看过来,都没有发现像三叔的人,同时却也无法肯定这些都不是三叔。

  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我的矿灯就照到了其中的一张脸上,这脸还没有完全给淤泥覆盖,我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一下发现这脸有点熟悉,随即我就认了出来。

  那是阿宁!

  她的眼睛闭着,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非常古怪的姿势,身上只盖着一层薄薄的淤泥,脸上的尸斑已经非常明显了。

  我几乎窒息了,看了看四周,心说那些蛇竟然也把她的尸体运到这里来了!

  矿灯照去,从尸体的表面来看,似乎这还是一具平常的尸体,并没有什么蛇化的异变,那么,我们当时看到的黑影不是她?那,那具发出类似于无线电噪音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我深吸一口气靠过去,心中已经无法形容是什么感觉了,把手伸到她的身上摸了一圈儿,没有对讲机。我想把她抱起来,却发现根本无法着力。她的脸被我搅动的沼泽水冲的干净,头发垂下来,呈现出一股异样的宁静,那一刻我仿佛还觉得她还活着。

  但随后我重新将她沉入沼泽,浑浊的水一下隐没了一切,这错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心中无比的酸楚,看着四周的景象,越想越心寒。

  这个泥潭是什么地方,难道这里是他们堆积食物的场所?这里可能会出现巨大的蟒蛇来进食?

  我感觉到极端的不安起来了,这个地方不安全,我必须立即离开这里。

  想着我挥动矿灯,去找四周可以攀爬的地方,很快发现水流的逆方向,有一处树木的藤蔓挂到了水里。我咬住矿灯,就朝那边游去,几步够到之后一把抓住藤蔓。

  雾气已经有些稀薄下来,我咬牙爬上藤蔓,却又想到闷油瓶说的,淤泥防蛇的时候,又下去掬起一手淤泥,抹到身上泥被水冲走的地方,再重新上爬,一直爬到了藤蔓缠绕的枝桠上,才松了口气。

  顺着枝桠,走到树冠的中心,刚想顺着树爬下去,忽然听到一边的水潭中一声水声,又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

  我寻着声音去照,就看到水滩边果然激起了涟漪,有东西从岸上滚了下来,矿灯照向那个角落,,我看到一团红色的肠子一样的东西,那是缠绕在一起的大量鸡冠蛇。而它们之中,好象裹着什么东西。

  我仔细看着,有一瞬间我看到一只手从蛇堆里伸了出来,接着我看到了一个胖胖的人头。

  我浑身一凉,发现那是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