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一章 黑暗中的第三人

  三叔一想到这点,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出了一身冷汗。他放下解连环,迅速地看了一圈四周。

  扫过一圈之后,什么都没有看到,安静的墓室里什么都没有,而手电昏黄的光线扫过墓室的墙壁,一股莫名的寒意就侵入到了三叔的五脏六腑之内。

  三叔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作为从小就在地下玩耍的人来说,死人并不可怕,因为死人只是物体,虽然有危害,但是它不会来暗算别人。然而,活人就不同,三叔一想到这墓室里可能有第三个人在,一下子就害怕起来。

  解连环这一下后脑的重击,可大可小,现在我们看无论什么电视剧电影,想要一个人晕倒,只要拿什么东西在他后脑上敲一下就好了。实际上三叔这种人知道,你把一个人敲昏的力度,和把人敲死的力度是相同的,你一下敲下去对方是死是活完全是看运气,而你稍微敲轻一点,最多把人敲迷糊了几秒,真正不把人敲死而敲晕的方法,是敲人的后脖子,会功夫的人连敲也不用,只要用手捏一下人就晕了。

  所以解连环这一下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如果是人打的,对方这一下下去,显然是下了杀手的。摔跤是绝对摔不到这么重的,摔死也是内出血,头皮绝不会破成这样。

  但是,怎么可能会有第三个人在这里呢?

  如果说这里是陆地上的古墓,那碰到个把熟人虽然不常见,但也是说得通的事情,可是这里是海底,难道正巧有另外的人也知道这里,潜了进来?

  不可能啊,这样的可能性也太低了,三叔脑子转得很快,一下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他娘的,难道是自己和解连环下水的时候,给船上的人看到了?有人跟着他们下来了?

  现在一想这倒是绝对有可能的,这附近不太可能有别的船了,而自己抓住解连环的时候,确实闹腾了一下,难道当时有人给吵醒了?没叫他们,反而一路尾随过来了?

  一路过去海上漆黑一片,海黑海黑,那就是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楚的黑暗,如果有人跟踪,决计是发现不了的。况且两个人只顾赶路,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事。

  说实话,三叔当时对于那一批考古队是不当一回事的,他想的就是给发现了,文锦也能给他瞒过去,那批人就算再怀疑,也不能怎么样,所以他和解连环下水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在意会不会有人知道。但是实在没想到,会有人偷偷跟下来。

  会是哪个呢?考古队里的人大部分他都认识,虽然说有几个陌生面孔,但是他平日里看人也颇准,除了解连环之外应该无人可疑啊,如果是船夫的话呢?倒也有可能,难道说自己下水给船夫看到了,有船夫好奇跟了出来?

  不过到这里来必然要有潜水器械,那几个船夫游泳厉害,但是潜水器械这种东西,应该不会操作啊?

  这么说来,应该还是考古队里面的人,是哪个呢?

  三叔也想不出来,心里就说:不管如何,他要是偶然跟来,此时应该就叫出声来交涉,如此不出声,还下了这么重的手打晕了解连环,刚才没有听到任何的大叫,应该是偷袭,那肯定是有问题。等我先制住他再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物。

  这些思绪是如闪电一般从三叔脑子里闪过的,一想到这一点,他就把手电关了,四周一下暗了下来,光线只剩下解连环那盏摇摆不定的手电,然后他就矮身趴到地上,向边上滚去。

  这是不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位置,敌明我暗是最有机会的,而趴下来,是三叔特有的动作,那是怕对方听到声音扔东西过来。比如陈皮阿四那种人,你如果站着,就是光听心跳,他就能打中你。

  滚了十几步后,他大约感觉已经远离了铁棺,就凝神静气,努力去听周围的声音。

  墓室里原本就极端的安静,可以说是掉根针都听得见,三叔一下安静下来就更静了,他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好比打雷一样。

  在心跳声之外,他果然听到了一些莫名的声音,十分的轻,听不出方向,但是确实就在四周,好像是呼吸声,又好像是极端轻微的摩擦声,让他一下出了冷汗。

  果然有人。

  三叔暗骂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努力去听听到的声音,想辨别声音的方向。

  然而,只听了一下,那声音就消失了,好像对方知道他发现自己,屏住了呼吸。

  三叔心跳加快,一边慢慢地爬了起来,如果那人在附近,要是不小心给踩到,那自己趴着就处于劣势了。

  刚刚爬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就在自己的左后方,有一声骨骼的关节声,贴得极其近,三叔一下就有点慌了,把身子转了过去,想往后退一点,远离那个声音。

  就在那一刹那,他突然感觉到脸边上闪过一丝微风,他心说不好,忙想低头已经来不及了,黑暗中忽然传来一阵劲风,一个人猛地扑了过来,一下将三叔扑倒在地上。随即,三叔感觉到自己腰间插的手电被人拔了出来,接着那人力道却松了,三叔猛地躬起想挣脱,突然下颌一麻,被人用手电狠狠地砸了一下,顿时满口都是血。

  他娘的,对方看得见我!三叔在那一刹那就闪过这个念头。

  在一片漆黑中能够准确地扑杀过来,而且一下就能抽出自己的手电,显然他看得很清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对方有一对猫眼?

  惊骇之余,他用力把头摆向另一侧,然后对方第二下还是准确无误地砸了下来,一下砸在三叔的鼻子上。这一下被砸得极重,他的头都抬不起来了,嘴巴里一股咸味涌了上来。

  这次三叔真毛了,他自小就是孩子王,除了被爷爷打,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马上就起了杀心,一抬头,匕首就划了过去。

  然而什么也没有划中,反而下巴上又给狠狠打了一下,那都是杀手,三叔的下巴连痛都感觉不到了,接着他拿着匕首的手就被人死死地抓住了。

  这样躺着力气用不出来,手就被他按倒在地上,三叔大骂了一声,心说你他娘的还想强奸我怎么的,猛地抬头就是一口口水,连着嘴巴里大量的血就喷了出去。

  凭着身上的感觉,他知道对方闪了一下,就是这一刹那的工夫,三叔整个人扭了起来,一下挣了出来。对方没有想到三叔能挣脱,忙俯身再用膝盖去压,就中了三叔的圈套了。

  普通人打架,一人被另一人压住,如果一旦对方用力松了,第一个念头肯定是挣脱出去,然而别人在你上面,想再次制住你非常容易。所以三叔佯装挣脱,等那人再次压下来的时候,三叔另一只手已经抓住了自己那个装着人头骨的隔水袋,轮起来就砸了出去。

  那一下也不知道砸在什么地方,就听对方一声闷哼,翻了出去。三叔哈哈一声,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抄起隔水袋,就往对方闷哼的地方砸了过去。

  可惜那里面骨头肯定已经碎得不成样子,隔水袋甩过去也没有什么威力,三叔也不管有没有砸中,跌跌撞撞地就往解连环手电的地方冲了过去,抓起手电就朝身后照去。

  之前考虑的在黑暗中对峙已经没用了,对方竟然能够看到他,那他娘的自己刚才那种关手电然后趴倒翻滚的动作就他娘的是搞笑了,现在要制住对方,只有把对方逼出来。

  然而手电闪电一般扫过一个半径之后,他却什么人也没有看到,袭击他的人不见了。

  他当时已经是火头上的状态,也没有什么冷静了,一看人躲起来,破口大骂,端着匕首就去找,才绕了棺材一圈,就听到他出水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入水声。

  他娘的跑了?三叔跳了起来,急追过去。冲到入水口,看到那人已经下水了,水面上还荡着波纹,三叔怒起来想一头跳下去,然而一看水在手电照射下是黑的,下去万一对方埋伏在那里,吃不了兜着走,只得硬生生忍住,指着水大骂了一通。

  因为不知道是谁,他索性把船上除了文锦之外的所有人全部都骂了个遍。

  然而骂着骂着,他就觉得不太对劲,身边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咝咝声,听得耳朵发痒。

  三叔把手电照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一看,顿时浑身冰凉,几乎没晕过去。

  原来自己的氧气瓶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拧了开来,氧气正在咝咝地往外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