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章 虫脑

  这些虫卵粘在颅腔的内侧,颜色是灰色的,一颗一颗密密麻麻,细看之下非常的恶心,犹如蜂巢中的蜂卵一般。

  三叔不若常人,此时也不害怕,反而更起了兴趣,就爬起身来,仔细去看。

  虫卵在手电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模糊的半透明状,三叔用匕首碰了碰,硬如甲壳,似乎已经干透了。

  这是什么东西?他心说,这东西的颅腔里,竟然有这么多的虫卵,难道这些是寄生虫?

  古尸体内有寄生虫,那倒也说得过去,楼兰古尸身上经常发现,不过一般寄生虫都是在五脏六腑里的,怎么会在颅腔里出现虫卵?而且把卵产满了颅腔,这是什么虫子啊,也太厉害了吧……

  三叔当时科学知识方面是十分匮乏的,在文化方面,大多也是和文锦学的一些用来撑面子的东西,说到虫子或者古代的虫子,他的脑海里出现的同样是毛虫之类的形象。他想着,还推断着,这种虫子寄生的时候,肯定寄主已经死了,否则脑袋里长虫,恐怕会痛死掉,这也许是食腐昆虫的卵。

  这可是个大发现,三叔心说,他记起文锦和他讲的,对于考古发现的非物质价值。在考古中,如果发现了前人没有发现的古籍或者风俗以及墓葬痕迹,都属于重大发现,这种发现对于三叔来讲当然狗屁不是,但是对于整个考古界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名声和地位,是名留史册的东西。

  他自己对这个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当时他在热恋之中,一下就想到了文锦,心说要是这东西给了文锦,这丫头也许会觉得有用,且又不值钱,放在这里也没用。

  想着他就掏出了一个牛皮袋,那是潜水时打捞东西用的袋子,底下有可以塞住的孔,出水的时候水会流出去,三叔将孔关闭,就将那头骨摘了下来,连同其他一些碎骨头,都塞了进去,鼓鼓囊囊,就背到了自己身上。

  做完后爬出了铁缸,去找解连环,此时经过两次惊吓,他已经毛了,贪欲也吓没了,这棺材他也不敢碰了,这个墓室他娘的太邪门,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如果解连环东西拍完了,他们应该立即退出去。

  此时他也忘记了解连环氧气瓶里氧气不够的事情,如果他还记得,他就应该知道出去这事情已经不好办了。

  然而等他爬出铁缸,回到铜人铁棺面前的时候,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第一他看不到解连环,他不在原来的位置,手电扫了一圈也没有;第二,解连环的手电掉在地上,照着一边的壁画,正在忽明忽暗地闪烁。

  三叔只愣了不到一秒,汗就出来了,因为这种场景他看得太多了,在古墓里,只要一有人出事,手电肯定掉到地上,以往夹喇嘛的时候,栽的人多了,所以他一看到手电掉在地上,心里就一下绷紧了。

  难道解连环在自己到缸里去的时候,出了什么事情,触动了什么机关?

  刚才没听到什么声响啊,不过自己在缸里,的确也没有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

  什么叫经验?这就是经验了。如果是我,肯定会跑过去把手电捡起来,然后叫几声。然而三叔已经确定出事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再次翻出匕首,整个人开始进入一种状态,往铁棺的方向走去,去找解连环在什么地方。

  他进铁缸的时间不长,解连环如果中招,也应该倒在铁棺附近。

  小心翼翼地但是迅速地绕到铁棺之后,果然他一下就看到解连环倒在了铁棺的后面,蜷缩成了一团,一动也不动。三叔用手电照了照他的脸,没有反应,又扫了一圈,没有发现边上有什么异物。

  奇怪,好像没有机关触动的痕迹,他怎么就倒下了?三叔有点诧异,看了看四周确实没动静,他就快步上前,将解连环扶了起来。

  解连环已经失去了知觉,死沉死沉的,身上都瘫了,三叔一搭脖子,发现他没死,再一摸他的几个要害,就发现他的后脑勺滚烫,翻手一看,全是血。

  操!三叔一下就蒙了,怎么可能?这家伙看上去竟然像是给人打晕了。

  可是,这里是古墓之内啊,没有任何古墓的机关设计是将人打晕的,粽子也不可能这么好心只是打晕你,能打晕人的,只有另外一个人啊。

  想着,三叔忽然感觉一股极度的寒意,他忙转头看向四周的黑暗,心说,不会吧,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