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4 蛇沼鬼城(上) 第十八章 尿

  三叔顿时就冷汗直冒,这棺材怎么就冒出烟来,看解连环的样子,他就感觉到不妙,难道这小子干了什么?

  一把就将解连环拉下铁棺材,问他娘的怎么回事?

  解连环结结巴巴,做着古怪的动作,但是显然太紧张了,什么也说不清楚,说了半天才说出两个字:”我……我……火……火。”

  三叔看着他的动作,就看到他手里拿的东西,那是火折子的盖子–火折子是一碰就着的东西,所以一般都用芦苇的秆子包起来–一下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解连环肯定是好奇这棺材里的情况,点燃了一只火折子,将其丢入了棺孔之内,然后把自己的眼睛贴到了棺孔上,往下去看。

  这叫做凿壁偷光,是从北派模仿来的功夫,也是土夫子常用的伎俩,特别是新手开棺,前走三后走四,要谨慎再谨慎。北派的摸金贼甚至可以使用凿壁偷光,不进古墓就从棺材里拿走东西,相当的了得。但这算是掏沙这一行里的旁门左道,实际用起来有很多的限制,而且有很大的风险,所以一般老手是不用的。这解连环不知道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还是和那些半调子学的。

  凿壁偷光最大的风险,就是可能会烧坏棺材里面的明器,特别是尸体干燥的情况下,尸体上腐烂的丝绸干片,几乎是一点就着的东西,一旦烧起来,像古简、斗珠之类的东西一下就没了,连灭火都来不及。所以要求做的人十分的小心才行,这解连环竟然想也不想就用了。

  三叔懊恼地骂了一声,心说不看着这小子真是失策,这棺椁他很感兴趣,不说其中肯定有好东西,就是里面的尸体,三叔也想看看,要是棺材里的东西被烧了,那实在太可惜了,说出去也得给人笑死。

  想着三叔一下就推开解连环,冲到棺材边上,附身对着那棺孔用力吹气,想把棺孔里的火吹熄掉。没想到一吹之下,黑烟更加猛烈地从棺孔里直冒出来,呛得三叔几乎呕吐出来。他忙闪开脸,又摸出腰间的水囊,就往那棺孔里浇去。

  一路过来被海风吹得口渴,水囊中已经没有多少水了,倒了一下就没了。这点水根本没用。

  ”这狗日的,”三叔急得直冒汗,转向解连环,就看到他腰间的水囊还有点鼓,看他还在那里发愣,气得大骂,”你愣着干什么,他娘的把水囊给我!”

  ”水?哦!水囊!”解连环这才反应过来,忙解下水囊,三叔一把抢过来打开,一下倒了进去一半,只见那黑烟一晃,不但没有把烟压下去,反而有火苗从棺孔里蹿了出来。

  三叔一看不对,怎么是这个动静,一闻那水囊,不由大骂,里面竟然是烧酒。再一看那棺材,铁棺的棺孔口都烧了起来,浓烟几乎弥漫了整个墓室。

  当时他一下子也蒙了,也不知道怎么办。这火在铁棺之内已经烧得很大,伸手进去灭火也不可能了,况且要着了什么道,连命都可能没有,用水,少量的水根本不起作用,然而要是不去管,这棺材算是完了。这种烧法,连玉石都能烧裂了,这墓主人一看就知道不俗,要是东西烧了,棺材里面真有夜明珠什么的,自己不得郁闷死?

  (其实当时只要拿什么东西塞住那棺椁的孔就行了,但是情急之下,三叔他们根本没想到。)

  看着火越来越大,棺材孔里噗噗地冒出黑烟,他和解连环心急如焚。

  就在三叔心里绝望,心说油斗成焦斗的时候,突然一边的解连环做出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举动。他一下跳上棺椁,就半跪下来,解开裤腰带,运气走尿,往那棺孔里灌了一泡黄汤,一时间尿骚尸臭火燥混在了一起,极度的难闻。

  那完全是急疯了的想法,因为他动作太出乎意料,三叔根本来不及阻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三叔一下就蒙了,自古下斗,南派虽然豪放不羁,有着一死万事消,开棺随自在的随意性,但是基于这种活动的危险性,在实际的做派上,南派也是十分小心的。像这样往棺材里灌尿的作孽事情,解连环恐怕是第一个,也亏得解老爷子不在场,否则非气死不可。

  不过,解连环的这泡老尿,还是有点威力的,很快,里面的烟一下就小了下来。

  尿完之后,解连环自己也蒙了,一下坐倒在棺材上。

  三叔眼泪都下来了,看着铁棺上的铸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只觉得背脊发冷,心里有几分不祥的预感。

  ”哨子棺”里鬼吹哨,大凶之物,如今给烧了一把又被灌了一口黄尿,这一次这梁子结大了。不说是粽子,就是一活人,你用火烧他嘴然后再浇他一嘴尿,他也得和你拼命啊。

  他冷汗淋漓地看着这铁棺材,就琢磨着会发生什么,有什么东西会从那个洞里出来吗?

  烟越来越小,逐渐几乎看不到了,看来火确实是灭了,两个人都死死看着那棺材,一直到一点烟儿也看不到。

  然而,棺材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好似刚才的事情从来没发生过。

  三叔擦了擦头上的汗,松了口气。他心说黄王保佑,看来解连环命不错,这棺材虽然是哨子棺,却也是一具死棺。

  死棺,也就是这棺材里面的粽子早就化了,只剩下一些没有威胁的腐骨,古墓中大部分的棺椁都是死棺材,要不然,盗墓这一行恐怕就没人干了。

  死棺是没有危险的,刚才烧了一把火,又灌了一通尿,如果不是死棺材,肯定就出事情了,这么久没动静,应该可以确定了。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如此,三叔才最终泄了劲。他一下坐倒在地上,解连环看他放松了,知道没事了,也一下坐了下来,哭了起来。

  三叔摇头苦笑,心说真是作孽啊,自己竟然和这种货色一起下地,命都短了几年,以后千万不要了,也亏得没有危险,不然这一次真的可能被他害死。

  想着,三叔忽然心中一动,心说既然没危险了,那岂不是不用等到明天,今天就可以摸东西了?

  来回这里一次,还是要冒点风险,到底是文锦的队伍,不太方便。而且棺材这洞的位置,摸进去,如果对着脑袋,那摸脑门和脑袋两边,还有胸口,肯定能摸到。要是对脚,也有脚底,那是放玉器的地方,都可能会有好东西,但是不会太多,一次就能带走。现在如果把东西摸出来,那明天就不用下来了。

  虽然洞里全是尿,但是盗墓的,什么恶心的东西没见过,况且还是自己的,就算拉屎进去,他照样也敢伸进去摸。

  一方面,是盗墓贼特有的贪欲;一方面,却是对这个洞的恐惧。三叔在那里天人交战。但是很快,贪欲就赢了,胆子不大也不敢来干这一行,三叔对自己说,他娘的就赌上一把再说。

  想着他站起来爬到了棺材上,对棺材拜了拜,撸起袖子一咬牙,一闭眼,先就将手伸进了那个棺孔之内,向下摸去。

  可手一入棺材孔一寸,里面的温度传上来,三叔就后悔了。当年传说的张盐城,那不是靠运气的,那靠的是手指上的真功夫,如今自己就这么贸贸然地将手伸进去,这他娘的实在是太莽撞的事情。

  他想缩回来,但回头一看,就见解连环在下面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这时候回不得脸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摸。

  单手探洞,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手越往里伸他的心跳就越快,然后手指越麻,表面上他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其实最后他的手碰到尸体的时候,后背都湿透了,伸在里面的手指抖得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种经历可以想象,我听的时候,都感觉到浑身发抖,就算是找一只普通的箱子,挖个洞让人把手伸进去,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何况是一具棺材。

  三叔摸到尸体之后,按了几下,发现手指黏糊糊的,头皮就越发发麻。凭手感那应该是古尸的嘴,摸了几下,他只感觉那应该是一具发黑发肿的尸体,怪异地张着嘴,姿态似乎和棺材上的铜人一模一样,不过摸不清楚细节,让他感觉到十分不安的是,他摸到火折子正掉在古尸的嘴巴里,还烫得很。

  他心说这也真是作孽,随即咬牙把手指往里探,他先是把火折子拨到一边后,又摸到一块坚硬的圆环状东西。

  丫的,是压舌头的玉饼,三叔心里窃喜,说道:”有了,这东西烧不坏!”一下捏住,就想把那东西从洞里夹出来。

  可是才钩了一下,三叔就感觉不对,这玉饼的重量惊人,提起了半分就提不动了,再用力,就感觉整个铁棺轻微一震,却有一阵”咯咯咯咯”沉重的发锈的金属拖动声从脚底传了上来。

  三叔的脸色顿时大变,心说,糟糕了,是个机关!