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中) 第十章 计划

  打火机的光线十分的微弱,能照出两三米外的情形已经很不错了,在这种光线下,赫然看到一只棺材,我还真是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之后,就感觉到非常的奇怪,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他娘的这里怎么会有一具棺材,而且还是古棺?

  一座20世纪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给领导休息用的疗养院,有地下的隐秘设施,这说起来已经有点不可思议了,现在在这个地方,还出现了一只棺材,这太匪夷所思了。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人?难道是当年死在这里的军官?

  我看了看身后,来时候的楼梯口就在身后,不至于找不到,就靠过去看那只棺材。

  远远看过去就知道这不是现代人的棺材,棺材是纯黑色的,横在地下室的中央好比一只巨大号的长条石墩,这样大小形状的应该是棺椁,民国以后的棺材就没有棺椁了。这棺椁看式样应该有相当的历史,至少在五六百年以上,而且看大小,恐怕不是普通人家用的,至少也是士大夫用的。

  我上前摸了一把,上面有细细的花纹,冰凉刺骨,像是石棺,不知道是什么石料。一摸之下,石棺上厚厚的灰尘被我划了几个印子,露出了一些细小的花纹。

  拿打火机靠近仔细地看,棺椁的盖子上,有敲凿损坏过的痕迹,盖子和椁身的缝隙里也有撬杆插入的迹象,显然我不可能是第一个发现这只巨大棺椁的人,有人曾经想撬开它,我有过经验,所以对这个特别的敏感。

  古棺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出现在现代建筑的地下室里,那肯定就是有人将这棺椁搬到这里来的,不晓得原因。

  地下室里的温度十分低,我喘着气逐渐冷静了下来,用力舒缓我的心跳,一路下来都是在极度的紧张中度过的,虽然自己压抑了恐惧,但是心中还是相当的不舒服。一边深呼吸,我就开始琢磨。

  有人寄了录像带、地址和钥匙将我引到这座破旧疗养院里来,指引我发现了这一个暗门,通过暗门后的楼梯我发现了这个地下室,地下室里还放着一具石棺。

  这已经超出了任何恶作剧的范畴,对方是不是想告诉我,这疗养院里发生过的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来,这封闭的楼层和地下室,以及这石棺的背后,肯定有着相当复杂的故事。

  我推动了一下石棺的盖子,当然没有用大力气,只是想试验一下能不能推开,好在和我的判断一样,石棺纹丝不动,显然没有工具我打不开它。

  我松了口气,在这种场合下开棺,而且是一个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打不开,也不用硬着头皮逼自己上了。

  再仔细地看了一遍石棺的细节,发现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我就绕过石棺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地下室的尽头,就看到一扇小铁门,很矮。我推门进去,后面是一条走廊。

  我只走了几步,就发现了这里的结构和楼上是一样的,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房间,只不过这条走廊一路延伸,没有尽头,似乎通到其他地方去,而走廊两边的房间都没有门,十分的简陋。

  我拿起打火机走进第一个房间,照了照,就看到了两张写字台靠墙摆在一边,四周有几个档案柜,墙上贴满了东西,地下、桌子上,全是散落的纸。

  这里似乎是一个办公室。我心中越加的奇怪,办公室怎么会设置在地下?这也太怪了。地下室里,一边是只棺材,一边是间办公室,难道当年格尔木的丧葬办是设在这儿的?

  我边纳闷边走到写字台边,想看看上面有什么线索。

  走近一看,我忽然就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何,看到这写字台摆放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这房间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举高打火机我回忆了一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立即就认了出来,这间房间,竟然就是霍玲录像里照出的那一间。

  写字台的摆设,地面和墙上的感觉,一模一样,我走到写字台边上,甚至看到了那面她梳头的镜子,还放在录像带里的那个位置上。

  我的心一下就狂跳起来,忙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自己的情绪,心中的诡异已经到达了顶点。

  看霍玲录像带的时候,还只是以为她是在什么民居里,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在这种疗养院的地下室里,而且竟然我还找到了这个地方。那显然这都是真的,录像带里记录的内容是真的。

  当年霍玲就在这里,用录像机拍摄过自己,她在这里不停地梳头,而”我”,也很有可能真的爬过头顶的大堂。

  一刹那,我的眼里甚至出现了她的虚影,我和她的世界好像重合在了一起。录像带的情景在我面前闪动了一下。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个女人在一间疗养院的隐秘地下室里,不停地梳头,而一个和我相似的人,在疗养院的大堂里如残疾人一般地爬行。这些事情都真实地发生,并且被记录下来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镜头之外的这个疗养院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脑子有点发木,晕了起来,显然寄录像带给我的人,目的就是引我看到这个房间,可是我看到了之后,反而更加的疑惑了,感觉自己好像在拼一幅空白的拼图一样,完全没有着手的地方。

  再一次深吸了几口气,我镇定了一下,接着,就拿起打火机开始观察四周,我必须查看一下这里,看看有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