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三章 上帝的十分钟

  三叔慌了,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紧张,他把身上的氧气瓶解开,踢了开去,然后接上了解连环的那只,继续去寻找入口。

  其实此时,事情已经十分的糟糕了,三叔用手电往四周照的时候,就发现四周全部一片幽深的黑暗,他连来时候的方向都搞不清楚了。

  看来自己想得太天真了,三叔暗骂了一声,一股比困死在古墓里的恐惧还要剧烈的心跳开始出现。那就是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死定了。

  不过这一次极度的恐惧之后,三叔反而平静了下来,心说自己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希望也许就在这十分钟里,如果找不到,也好,不过是早死完死的问题。

  他凭借着直觉,再次开始搜索,很快,解连环的氧气瓶也空了,他将气囊解开,开始吸气囊里的空气。然而,四周还是一片漆黑,这种感觉让人非常的无奈,特别是你想一个东西,却怎么找也找不到的时候,三叔开始绝望起来。就在这时,祸不单行,忽然,解连环的手电闪了闪,竟然熄灭了,一下子四周竟然一片漆黑。

  三叔一看,心说看来上天要我死,我也没有办法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自己前方的黑暗里,出现了绿色的光点。

  哎呀,是舞乐古尸!三叔打开腰间的探灯,朝那里照去,果然看到是那群古尸又漂了回来,而且离他非常近,只有五六米。

  三叔心里出现一丝希望,心说对了,这群古尸的运行轨迹经过那个入口,跟着这些尸体,就能找到那个入口了。

  于是他游了过去,游入了那群古尸之内,跟着它们前进。

  一靠近他就发现,古尸好像是在跟着一股水流走,他也冲入这股水流,开始自动往前漂去。同时用探灯照上面的情况。

  然而,让他焦虑万分的是,这尸体漂得极慢,很快,他几乎把第一个气囊全部吸光,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入口。

  三叔对我说,当时他的状态已经快疯了,但是毫无办法,只能继续跟着,他只有寄希望于奇迹了。或者说,他当时的心里根本已经没有心情来害怕,也无法去想氧气的事情了,只希望自己能立即看到那个入口。

  不过,等他终于看到了那个入口出现在头顶的时候,第二个气囊也几乎空了,两个水囊里的空气,最多能撑两分钟,这要是进入就等于自杀,如果顺着水流下去,倒是还有希望能回那个墓室。

  三叔看着入口,又看了看下面的黑暗,当时就作出一个决定,他怎么样也要搏一下,下去,只不过是死得晚一点,两分钟,虽然不可能,但是也要去试,他不想等死。

  他深吸了一口空气,就往上游去,可是游出水流的一刹那,因为外面水速度慢,他被卷了一个跟头,一下就撞到了一具古尸的身上。

  这水流的力量是相当大的,三叔控制不住姿势,忙抱住了那具古尸,用力稳定身体。

  这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看到那古尸的嘴巴里,竟然有气体喷出来。嗯?他愣了一下,一按那古尸,立即发现,这不是真人,而是一个用竹子之类的东西编的,外面糊了石胶和泥浆油的人俑,而且,很明显是空心的,里面有空气!

  不会吧,三叔想着,立即拔出匕首,一刀捅了进去,马上气泡就从破口喷了出来。

  三叔像吸血一样扑上去,吸里面的空气,只吸了一口,他就知道有门了,虽然里面的空气极度的难闻,但不是毒气,能呼吸。

  想着,他扯起两具古尸,就推离了那道水流,进到了入口之内。

  说起来匪夷所思谁也不相信,然而三叔真的就这样成功地捡了一条命回来。

  他回到了船上,当时天已经白了,太阳快升起来了。他一回到船上,将器具放好,就看到了第三具湿的装备放在角落里,这下子他马上就确认了,要置他于死地的人,肯定就是在考古队里的。

  然而他回到卧舱,发现所有人都睡得死死的,一个一个看了一遍,他根本就无法看出哪个人有异样。

  如果是在平时,他肯定一个一个绑起来问了,现在碍于文锦的面子,他不可能这么干,只得忍了下来,也佯装睡觉。一直到两个小时后天亮,才佯装发现解连环不见了,于是他们便开始寻找。他本想引他们发现那个礁洞,没想到的是,却在那附近找到了解连环溺毙的尸体。

  三叔对我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看当时的情况,有可能是他醒了之后,发现氧气瓶不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恐慌下强行出来然后溺死的。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那么蠢,不过现在想想,说起来也算是我害了他的性命。”

  我听了长叹一声,对三叔说:”你上来的时候,应该马上下去救他的,那样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你竟然还能睡觉。”

  三叔点头,也叹气道:”当时我是感觉马上下去救人太危险了,我不知道是船上哪个人想要我的命,再进去恐怕还是会着了别人道儿,反正他们醒来之后,马上就会发现解连环不在,肯定会去找。我已经将来时候的充气艇留在当时的礁石处,只要到时候将他们引到那里去,然后趁乱进洞,来去最多也只要半个小时,否则我一个人带着两套器具连夜出海,不仅会给人怀疑,而且救出解连环之后,事情也不好交代。”三叔摇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这事情我不想提了吧,这是你三叔我最后悔的事情。”

  说起这个,我想起了那血书,这下就清楚了为什么解连环会认为是三叔害了他,妈的后脑挨了偷袭,解连环肯定不知道是谁干的,他不可能想到古墓里还有第三个人跟了进来,那醒来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三叔了,然后一看自己的潜水设备没了,那还不以为是三叔要杀他。

  千古奇冤,我一下就想到了金庸小说那些解也解不开的误会,还以为是文学夸张,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发生。

  最后解连环从哪里拿到的蛇眉铜鱼,尸体又怎么出现在礁石下,已经无从考证。想必他在绝望之中,找到了什么出路,但是水下古墓,就算能出来,也逃不过那一段海水,解连环终究没有逃过他的宿命。

  解连环误会这事情还是不要对三叔讲的好,免得他听了之后不舒服,我心里暗自打算。

  三叔接着道:”接下来的事情,我在济南已经和你说过了,当然,当时我并不想让你知道解连环的死和我有关,所以我和文锦他们第二次进海底墓穴,后面的事情,我没有说。其实我当时进去,确实是装睡,因为我怕他们会到达那间墓室,我不知道解连环会留些什么在里面,所以想在他们到达之前,去看看。另外,我知道下来之后,那个攻击我的人肯定会露出马脚,我想靠这个把他找出来,给解连环报仇。”

  此时,我就想起了闷油瓶和我说过的事情了,一想之下,似乎提出探索古墓的,是闷油瓶自己,心里豁然,问三叔道:”那你有没有看出来到底是谁,是不是就是那个张起灵?”

  他的身手、他的背景都十分的神秘,如果是他的话,事情也比较好解释。

  三叔就皱起了眉头:”他们出去之后,我跟在他们后面,此人确实相当可疑,但是,却有更加可疑之人。总之,看到后来,我也弄不清楚了,我是看谁都可疑,不过我个人认为,以那小哥的身手,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恐怕当时就直接给打死了,不太可能是他。”

  我也意识到了,于是点头,闷油瓶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睡不醒的样子,他要发起狠来,就是直接去拧别人的脖子,那说起来是最快的杀人方法,三叔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又问:”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那小哥儿带着那帮人出去之后,我就偷偷跟在后面。这古墓之内,他们进入到那个水池的墓室之后,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水池底下还有通道,我以为他们兜了一圈儿之后会出来,就待在甬道的黑暗中,等了一会儿,他们竟然没出来,我心中一动,怕他们遇到了危险,就跟了进去。后面的事情,那小哥应该和你说过了,我只是跟在后面,他说的应该比我更清楚一点。”

  我这时候就想起了一个细节,问道:”那他说你装娘儿们照镜子来引导他们过奇门遁甲,也是真的?”

  三叔”嗯”了一声:”什么娘儿们?”

  我把闷油瓶当时说的情况,重新说了一遍,三叔顿时睁大了眼睛,”有这种事情?”

  我咧嘴,心说别说你不知道。然而三叔却真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站了起来来回踱了几步:”他真的这么说?”

  ”当时的环境决定我肯定不会听错。”

  三叔眯起眼睛,让我详细地再说一遍,我就努力回忆闷油瓶和我说的事情,仔细地说了一遍。

  三叔听完,摸着下巴,连连摇头:”不对不对!他骗人!”

  ”骗人?”

  ”我在石阶上,雾气太浓,当时的情况并没有看到,我可以用文锦保证我绝对没有下到下面去,也压根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机关。那小哥一面之词,不能就这么信他。”

  我皱起眉头:”但是他当时的情况,我不认为他有必要骗我们啊。他甚至可以不和我们提这事情,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三叔拍着脑袋,想了想,就道:”说得也是,那如果假设他说的是真的,也有问题,你看这小子说的:’我’蹲在那里,他看的只是’我’的背影,他们所有的判断完全是靠那个背影,整个过程中,除了那个霍玲有可能看到了’我’的脸,其他人完全就只是凭借一件潜水服就判断了那是我……”

  我”哎呀”了一声,心里回忆当时的话,发现的确如此,”这么说,这个引他们通过暗阵的人,不是你,是另一个和你背影甚至相貌都有点类似的人?”

  三叔点了点头,脸色变得非常严肃:”如果那小哥说的是真话,绝对是这样。而且,你没发现吗?那小哥没有看到我的脸,他本来是有机会看到的,为什么没有看到?”

  我回忆了一下闷油瓶说的情节,一下就一个激灵:”霍玲,他给霍玲拦了一下!”

  三叔点头道:”对,就是这个细节,我一直不知道这些,真没想到,竟然在那极短的几分钟里,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感觉到头疼起来,确实,当时的情况如此混乱,能见度也极其低,闷油瓶的确有可能会看错。而且,这样看的话,那个人是三叔的这个结论,自始至终都是霍玲提出来的,只有她一个人看到过那人的脸啊,如果她和那个人是同党的话,这就可能是一个巧妙的骗局。那闷油瓶和其他人可能都错怪三叔了。

  我一下又想到闷油瓶当时说过,”如果这个真的是你三叔”这句话,他是否也是在怀疑,那个人不是三叔?

  不过一想又不对,闷油瓶看到三叔,不仅只有这一次,在他昏迷前也看到过三叔,而且看到了三叔的脸。这靠背影是骗不过去的了。这又怎么解释呢?

  我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三叔就叹气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那小哥在意识弥留之际看错了。你想,他一路进来都是以为在追我,那个时候迷迷糊糊的,可能出现了幻觉也不一定。”

  我摇头,对他说:”这太牵强了,小哥那样的人,不太可能会朦朦胧胧看错吧。”

  三叔正色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肯定是在说谎了,因为我没有骗你。”

  听到这句话,我心中就长叹,我最害怕的事情来了。一直以来,听到三叔和闷油瓶经历重叠的部分我就非常紧张,怕出现那种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那样就说明他们两个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

  不过一路听过来,我却发现两个人的话大体能对上,我已经有点安心,心想就算不是百分百的真相,也应该是靠近事实了。可是,这事情一路下来,眼看就要通了,却在最后遇到了这么一个卡,真是让人难受,而且这个卡非常的关键,如果三叔不在里面的话,那迷倒他们就另有他人,三叔就完全清白了;如果三叔在里面的话,那就完全相反,三叔就是心怀叵测的大奸角。就这么一点,就代表着完全两种结果。

  两人之中,我还是比较相信闷油瓶,因为他是在完全没有必要和我们说的情况下叙述的,他骗不骗我们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不过,三叔这次的叙述,和以往都不同,非常的清晰,而且找不到破绽,如果他是骗人,是没法把谎话编到这种程度,我感觉他这次也不太可能会骗我。而且,只剩这么一点矛盾了,他如要骗我,可以轻松地瞒过去,不需要说出和闷油瓶相反的事实啊,他可以说自己跟进去了,然后也晕了,醒来的时候他们都不在了,这我也根本找不出破绽来。

  这似乎是一个罗生门,完全没法解开其中的奥妙。似乎两个人说的都是真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表面证据优先,那么既然我认为三叔没有骗我,闷油瓶子也没有骗我,会不会有这么一种情况,他们两个说的事情都能成立呢?

  这是有点胖子的思维方式,简单明了,把事情分成三条,确定了前两条,那最后一条再不可能,也只有成立。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三叔也正在思考,一想就摇头,道:”怎么可能?如果要这两种说法都成立,那当时的墓里,必须要有两个我才行。”

  ”两个三叔?”我心中琢磨,心说这好像绝对不可能,三叔又没有孪生兄弟,也不会分身,这个假设没有逻辑性。但是,如果要按照胖子的思维考虑的话,就不需要考虑逻辑性,而是要把所有可能的都列出来,枚举法。

  我拿出一张纸,就开始写可能性,然而想了想,却发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谎的前提下,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三叔是在奇门遁甲阵的外面,而闷油瓶在里面看到的,是一个和三叔相貌相似的人。

  那么问题其实不是如何产生两个三叔,而是这个相貌相似的人,是从哪里来的?用枚举,也就是几个,一个是这个人是从海上来的陌生人,一个是这个人一直藏在古墓里,这两个就很勉强了,那么有可能的就是,这个人应该是那十个人中的一个。

  这倒有根据,回忆闷油瓶的叙述就可以发现,在当时他们发现三叔的两个情况都很奇特,完全有可能是他们一起下海底中的某个人干的。

  可是从来没有听三叔提过队伍中有人和他很像,现在再谈论这个话题,如果有的话,怎么样他也应该想到了,而且照片我也看过,不过那照片这么模糊,看上去每个人都差不多不好作数。

  那么,会不会是易容呢?我想起那小哥的手段,然而一想,就知道不可能,一次易容要三到四天的准备,五到六个小时的化妆,当时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来得及。

  想到这里又到了死胡同,我不由沮丧,长叹了口气。

  三叔看我的表情变化,就问我在琢磨什么,我把自己的推论过程说了一遍。三叔听了就笑,说我怎么学那胖子的思维,那胖子脑子是歪的。

  可是才笑了几声,他好像就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然后吸了一口冷气道:”哎,也不是,他娘的,难道这事情是这样的?”

  我忙问他:”怎么了?”。

  三叔脸色苍白道:”你别说,这胖子有两下子,给你这么一分析,我好像明白这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事情就非常的不对劲了,甚至有点诡异了。”

  我忙让他快说,三叔就道:”你说那古墓之中还有一个人,和我长得相似,很有道理,但是我感觉这个人也不需要太过相似,你想那小哥中毒了,必然神志不清,而且昏迷前就这么几秒,只要有几分相似,就可以看错了。”

  我点头:”对,可是,你们那队伍中,会有这种人吗?要是有这种人,你可能早就注意到了吧,毕竟世界上有两个人相似是很奇特的事情。”

  三叔的表情很古怪,他吸了口气,摇头道:”你想错了,其实世界上有一种情况下,有两个人相似是不奇怪的,而当年的考古队里,确实就有这么一个人,和我有七分的相似,但是,所有人都不觉得奇怪。”

  我”啊”了一声,心说不会吧,忙问道:”是谁?”

  三叔瞪着我回答道:”当然就是解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