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中) 第四章 完全混乱

  我们三个人安静了足足有十几分钟,一片寂静,其间胖子还一直看着我,但是谁也没说话。

  电视的画面给阿宁暂停了,黑白画面上,定格的是那张熟悉到了极点的脸,蓬头垢面之下,那张我每天都会见到的脸–我自己的脸,第一次让我感觉如此的恐怖和诡异,以至于我看都不敢看。

  良久,阿宁才出了声音,她轻声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来找你的原因。”

  我不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

  胖子张了张嘴巴,发出了几声无法言语的声音,话才吐了出来:”小吴,这个人是你吗?”

  我摇头,感觉到了一阵一阵的晕眩,脑子根本无法思考,用力捏了捏鼻子,对他们摆手,让他们都别问我,让我先冷静一下。

  他们果然都不说话,我真的深呼吸了几口,努力让心里平静下来,才问阿宁道:”是从哪里寄过来的?”

  ”从记录上看,应该是从青海的格尔木寄出来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从同一个地方发出的,看带子的年代,和拍霍玲的那两盘也是一样,不会离现在很近。那这两盘和我收到的两盘,应该有着什么关系。可以排除不会是单独的两件事情。

  但我脑子里绝对没有穿过那样的衣服,在一座古宅里爬行的经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我心里很难相信屏幕上的人就是我。我一时间就感觉这是个阴谋。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我又问她。她摇头,”唯一的线索就是你,所以我才来找你。”

  我拿起遥控器,倒了回去,又看了一遍过程,遥控器被我捏得都发出了”啪啪”的声音。看到那一瞬间特写的时候,我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心里还是猛地沉了一下。

  黑白的屏幕虽然模糊不清,但是里面的人,绝对是我不会错。

  胖子还想问,给阿宁制止了,她走出去对王盟说了句什么,后者应了一声,不久就拿了瓶酒回来,阿宁把我的茶水倒了,给我倒了一杯酒。

  我感激地苦笑了一下,接过来,大口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充入气管,马上就咳嗽起来,一边的胖子轻声对我道:”你先冷静点儿,别急,这事儿也不难解释,你先确定,这人真的不是你吗?”

  我摇头:”这人肯定不是我。”

  ”那你有没有什么兄弟,和你长得很像?”胖子咧嘴问我道,”你老爹别在外面会不会有那个啥–”

  我自己都感觉到好笑,这不是某些武侠小说中的情节吗?怎么可能会发生在现实中,苦笑摇头,又大口喝了一口。

  阿宁看着我,又看了很久,才对我道:”如果不是你,你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心里已经混乱得不想回答她了,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我能理解的范围,我一时间无法理性地思考。最主要的是,我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心里同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我又抓不住这种感觉的任何线头。这又让我非常抓狂。

  一边的胖子又道:”既然都不是,那这个人只可能是带着你样貌的面具……看来难得有人非常满意你的长相,你应该感到欣慰了,你想会不会有人拍了这个带子来耍你玩儿?”

  我暗骂了一声,人皮面具,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解释,但是所谓人皮面具,要伪装成另外一个人容易,但是要伪装成一个特定的人,就相当难,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要做一张我相貌的人皮面具,必须非常熟悉我脸部的结构才行,而且了解我的各种表情,否则就算做出面具来,只要佩戴者一笑或者一张嘴巴,马上就会露馅。

  这录像带里的画面,肯定隐藏着什么东西。就算真的是有人带着我相貌的面具,也会出现大量的问题:比如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从哪里知道了我的相貌?他用我的”脸”又做过什么事情呢?怎么会出现在录像中?录像中的地方是哪里?又是什么时候拍摄的?和霍玲的录像带又有什么联系呢?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甚至有错觉,心说又或者这个人不是戴着人皮面具的,我才是戴着人皮面具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吴邪,然而捏上去生疼,显然我脸是真的,自己也失笑。

  霍玲的录像带,以及有”我”的录像带,以张起灵的名义和吴邪的名义分别寄到了我和阿宁的手里,这样的行为,总得有什么意义。一切的匪夷所思,一下子又笼罩了过来,那种我终于摆脱掉的,对于三叔谎言背后真相的执念,又突然在我心里蹦了出来。

  晚上,还是楼外楼,我请胖子吃饭,还是中午的桌子。

  整个下午我一直沉默,阿宁后来等不下去了,就留了一个电话和地址,回自己的宾馆去了。让我如果有什么想法,通知她,她明天再过来。

  我估计就一个晚上,我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也只是应付了几声,就把她打发走了。胖子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回去,但是出了这个事情,他也有兴趣,准备再待几天,看看事情的发展。他住的地方是我安排的,而且中午没怎么吃饭,就留下来继续吃我的贱饭。

  那服务员看着我和胖子又来了,但是那女人不在,可能真以为被我们卖掉了,一直的脸色就是怪怪的。要是平时我肯定要开她的玩笑,可是现在实在是没心情。

  当时阿宁刚走,胖子就问我道:”小吴,那娘儿们不在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以说了吧?”

  我朝他也是苦笑,说我的确是不知道,并不是因为阿宁在所以装糊涂。

  胖子是一脸的不相信,在他看来,我三叔是大大的不老实,我至少也是只小狐狸,那录像带里的人肯定就是我,我肯定有什么苦衷不能说。

  我实在不想解释,随口发了毒誓,他才勉强半信半疑。此时酒菜上来,胖子喝了口酒,就又问我道:”我说小吴,我看这事儿不简单,你一个下午没说话,到底想到啥没有?你可不许瞒着胖爷。”

  我摇头,皱起眉头对他道:”想是真没想到什么,这事儿我怎么可能想得明白,我就连从哪里开始想,我他娘的都不知道,现在唯一能想的,就是这带子到底是谁寄的。”

  下午我想了很久,让我很在意的是,第一,从带子上的内容来看,”我”与霍玲一样,也知道那摄像机的存在,显然,”我”并不抗拒那东西。

  第二,霍玲的那盘带子,拍摄的时间显然很早,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应该就拍了,如果两盘带子拍摄于同一年代,那阿宁带子里的”我”也应该是生活在90年代。而那个时候,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我还在读中学,不要说没有拍片子的记忆了,就算样貌也是很不相同的。我是个阴谋论者,但如果我的童年也有假的话,我家里从小到大的照片怎么解释呢?我的那些同学、朋友,又怎么解释呢?

  现在看来,我最想不通的,是谁寄出了这个带子给阿宁的,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他只是想吓我一跳?实在是不太可能。

  胖子拍了拍我,算是安慰,又自言自语道:”冒充你寄东西给阿宁的,会不会也是那小哥?”

  我叹了口气,心说这谁也不知道,想起阿宁对包裹署名的解释,心里又有疑问,如果阿宁的包裹是用化名寄出的话,会否我手上的这两盘带子也是用的化名?使用张起灵的署名,也是为了带子能到达我的手上?寄出带子的,不是他而另有其人?

  毕竟我感觉他实在没理由会寄这种东西过来。录像带和他实在格格不入啊。

  不过不是他又会是谁呢?内容和西沙那批人有关,难道是西沙的那批人中的一个?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问胖子道:”对了,胖子你脑子和别人不一样,你帮我思考一下,这事情可能是怎么回事,就靠你的直觉。”

  ”直觉?”胖子挠了挠头,”你这他妈不是难为胖爷我吗?胖爷我一向连错觉都没有,还会有什么直觉。”

  我心说也是,要胖子想这个的确有点不靠谱,毕竟他和闷油瓶不太熟,对西沙的事情也不了解,至少没有我熟悉。

  说起闷油瓶,那我又算不算了解这个人呢?我喝了口酒一边就琢磨。

  闷油瓶给我整体的感觉,就是这个人不像是个人,他更像是一个很简单的符号。在我的脑海里,除了他救我的那几次,似乎其他的时候,我看到的他都是在睡觉。甚至,我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线索,去推断他的性格。

  如果是普通人,总是可以从他说话的腔调,或者一些小动作来判断出此人的品性,但是偏偏他的话又少得可怜,也没有什么小动作,简直就是一个一点多余的事情都不做的人,只要他有动作,就必然有事情发生,这也是为什么好几次他的脸色一变,所有人头上就开始冒汗的原因。

  想了想,我又对胖子道:”那就不用直觉,你就说说,你对这事情有什么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哪怕一点也好,给点支持。”

  胖子就叹了口气,对我道:”他娘的,你真给我们无产阶级丢脸,我感觉是没有,不过,不对劲的地方倒是真有一个,你刚才说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个细节,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

  ”什么细节?”我问他道。

  ”你不是说,那小哥寄给你的录像带,有两盘吗?其中一盘有那个女人在梳头,另一盘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我点头,确实是这样。

  胖子就道:”这他娘的就不对了,要是空白的,他寄给你干什么?这不是没有道理吗?他干吗不直接寄第一盘得了,何必要凑齐两盘?”

  我叹了口气,当初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因为整件事情非常的匪夷所思,所以这些小方面的不合情理的地方,我也没有精力细细去想,当时感觉,应该是对方别有用意,只是我并不知道他的用意而已。

  胖子听了就摇头,说不对:”这事情如果照你这么想,那也太没有头绪了,咱们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这不是悬疑小说,不应该有这么没头没脑的事情发生,我看咱们可能有点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也许对方寄这录像带来,有着十分简单的理由。”

  我脑子有点抗拒思考,不想去想,就让他说说他的想法。

  胖子道:”倒也不是想法,只是感觉到你想问题的方式不对,似乎是给人绕糊涂了,咱们直接点想,对方寄了两盘带子给你,一盘有内容,一盘没内容,也就是说,其中一盘完全可以不需要寄,而对方却还是寄出了,对不对?”

  我点头,胖子道:”那不就是了,这在这件事情中很正常,因为寄带子的人让人感觉到匪夷所思,我们主观就认为他做任何事情可能都有着深意。但是他娘的,如果不这么想,假设寄东西的那小子是个普通人,你认为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这么做?我想总不会吧,要是我寄带子给你,我干吗还搭一盘空白的寄过来?这不是有毛病吗?我感觉这里肯定有文章,你再想想看,是不是有道理。”

  我点了点头,胖子永远会给人惊喜,确实这个问题我没想到这么深,我靠到坐椅上,想着胖子的话,陷入了沉思。

  一个普通人,在什么情况下,会用这种方式寄东西过来?一盘有内容的录像带加上一盘没有内容的录像带,这样的组合,是什么用意呢?

  不要把问题复杂化,我告诫自己,用直觉去想,想想自己以前借录像带的时候,什么情况下会做这种事情呢?

  一想还真想到点以前的事情,心里一跳,感觉到好像确实有一段时候,自己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一边的胖子正在吃东坡肉,看我的样子,就问道:”怎么?想到什么了?”

  我歪了歪头,让他别说话,自己心里品味着刚才想到的东西,想着想着,以前的回忆就出现了,我沉吟了一声,突然一下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猛地站起来,对胖子道:”我操,原来这么简单!别吃了!我们马上回去!”说着就往外跑去。

  胖子肉吃了一半,几乎喷了出来,大叫:”又不吃?中午都没吃!有你他娘的这么请客的吗?”

  我急着回去验证我的想法,回头对他说:”那你吃完再过来。”

  胖子原地转了个圈儿,也是拿我没办法,只好跟了过来,临走对服务员大叫:”这桌菜不许收!胖爷我回来还得接着吃,他娘的给我看好了,要是少根葱我回来就拆你们招牌!”说着跟着我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