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二章 抉择

  说到这里,三叔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似乎下面的事情并不想说起。

  而我听到了这里,也是一身的虚汗,三叔停下来,我也正好可以喘口气。

  这事情真是惊心动魄,一路听来我都有点窒息的感觉,特别是听到发现了第三人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在听评书一样,原来事情竟然是这么发展的。

  这个人是谁呢?我心说道,从行为来看,此人相当决绝,氧气瓶栓是不可能给碰开或者自己松开的,现在被拧开,肯定是这个人干的。而且,非常有可能是尾随三叔进来的时候就打开了,里面的氧气必然所剩不多了。

  这海底墓室离海面有着相当长的距离,没有氧气,三叔和解连环必然会活活困死在这里。这个人回到船上,也不会把三叔的事情说出来,这个古墓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船上的人想找也找不到,自然不可能指望船上的人过来接他们。这是非常恶毒的杀招,显然他一定是要三叔和解连环死在里面。

  这样一说起来,三叔当时所处的情况其实比我们还要糟糕,他只有一个人,而且深入海底的距离比我们厉害得多。

  不过三叔现在坐在我面前大咧咧地抠脚喝茶,显然他最后还是找到办法出来了,这我倒不需要太紧张。

  两个人都定了定神,三叔缓了一下,就继续说了下去。

  当时,看到那情形,他的脑子立即就炸了,忙上去拧上了气栓,拧好后,浑身已经吓得冰凉了。

  那一瞬间,他就以为自己完了,肯定死定了,而且还是他最害怕的死法,在封闭的古墓里,活活困死。他为自己的大意后悔,又是满心的憎恨。对于三叔来说,死在古墓里就死在古墓,如果是中机关而死,那是命没有办法,但是给人害死,他是大大地不甘心,实在是懊恼。

  他立即去看氧气表,看了之后牙就咬到牙龈里去,他自己的氧气瓶,可能是因为气栓的防漏作用,没有漏光,还剩下十分之一的氧气,解连环的氧气瓶里也剩下一些,那几乎就是一点点,估计呼吸个三四十口就没了。

  这可能还是因为放气的时间比较短的缘故,要是晚几分钟,就可能是几个空瓶子了。

  这点氧气,几乎就和没有差不多了,他们进来的时候,三叔用了一半,而解连环用了一半还多,这点氧气是远远不够出去的。

  想到这个,三叔就绝望了。他看着四周漆黑一片的墓室,一股极度的恐惧侵袭了过来,心说难道自己真的会在这里活活地困死吗?

  越想三叔就越害怕,而且是真的害怕,不是紧张或者焦虑,他当时立即有了一个念头,就是他不能死在这里,要死也应该死在别的地方,那一刹那他几乎想一头跳进那个入水口淹死自己。

  不过三叔到底是枭雄,他的这种恐惧很快就被压了下来,他拍了自己一个巴掌,骂了声没出息,就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应该怎么办。

  我、胖子和闷油瓶被困住的时候,因为一点氧气也没有,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寻找氧气瓶上,然而三叔当时还有氧气,而且氧气的量也不多不少,非常尴尬,所以他的所有思维,很快就被这些氧气的量吸引了。他首先开始考虑,这点氧气有没有一点可能,能撑到外面去。

  算来算去,其实都不可能有结果,因为氧气太少了,虽然,刚才进来的时候,一直是很小心谨慎的,速度并不快,如果出去的时候快一点,能够缩短很长的时间,但是,进来的时候用了五份氧气,现在出去要用一份,也就是说,出去的速度必须是进来的五倍。

  进来的时候,大概是三十分钟,那出去要六分钟?他又不是鱼,怎么可能做到。

  这下三叔又有点难受,他马上又拍了自己一个巴掌,把自己的恐惧拍掉,逼着自己继续往下想。

  那六分钟能到达哪里呢?从这里出去大概就要三分钟,六分钟,只能到达那片巨大深渊的出口,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一旦进入到深渊的出口,那么大概只需要十分钟,就一定能出去,也就是半个小时路程,如果运气好,则可以在十六分钟内走完,而且,他看了看表,马上就要退潮,到时候,那洞口会露出海面一些,一点空气会进入洞的上方,这样,也许不用到洞口就能呼吸到空气了。

  那么自己还能憋气一分钟,则只要能够得到再呼吸十分钟的氧气就行了。

  可是,这十分钟的氧气去哪里找呢?这里可是一点都没有办法,三叔抓耳挠腮,就条件反射地到处去看,希望能看到什么给他启发的东西来。

  可是,古墓之中会有什么启发,难道会发现一个明清时候的陶瓷氧气瓶不成?

  这想了还是等于白想,三叔就懊恼地用力拍了一下入口的水面。这时候,他就看到下面黑黑的海水里,映出了自己的倒影,他把手电偏了偏,倒影清晰起来,他一下就发现了能提供给他十分钟氧气的东西了。

  三叔也真是突发奇想,他当时看到的,就是他身上的潜水服。

  那么潜水服怎么当氧气瓶呢?三叔想得十分的巧妙,他把潜水服的袖子和裤管子都扎起来,然后用力一兜,把里面的气充满,之后把领口也扎起来,那潜水服就变成了一个气囊。他跳入水里,就解开一个袖子,当成氧气管吸。

  一下去,他就发现还真管用,他娘的,他吸了大概三四分钟,才觉得空气浑浊起来。

  有门有门!他大喜,立即上来,跑去把解连环的衣服也扒了下来,做成了另外一个气囊,然后把两只水囊也充满气。心说十分钟有了!

  想着他一刻也等不下去,立即就拖着所有的东西,准备下水出去了。

  三叔的性格不像我会犹豫,也不会选择保守的方式,所以他当时没有一点的犹豫。

  不过,就算这些氧气能够撑到外面,那也只有一个人能勉强出去,这个人一定要拿走两只氧气瓶,另外一个人必须在这里等那个人回来接他,如果那个人死在半路上,那就没人会回来了,这个心理压力是巨大的。

  三叔当时并没有感觉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他心说反正解连环的氧气本来就不够,这下子只不过更严重了而已。而且,此时他也根本就没心思管解连环,他自己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下。

  他将解连环摆到棺台上,然后拿刚才用来砸人装着人头骨的隔水袋给他当了枕头,让他的姿势舒适一点,就回到入水口,想也没想地下了水。

  事实如三叔所料,六分钟过后,他已经进入了那深渊之内。氧气竟然还有一点。

  三叔此时的心已经安定了下来,心里还真佩服自己,心说这样都困不死我,我回到船上,那个暗算我的王八蛋不给我吓死。

  他吃力地拖动着身后两个巨大的气囊,就不由自主地往上浮去,也给他省了不少力气。他凭借着记忆,往这个深渊的出口游了过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等他游到他认为的那个入口位置的时候,他却愣了。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凹凸不平的珊瑚礁石。

  嗯?他就纳闷,再往边上照,一路照过去很多,都没有看到出口。

  一下他就凉了,他娘的事情没他想得这么顺利,看样子自己好像记错了入口的位置!一紧张,一出冷汗,他就去看氧气表,只见氧气表的指数,已经在零以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